吹香嚼蕊忆苏州

blueshadow 的日记

2017.7


1

入伏前每天大雨瓢泼,雨打芭蕉。高树郁郁葱葱,白鹭飞飞停停。

留园冠云楼上一杯清茶,“云窟”洞门垂下三朵紫薇花。

曲折庭院依稀浮现,小径分叉让人紧张。

2

范宗沛大提琴《水色》,评弹如在水上吟,悠悠念道:

想你千里迢迢真是难得到,我把那一杯水酒表慰情。

与你是一别无料到有两载外,害得我么望穿双眼遥无音。

这小曲亦真亦幻,晃晃悠悠,连绵惆怅。

3

《浮生六记》翻开一页。写的是沧浪亭边的沈三白与芸娘,俩人过的是小日子理想:“若布衣暖,菜饭饱,一室雍雍,优游泉石,如沧浪亭、萧爽楼之处境,真成烟火神仙矣”。

苏州生活,世俗气质的柔情蜜意涌上心头。一盘瓜果、一壶酒、花木葱郁、静动皆宜,所谓知足常乐,最贴切的总结台词,莫过于书中的台词——“不必作远游计也”。。

书里又描写“得一清凉地以消长昼”。适逢盛夏,这一句最消暑。“浮生若梦,为欢几何”,不仅消暑,胸中的抑郁与志向也一起消了。

4

在苏州慢慢逛各种园子。斑驳墙边摆了各式花木小盆景。每个园子山水格局,不一而足,又是一座座大盆景。

盆景与园林,都是苦心经营,巧思布置。建立院子的人,一石一木搭出个“林泉之梦”。枕中已悟功名幻,壶里谁知日月长。修仙者为是。院墙之内,如“壶中天地”。只要念下咒语,日月星辰,亭台楼阁,皆在壶中。所谓,“壶中天地,目前今古,今日还明日。”

经营布置,小盆栽,园林或字画,都为神游而设。胸中有丘壑,小小世界也有大千风景。在此地流连,可玩可居,坚果壳里做宇宙之王。

记得北京八大处有对联:“自然生远心,何必见千里。”正所谓“会心不远”。因此,“不必作远游计也”切题。

5

园林的古名,以“梦隐楼”为佳。我说,此乃“造梦为隐”。一场游戏一场梦。

心的游戏,美的游戏,结界的游戏。小而有限,引起的想象又无限。

在洞门中看,从窗中看,管中窥,洞中窥。在窗子的画框之中,上演着活的绘画。坐看,始终不厌倦,通透也许虚无,可是另一方面,也是流动着的可能性。

别有洞天。也是审美的梦和游戏。

6

然而,园林的妙处是不曾离开人境。隐者并不全隐,而是结庐在人境。

虎丘有对联:“七里旧池塘共几辈交游连宵诗酒; 三更好明月况万家灯火一片笙歌”。

在清幽的地方,也要兼顾望一望“万家烟火”。这是热闹,又是远观。沾了充分的人气,加一点仙气当作料。

丰子恺说他的房子最好在自然与人世之间。

视觉饥荒起来的时候,我唯有走出野外,向伟大的自然美中去找求粮食。然而这种粮食也不常吃。因为它们滋味太过清淡,犹如琼浆仙露,缺乏我们凡人所需要的‘’人间烟火气”。

好一个人间烟火气,就是什么都放不下。

7

张岱说,“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疵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他的朋友有书画癖、蹴鞠癖,有鼓钹癖,有鬼戏癖,有梨园癖等等。有趣味的怪癖,放在苏州恰当。

苏博展览中的一些精致器物。比如鸟笼,比如玉山子,橄榄核,这类东西,也都是苏州气质。

苏州一股气息颓废。老于世故,精于算计,再退而归隐,坐而忘忧。如此留下来老年气息的文化艺术。

从吴国到到明朝,中间多少年悄无声息。似乎想不起什么政治,留下的园林,是生活的艺术,想象的精纯。

所以也是修炼。

8

每日在旧城水岸黄昏散步,断续声响。

吴侬软语,唱些愁绪最佳。用来讲白鱼、茭白、糖醋排骨一类食物也好。描摹暧昧、粘稠的情事亦可……反正就是绵软温柔。

吃的玩的,都有雅趣;世俗气,加一点想象的诗情,又刚好是市井中的桃源。

那几日每天倾盆雨,雨后积了大水坑。一时磅礴,好比洞庭水,转眼蒸腾,无影无踪。日日笑语欢歌,也碎片一样也都消散了。

吹香嚼蕊,似有余味。秋鸿有信,夏梦无痕。

作者:王可越

欢迎分享,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