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石拍摄手记|接受上天赐予的一切

抱朴 的日记 | 去远方

有人说,风光大片,无非就是去到有美景的地方,在天气好的时候,只要手里有相机,随时都能拍得出来。然而,黄石之行告诉我:No!

期待这场旅行很久了,美国黄石国家公园,全面闻名的风景区,大山大湖大风光,每一步都是美景,令人陶醉。于是,假女儿毕业旅行之名,与一众爱美爱旅行之友,租了豪车自驾黄石,满心期待旅行之际收获美片。

器材准备:

1)尼康D610,24-70mm与70-200mm镜头

2)索尼6300,24-70mm与70-300mm镜头,半画幅的关系,相当于焦段36-105mm与105-450mm

事实是,黄石风光真没的说,风光大片却得要好好说道说道。

天地悠悠、湖面宽广、山峦辽阔,你该如何用镜头取景呢?用广角,一望无际的山川,尽收眼底,小小的一张图片上,信息量太大,每一样都是重点,每一样都不是重点。用长焦,掐取片段,照顾了山脉照顾不了湖面的冰雪,片子总是不完整,总有缺憾。并非大风光加广角,就必定出大片,我们肉眼所见的场景愈是丰富,拍片时愈是难以取舍。

初踏黄石,就陷入这种纠结,反复不得要领,直到第一个景点--猛犸泉(Mommoth Hot Spring)。

这是个以石灰石台阶为主的热泉。第一次见到这种热气蒸腾的热泉,本是有点小激动的,可是当时天气阴冷,偶有雪粒飘落,再加上沿途对风光大片的纠结,情绪竟有点凝结,找不到热情,只好讲究一下构图,拍些大环境。

公园有规定的行车与行人道路,尤其是行人路旁,常常有警示牌提醒游人不要践踏道路之外的土地,因为地貌结构的关系,那些看起来坚硬的土地,很可能在你一脚踩下去的时候冒出滚烫的热水,灼伤肌肤。据说每年都有人被灼伤甚至伤及生命,而那地下,也随处可见野牛足印的一滩小水洼有热水冒着汩汩气泡。本着对自己负责以及对他人负责的原则,谨遵游客守则,绝不冒险去拍片。心做了,就是一张好片子。确定了总体拍摄思路之后,便得到以下几组片子:

大的环境与风貌

就像了解一个人,往往是从他的外貌、衣着谈吐开始。外在形象能够给人先入为主的概念,也能够让人慢慢找到深入接触的机会。因此,从拍摄大环境开始,一点点建立对这个地方的认识,寻找彼此的契合点。

靠近再靠近

蜿蜒的坡路让人气喘,毕竟这里海拔两千多米,还有凝重的冷空气。但是,愈靠近,愈震撼,腾腾蒸汽,消散着硫磺的味道,用长焦,拉近那些石灰岩,近观热泉流淌而留下的丝丝细痕与各种斑斓。

枯树的情绪

热泉地带与火山灰地,一些枯树傲然挺立。它们枝干挺拔,笔直向上,能够想象它们昔日是何等的荣耀,这种死而不摧的精神,令人敬佩。

重拍,片子丢失

进出黄石,设定的是同一出入口。离开那天,天气很好,恰在夕阳将要落山之际,于是重返猛犸泉,想要看看它最美时段的样子。

这次开车直上山顶,空气清澈,光线透亮,果然与第一日的沉闷截然不同。一路赞叹一路拍片,用尼康D610机器换70-200mm镜头,拍了很多细节,超级开心。回来后整理照片时发现,这部分的片子全部丢失,痛心了好久好久!(以下是索尼6300仅存的几张片子,可见风格与之前的大不相同。)

痛定思痛,耳边再次响起“靠天吃饭”那句名言。丢失美片,也是上天赐予我旅程的一部分,它自有安排,而我,愿意拥抱这一切。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