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图|一个世纪前的装束这么美,它们不应只出现在书、影里

搞艺术一横 的日记 | 爱美丽

“1861年四月一个晴朗的下午,思嘉同塔尔顿家的孪生兄弟斯图尔特和布伦特坐在她父亲的塔拉农场阴凉的走廊里,她的美貌显得更明媚如画了。她穿一件新绿花布衣裳,长长的裙子在裙箍上舒展着,配上她父亲从亚特兰大给她带来的新绿羊皮便鞋,显得很相称。”

第二天她与老嬷嬷斗智斗勇了一个早晨,终于可以在早晨穿着本该下午才能穿出门的这件绿花布裙去十二橡树庄园做客。12码细纱布做的绿花裙子加在小山似的衬裙上,围出整个郡里独一无二的十七英寸细腰。她打着阳伞在太阳下转了一个圈,眼里的绿意可以让南方的盛阳也望而却步。

这段关于舞裙的描写我捧着书看了不下一百遍,在脑海中一笔笔勾勒它该是如何一条裙子。等到从电影里看到本尊,还是要倒吸一口冷气,那一层层塔夫绸里堆出的鲜活小人儿也就算了,怎么没人告诉我绿丝绒带子扎出的蝴蝶结会飞?在摇曳的丰硕裙摆上左右挥舞,能轻易迷倒佐治亚州所有初出茅庐的小伙子们,但却打动不了最懦弱的一位绅士——可是他确实是一位绅士。

一个人最初对衣服产生的向往之心,可能会影响到她的审美取向。比如Simone Rocha初出茅庐的第一季,我就被彻底迷倒,努力攒钱买镶着珍珠领的毛衣、蓬松好像云朵一样高高叠起的3/4短裙。再比如婚纱也是选了十层纱支起来的Vera Wang,腰上再绑一条墨绿天鹅绒的绸带。

而一本书对人的影响有多深远呢?深到看待历史的角度。最近我才意识到,在美国内战这件事上,我好像从开头就牢牢地站在了南方大农场主的立场上——那些来自北方的野蛮人想用机器碾轧过一百多年建立的牢不可破的社会制度?这一场动荡简直是毫无理由且不可容忍的,毕竟你看那些家奴们本身并不渴望一个“解放”呀。

惊觉自己对南北战争理解得过于浅薄,却是源于另一部电影——《纽约黑帮》。这部在我眼中被严重低估的西科塞斯作品不仅详细勾勒出截然不同的爱尔兰移民奋斗史,而且在服装上给出了另一种解读。

差不多同一时间段,在南方,美人们还被禁锢在衬裙与鲸骨架上为自己挣锦绣前程,而北方的女性们却已经从这茹毛饮血的地狱里开出妖艳的姿态。

与爱尔兰饥民们一起登上纽约码头的,还有更加远渡重洋的华裔们,他们修造铁路,她们在中国城接客。而后者,我相信这是塑造Cameron Diaz这身极具异域风情的装束的灵感来源。

宽袍大袖的丝绸上衣斜斜开到胸口,但是底下的风光却被绣花的束腰给遮住了。这其实是放在淘宝再寻常不过的一身“中国风”服装,但却被Cameron Diaz演绎出了生机勃勃的风情。

这其实是引起了我一些思考的:我们平时不屑一顾的“中国风”纸伞、或者那些状若汉服的衣裙,为何每次在现实中就只能被穿出孱弱苍白的俗气感,但换到电影中又是如此的勾魂摄魄?

首先,不可否认的是,人种差异。

人种差异而造成的审美错位是一种天然滤镜。先把Cameron Diaz本人放在一边,因为她出现在任何电影中,都没有任何不美的可能,绝不。

杀死比尔》中刘玉玲的助理,Sophie Fatale始终身穿素色旗袍,高高束起马尾辫,竟然是古典小说里“长身玉立”的真人版了。让人忍不住赞叹一下昆汀的怪趣味兼之好品位。

同样是在社会开放、舶来文化为服装带来新鲜刺激的环境下,《小姐》里的costume也一样可圈可点。金敏喜在这部戏里穿戴过的洋装,都值得被好好截图赏析。而当她穿戴和服时,因为穿得好也是理所当然,所以反而并没有给我带来“极美”的视觉享受。

然而,很遗憾,人的肤色骨骼是难以改变的,妆容气质倒是不妨换换试试。

比如穿旗袍的时候如果一味效仿月份牌上的美人,或者老电影明星的做派,那么无论你怎么穿戴它,都很难脱离旗袍的sterotype。

柳叶眉包子脸,再加上一头吹得一丝不苟的大波浪,好像早已被默认为旗袍的绝佳伴侣了。但是一种style如果早已被发挥到了极致,它可能也走进了一个死胡同里。千人一面,意思是你不是你,你是身穿旗袍的千万女性中面目模糊的一位。

只有梅艳芳是不一样的,她深轮廓平直眉,不带任何丰腴之美,和任何20-30年代受追捧的美人类型都大相径庭。但是当我想举例电影中的旗袍文化时,她反而是被第一个想起的。

另外再提一下寺山修司的《上海异人娼馆》。所有妓女们都用最浓重的颜色描绘出最深刻的面部轮廓,这些身着旗袍的女性出现在极致丑恶的背景下,竟给人留出无限关于美的想象空间。

而《小姐》的妆容也妙在并没有试图为金敏喜去凸显她本身并不明显的面部轮廓,她看上去像一尊东方娃娃一样精致脆弱,放佛生来就该在男性威权下曲意逢迎。

所以看到现在,不知道大家能不能体会到我所说的“反差感带来的天然滤镜”?但是这两种反差感都不容易塑造,我们既不可能通过极端手段改变外在条件,当然也没有这个必要。同样,也很难光天化日下顶着一脸浓妆上街。那么想要将传统的服装穿出新意,还能有什么方法?

首先可以从设计师部分入手。Comme Des Garcons旗下副线Comme Des Garcons去年执着于推出丝绒宽身的长袍小褂,遭遇哄抢,早早售空了。

我后知后觉地买到了2016秋冬的款式,加了三圈立体花褶皱在前襟上,看似是升级版,实际上失去了原版的简练和优雅,我穿了一次之后就有些食之无味了。

这是我心目中designer brand将旗袍做得好看好穿的优秀代表,可惜再难买到了。

此外,熟练运用东方元素的设计师,首推Dries Van Noten。2017秋冬他再次使用了龙纹印花,而此前的祥云毛衣我也有购买。至于手袋、鞋履和大量配饰,干脆就是照搬传统服饰了。

Left:Fall Winter 2017;Right: Fall Winter 2015

大家不妨猜测一下我会买哪些?

但是如果能够融会贯通一些,利用衣柜里现成的衣服,也未尝不能搭配出一些“古典艺术”的意趣。

这一套搭配,上衣和腰带都来自今年的H&M Conscious Exclusive(详情简介可以看这儿,当然这一些已经早早售空),连衣裙来自Ms Min,看似古井无波的外表,其实里面藏着层层叠叠的精致蕾丝。至于鞋子也是介绍过的,Delpozo的木屐虽然难穿,与这身衣服却是天生一对。

想要穿得更具戏剧感一些,对我们普通人来说最方便的选择可能是国内原创设计师品牌。我最近就做了一个穿搭实验,想看看生活中如何才能将带有旗袍等中式服饰烙印的服装搭配出时髦的效果。

dress: 石榴集Pom&Co

accessories:Ms Min

这身衣服其实还是传统的穿法,但是我配上了今年很红的一款腰带,从潮牌Off White, Alyx到Prada都纷纷开始售卖这种尼龙腰带。我用腰带的街头感去中和丝质印花裙那股“做作”的气息。至于裙子底下穿了什么?碍于场地限制没拍到,但大家不用想也该知道是双被踩得脏兮兮早已提不起来脚后跟的白球鞋。

其实,我身材哪儿有那么好,是偷偷在花裙子里面穿了一件束胸束腰的塑形内衣才生生地勒出了一段腰肢出来。但身体曲线出来了之后,人也立刻自信了不少,不自觉地就开始扭腰摆胯了。

我喜欢这条裙子袖口部分的设计。虽然一般旗袍的短袖都是开到上臂上方,露出下面藕合一般的手臂比较符合大家对旗袍美学的想像。但是我皮肤黑且上臂脂肪堆积太多,所以一定需要一件能将将盖住肉最厚位置的。

dress: 石榴集Pom&Co

vest: H&M Conscious Exclusive

scarf: Hermes

相比第一套look,这一身印花连衣裙的剪裁更接近于传统旗袍了。蒲公英印花尤其清新,很适合夏天清清爽爽地出门。本来它随便拍拍就很好看,但我正好同时还收到了H&M Conscious Exclusive的礼服式上装(注:买不到),索性搭配在一起。

再将背后拉链拉到一半的位置,本来是立领的设计,就可以自然地变化成小圆领。

因为加入礼服成分了,所以我对它的构思是可以穿着去参加复古舞会,为此还特意拿丝巾当头带,绑得更加花团锦簇一些。

看第三套look之前,大家可以先看看官方图片,这种刺绣白衬衫配牛仔裤和印花裙都毫无问题,印象中从Stella Mccartney到Zara都酷爱出此类单品。

但是我琢磨了一下,认为衬衫的短袖完全可以卷上去,而廓形的衬衫如果塞进腰带里,并将衣领刻意向后扯开,能突出女性脖颈后部的美感。

灵感来源是《艺妓回忆录》▼

实际搭配效果是下图▼

shirt:石榴集Pom&Co

belt:H&M Conscious Exclusive

bottom: Topshop Unique

well,我自己给这套搭配命名为“三花聚顶”好了,因为真的是三种不同的花色搭配在一起,但好在互相都很守秩序,没有打架,也不会给人俗艳的感觉。自我感觉像一个勤劳的小杂工,所以手里拿着的是一个宜家宜室的马甲袋,随时要出门买菜或者就地洗衣服的架势。

喜欢这套,所以多放几张照片。另外告诉大家一个小心机,如果像我一样不幸长胖又一时半会减不下去的话,可以拿一条宽腰封遮住小肚子。不过颜色上最好与下装保持同一颜色,而材质以柔软可以任意抽紧的布料为最佳。

tank top&skirt:石榴集Pom&Co

knit:Dress Van Noten

虽然口口声声要把印花穿出时髦感,但最后这套可能才是最接近时髦的吧?

因为印花鱼尾裙给我的第一感觉是Prada,所以我汲取了一些Prada的搭配灵感▼

从NAP上找到一些搭配范例

穿这身衣服出门的时候还遭到了路过的美女摄影师街拍,基本上我很少享受到这等荣誉,所以格外得意。

毛衣拉下一边的领口是为了展示吊带上拼贴的立体雏菊。本来还想在厚底凉鞋里穿上一双半长不短的棉袜,想想本身已经是过膝裙就作罢了,如果下次换上短裙,那是无论如何也要试验一下的。

这四套look,都是应石榴集Pom&Co的邀请而搭配的。

这是一个专注于唯美风印花的原创女装品牌,2016年刚刚成立,但已签约了来自巴黎、伦敦、纽约等世界各地20余位印花设计师(包括一些为LV 、Celine等一些大牌提供印花的艺术家),把他们的印花制作成花裙子等印花女装产品。

我很喜欢她们通过印花等手段改良旗袍等等民国服饰,使现代女性也可以穿着凸显柔美气质的裙子进行日常活动,但又不会显得过于暮气沉沉。

微博

搞艺术一横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