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个邪邪的小故事| 幸福了以后

红酥手贱 的日记 | 连载

好好的婚礼又被那个老巫婆搅了局!白雪公主一边卸着妆,一边懊恼地嘟囔着。

突然,王子出现在了她身后。他的声音无比惊诧:

——亲爱的白雪宝贝儿,你怎么能在背后非议你的母后呢?你可是个优雅的公主啊!

白雪没说话,王子继续说:

——你知道,本来婚礼你坚持不请你的父母来,我就觉得很不妥,现在岳母大人不计前嫌自己来了,你还不理她,把她气得昏了过去。

白雪抬起头望着王子。王子还在说:

——你知道,父王对于我能跟这么强大的邻邦联姻,可是很重视的,他甚至在考虑废掉我哥哥、重新立储的事了。现在他知道了你跟父母不和睦,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白雪仰着脸听着,脸上努力挂着甜甜的笑容,用目光崇拜着自己的丈夫——这是一个公主的基本礼仪。

果然奏效!王子双手捧起她的脸,继续说:不过为了美丽的白雪,这些我都能忍受!

第二天,就爆发了战争。临近的一个小国来犯,王子和他的哥哥都披挂出战了。

白雪屏退她的侍女白薯和白菜,然后脱掉鞋子,用藏在头发里的小刀把自己的脚趾头割掉了一个。一阵战栗的疼痛袭来,她却觉得心里畅快了许多。她不能哭、不能抱怨、不能不时刻仪态万方,只好用这种方法来排解自己的苦闷。

不过,很快有两个好消息传来:首先是白薯告诉她,她的继母死了,死之前还用十指把自己的脸抓得面目全非;白菜又来告诉她:仗打赢了!

白雪忍着脚痛,坚持走路出城迎接她凯旋的丈夫,却发现跟他并排骑着马的,不是他的哥哥,而是一个美丽的女人——打了败仗的小国,把自己美丽的乌娜公主献给了王子。而他的哥哥,不幸战死了。

王宫里连办了两场大宴。先是王子登基,白雪也加冕了王后;再是王子(现在是小国王了)跟乌娜的婚礼,她牵着乌娜的手递到了小国王的手里。白雪笑得脸上的肌肉都抽筋了。晚上,她在镜前揉着脸,白薯安慰她说:还好您先嫁给了小国王,不管怎么说,您都是王后啊!白薯这样说的时候,欢愉声就从隔壁的宫殿里飘过来。白菜也安慰她说:您的父王不是来信了吗?快给他回封信吧!一定要告诉他您很幸福!

白雪微笑着屏退了两个侍女,又把自己的脚趾头割掉了一个。她看着血汩汩地流出来,心里舒服多了。

第二天她跟小国王说想去散散心,就一个人跑到了财宝山的森林里。七个小矮人的小木屋还在那里,更破旧了。她敲开门,受到了热烈的欢迎。大家给她斟满野山楂酒,又把炖得香喷喷烂乎乎的野猪腿端在她面前。白雪抿着酒,用刀叉把肉分成小块送进口中。真好吃!不一会儿,她就开始大口喝酒,抓起猪腿大口吞着肉。小矮人们举起酒杯为她发出欢呼:敬我们最美丽的公主!

终于她喝醉了。小矮人们把七张床拼在一起,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她扶了上去。白雪睡得香极了。她做了个梦,梦见七个小矮人不再挖金子了。阿大说:天天挖金子多累,我们应该直接把别人挖好的金子拿走!阿二说:如果他们不给怎么办?阿三说:我倒有个主意!阿四说阿五阿六阿七都说:我也是!他们顿了一秒钟,然后异口同声地说:抢!

白雪从睡梦中惊醒,发现七个小矮人正在肢解一个淘金人。阿大说:这块儿留给公主吃!她爱吃腿肉。阿二说:这个人长得真壮啊!阿三说:那就告诉白雪这是熊肉吧!阿四说阿五阿六阿七都点头称是。

公主赶紧又闭上了眼睛,可她再也睡不着了。她偷偷拿出小刀,趁大家不注意,又割掉了一个脚趾头。她想了想,把割掉的脚趾头放进嘴里咯吱咯吱地嚼了起来——味道真不错,她偷偷吐掉了指甲。

第二天,小国王打发人来接她了。白雪离开了小木屋,小矮人们把淘金人的双腿送给她当礼物。大家齐声说:美丽的公主,你一定要快乐啊!白雪回头甜甜一笑。

白雪发现自己怀孕了。

白菜告诉她,乌娜也怀孕了。

白薯告诉她,白菜也怀孕了。

三个孩子在同一天出生。白雪和乌娜生了女儿,白菜生了儿子。小国王说:我要纳白菜为妃。于是白雪和乌娜牵着白菜的手,把她交到了小国王的手中。

小国王给白菜赐名叫白云,给她的小王子赐名叫光芒。

小国王说白云喜欢乌娜的宫殿,让乌娜暂时跟白雪挤一挤。乌娜就款款地来了。她们睡在一床被子里,乌娜的手搭在白雪的腰间。白雪轻轻拂去,乌娜又搭了上来,锲而不舍。白雪睡不着了,她走出寝殿,拿出藏在头发里的小刀,又割掉了一个脚趾头,她冲着窗外的月亮皎洁一笑。

好在女儿非常美丽。她的头发像雪一样白,脸色像血一样红润。白雪给她起名叫肝肝。乌娜的女儿也非常美丽。她的头发像血一样红,脸色像乌木一样漆黑。乌娜给她起名叫霉霉。肝肝和霉霉并排睡在摇篮里,白薯和乌娜的侍女乌鸦坐在旁边轻轻地摇着,不一会儿,两个人都睡着了。醒来的时候,摇篮里空空如也,肝肝和霉霉都不见了。

白雪和乌娜都努力憋着眼泪,憋得眼眶都红了。小国王抱着小光芒来安慰两位王妃,说他已经派了王宫里最年长、经验最丰富的那个盲眼瘸腿侍卫去调查这件事。白雪努力挤出一个笑容,小国王满意地抱着小光芒离开了。

晚上,白雪等乌娜睡着了,偷偷溜出去,又割掉了一个脚趾头。她看着血流出来,已经感觉不到痛了。

过了几个月,一个深夜,小国王派人来传唤她和乌娜。她们去了白云的寝宫,发现小国王和白云正躺在床上等着她们。小国王说:良宵美景,白云和我不想独自快乐,两位爱妃,也来分享我们的快乐吧!

乌娜大叫一声,拔出小国王悬挂在床边的剑,插向了自己的胸口,血流了一地。

小国王皱起了眉头,他说:真是扫兴啊!

白雪趁机逃走了。

白雪回到了自己的宫殿。她又一次拿出了小刀。她割掉了一个脚趾头——感觉胸口还是堵着很大一团空气。又割掉了一个——好像呼吸顺畅了一些。她再割——心里畅快多了。继续割——那口气完全吐出来了。接着割——一点儿也不生气了!

猛然间,她发现自己的脚上,一个脚趾头也没有了。地上一条鲜血汇成的小溪,流向宫门外。不一会儿,有个东西顺着血迹爬了过来。它捡起白雪的脚趾头,吮吸着上面的血——是小光芒。

犹豫了几秒钟,白雪抱起了小光芒,爬上王城最高的钟楼,把他扔了下去。

血迹暴露了白雪的行踪,小国王下令把她绑起来烧死。

行刑那天,有七个很矮的侠士,从天而降把她劫走了。

后来,白雪的父亲带兵攻破了王城,亲手砍掉了小国王的头。

再后来,人们流传着财宝山里出了个大脚怪——看上去像是个美丽的女人,却长着一双巨大无比的、毛茸茸、黑乎乎的大脚!她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最喜欢生啖淘金人的腿。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