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体的古今:80年代以来的时尚摄影

英二 的日记 | 爱美丽

Steven Meisel


Fashion Photography since the 1980's

/英二

从八80年代到21世纪初,摄影成为概念和行为艺术家的首选媒介,时尚摄影也以新的方式看待世界。摄影师都力求在新形象的塑造中创作自己的作品。纪录并质疑现实,或在梦想的生活中以幻觉来记忆时尚。90年代的时尚作品更加接近日常的社会,一种称之为“纪实”的摄影风格随之兴起。更加开放的,多元化的样式逐渐融合,时尚摄影展示了摄影艺术创造可见物的能力,或者更准确地,用阿兰·弗雷谢尔(Alain Fleischer)的话说,就是“在可见物上添加镜头, 照相机记录下了肉眼难以看见的一个转瞬即逝的运动轨迹”。一个脸庞或一副躯体瞬间的、难以觉察的映像,通过摄影师的作品得以永恒。

彼得·林德伯格(Peter Lindbergh)的作品80%为黑白摄影,并因此被誉为“黑白魔力诗人”。自1978年德国《明星》(Stern)杂志刊登由他拍摄的一组长达14页的时装摄影,他的作品出现在全球所有的主要时尚杂志。林德伯格1944年出生,二战后萧条的德国给林德伯格童年生活留下了印象。他摄影中的模特总是与身后光秃秃的树干、破败的工厂和洒满煤屑的路面形成鲜明对比,这种感觉似乎贯穿在他大量的作品中。

赫波·里茨(Herb Ritts)


1980年代,时尚摄影的大众市场明确界定为时尚风格,饰品以及丽人。摄影师拍摄的都很相似,时尚编辑也在起草社论样的广告文章。摄影师和超级名模,都得到了较高的报酬和更时尚的影响力。在时间和金钱上对时尚摄影的巨大投资,和它产生社会价值,可与前几个世纪的绘画相比。自20世纪90年代,奢华的现实主义摄影风格转变成更加日常的自然主义,使时尚摄影与艺术和历史更加的贴近。

1980年代,高魅力的典型标志是赫波·里茨(Herb Ritts),他一直红火到1990年代。

帕特里克德(PatrickDemarchelier)法国摄影师。自20世纪70年代一直工作在纽约。在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与《哈珀坊》的合作中开始走红。为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到拉尔夫·劳伦(Ralph Lauren)创建了历史性的品牌形象,他的黑白和彩色混合摄影非常闻名。

特斯蒂诺(Testino)


名人和时尚摄影师马里奥·特斯蒂诺(Mario Testino)1954年出生于秘鲁利马。 1976年在伦敦开始他的摄影生涯。2002年在伦敦的国家肖像画廊举办的“马里奥·特斯蒂诺肖像展”奠定了他的地位。特斯蒂诺受到全球很多皇室的钦点和授权,他也是已故英王妃戴安娜的私人摄影师。 时尚界名人Graydon Carter这样评价他的作品:“似乎任何人都可以做,但实际上你会发现根本做不了。”

为企业品牌树立清澈连贯的风格,让它们成为时尚界的焦点。策划过很多国际品牌的广告,他与古奇(Gucci)和迈克尔·科尔斯(Michael Kors)有超过10年的合作,通过大大的增加Gucci广告中的性意味,让这个曾经被人遗忘的品牌起死回生。 他出版过七本书,最著名的是他的“时尚”评论。他的绘画功夫也很了得,出版有他的绘画专著。马里奥·特斯蒂诺非常热衷于慈善事业。成立有他的艾滋病基金会。

Steven Meisel: make- love- not


史蒂芬·迈泽尔(Steven Meisel)和史蒂芬都·克莱因(Steven Klein )都出生于1950年代,都为主要的时尚杂志和品牌工作。都拍摄了很多的名人。都很善于思考并评论时尚作品,也创作时尚故事。不同的是迈泽尔(Meisel)为《意大利时尚》(Italian Vogue)工作。参与制作每一期的封面故事超过了20年。克莱因(Klein)为《W·迈泽尔》(W· Meisel )工作,他以与模特儿关系的密切互动而著名,善于表达从女强者到脆弱女性的不同风格和风情。

史蒂芬克莱因(Steven Klein)最闻名的是他的名人照片。作品紧扣主题,以某些方式表达他或她们性格的重要方面,以新形象重新包装他的名人。他还以他的“杜嘉班纳”(Dolce & Gabbana)品牌摄影而知名。他的风格带来了如今时尚界最为追崇的简约直达,年轻而充满性感的味道

Steven Klein


21世纪的时尚摄影存在一种盖伯丁(Guy Bourdin)风格的回潮,看看克莱因(Klein)和摄影师马里奥·索伦蒂(MarioSorrenti)和梅特&马库斯(Mert& Marcus)作品,似乎都能看到一些盖伯丁的蛛丝马迹。

Steven Klein,麦当娜


埃利奥特(Elliott Smeldley)在《逃离到现实:1990年代的时尚摄影》(Escaping to Reality: Fashion photography in the1990’s,)中解释了1980年代的纪录艺术摄影对时尚摄影的影响。回顾早在1950年代以 “迷人”摄影开始的,或时尚摄影概念的历史痕迹。大卫贝利(David Bailey),特伦斯多诺万(Terence Donovan)和达菲(Brian Duffy)的“可怕三角”(Terrible Three)在1960年代展现了更自然的美学。在赫尔穆特·牛顿(Helmut Newton)和盖伯丁(Guy Bourdin)之前,鲍勃·理查森(Bob Richardson)已介绍了黑暗现实主义(dark realism)。特里·琼斯(Terry Jones)纪录了朋克(Punk)的出现,然后在1980年的iD杂志,开始了以普通市民日常服饰为特色的时尚摄影。

科琳娜·达也(Corrine Day)发表在《面孔》(Face)杂志,在伦敦拍摄的凯特·莫斯(Kate Moss),展现了其新兴自然的风格。莫斯被拍摄人生第一组半裸作品的时候只有15岁,女摄影师就是科琳娜·达也。“她让我脱掉上衣,我吓得大哭。”莫斯回忆道,“五年后,我适应了这一切,不再感到不自在了。” 双方的合作日后被誉为经典 —— Day 随性、不经意的摄影风格打破了1980年代文雅庄重却略显做作的陈规,开创了被称为“海洛因时尚”的新美学。

Kate Moss by Corinne


在拍摄大尺度的裸体照片这件事上,对于时尚模特,时尚界流行的不是提前通知,而是顺水推舟,见机行事,有时甚至需要连哄带骗。封面女郎凯特·莫斯在后来的一组裸照拍摄过后表示:“自己对当天要裸体出镜毫不知情,因而没作任何准备。但是摄影师是我极要好的朋友,所以我信任他们。”

尼克骑士(Nick Knight)是20世纪80至90年代,在伦敦的一位重要摄影师。最初他记录的“光头现场”其实是一个艺术项目。1991年他为《V》杂志制作的照片引起时尚界极大的关注。从那时起,他创立他的摄影工作室。

于尔根·特勒(Juergen Teller)的风格以纯自然手法而闻名。从报纸的摄影记者开始,他十分强调拍摄与主题的亲密关系。他的艺术图书项目,称为《去-看看》(Go-Sees),是一系列访问他工作室的模特们的肖像摄影作品集。不过他最出名的还是他为马克雅各布(Marc Jacobs)制作的摄影广告,作品中的名人都展现在家里或在酒店的床上。柔和的褐色是他调色板。

Terry Richardson


Inez van Lamsweerde 和Vinoodh Matadin是著名的夫妻档,以Inez &Vinoodh的名号在时尚摄影中很闻名。在《V杂志》发表的独特作品《前与后》,被认为是有效地跨越各种流派的时尚作品。Inez &Vinoodh拍摄的“Purple Naked”是《紫色》(Purple)杂志的固定板块,每一期都会换一位名模全裸上阵,其中就有大文豪海明威的曾外孙女德利·海明威(Dree Hemingway)。

特里·理查森(Terry Richardson)1991年开始为时装品牌“Katharine Hamnett”拍摄广告。之后十几年的基调保持了一贯的情色主题。他的摄影作品以明亮和高对比度而闻名,总是含有强烈的性暗示。

像他的父亲鲍勃·理查森(Bob),他很强调他与模特们保持的亲近方式。这种所谓的“模特现实主义”也让他陷入很多是非。丹麦名模Rie Rasmussen在《纽约邮报》曾经指责:“理查森的工作方式是对女性的侮辱。他诱使年轻女孩拍下令她们深感羞耻的照片。”不过,理查森对他的行为并不遮掩,反而将它们全部收录于2004 年出版的摄影集《特里的世界》(Terryworld)之中。理查森表示:“一直以来我对被拍摄者充满尊重,我将我的工作视为她们和我之间真正的艺术合作。”“最关键的是创造一种氛围,让参与者既放松,又倍感兴奋,那样的话,我们便能为所欲为。”

Terry Richardson


理查森是《Purple》杂志的常客,此外还有Mario Sorrenti、Ryan McGinley、Karl Lagerfeld、Bruce LaBruce……。他们作品的相似之处在于:“裸露,大量直白的身体裸露”。似乎人们一旦进入了《Purple》的世界,尺度便自然放大——这是杂志创办人扎赫姆(Zahm)期待看到的结果。“我爱艺术,但我更爱女人。”是扎赫姆的名言。 “通过我的杂志,我希望人们能变得更为自由,在关于性和爱的想法上更为开放。”他说:“在我看来,性和爱是世间最美的事物,比风景还要优美,她们展现的是自己最美的一面,是上帝赐予我们的礼物”。

围绕理查森作品的争议从未停止,《Purple》的2009 秋冬“本季精选”大片——再一次行走在情色的边缘:举止狂野的模特不是将裙子挑逗性地撩起,便是除了高跟鞋什么都不穿,她们两人或三人一组,摆出 一个个带有强烈性暗示的姿势。扎赫姆在杂志中写道:“在拍摄前,并没有进行头脑风暴。所有的都是在拍摄过程中自然而然发生的。”参与拍摄的模特Abbey Lee Kershaw同意扎赫姆 的说法:“特里没有强迫我们做任何事。他让我们穿丁字裤,让我们爱抚自己,我并不为此感到羞耻。为什么我应该感到羞耻?”

Terry Richardson


今天的时尚摄影似乎仍然在模仿早期摄影师的架子,但不同的不仅仅是数码时代的科技手段,时尚的场景总是在跟随时代的脉博。越来越多的艺术家正在参与其中。盖蒂图片社在2007年发布了35位值得关注的新锐摄影师,并预言这些摄影师将影响时尚摄影的发展。对于人体的颂扬将仍然是人们主要关心的主题。

帕粹克·迪马切利尔1999年,辛迪.克劳馥。这个历时十余年而不衰,被许多大师拍摄过的人体偶像,迪马切利尔又如何做了新的诠释。

让克罗德·贝雷古(Jean-Claude Bélégou)用绘画的方式拍摄女性的人体。玛丽-诺埃尔•德科雷(Marie-Noelle Decoret)则将视力矫正的眼镜片安装在照相机的镜头上,让人的视野变得模糊不清。未来的趋势是作品中现实和超现实的融合。风格来源于误差,而不是来自于完美。时尚摄影的发展必定会更加的多元化。引用意大利时尚摄影师纪梵尼·盖斯特的话:“在这个世界上,你越是独一无二,就会有越多的人想参与其中。”

时尚摄影有一套完整的传播体系:广告主、媒体作为时尚信息的发布者,通过时尚杂志等媒介,发布时尚形象信息,而越来越多的受 众,从时尚摄影杂志中寻找时代美学的风向。

是谁在操作这一体系?正如《VOGUE》自其诞生之日起就秉承的定位:“高格调,非大众”。法国后现代主义思想家波德里亚在《消费社会》中的著名论断:“美丽对之于女性,变成了宗教式的绝对命令,这种命令其实正是由奢华时尚品牌集团和时尚杂志共同策划的一场美丽阴谋,潜藏在其中的是对于消费的欲望和贵族阶层的立场。”时尚摄影如果只留下时尚形象经过商业资本运作所营造的豪华盛宴,那么对于时尚追求浸染下的大众一定会进入商业文化的陷阱。

纵观时尚摄影的发展历史,每一种风格的流行都基于一种观念对传统观念的反叛。时尚摄影顺应和发展的是时代思潮和美学观念,是一个时代的文化精神。时尚不仅仅体现于形式上的创新,其真正内涵在于其见证了时代文化的变迁。对于艺术家来说,揭露和开拓才能成为时尚的引领者。而在时尚传播中的大众,也需要在时尚所传达的文化观念中审视自己。时尚摄影不是世界的映像,也不是它的再现,它是世界的延伸,一个穿过镜子的文化。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