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市场,是生命之光,欲望之火,是城市的缩影,血脉的传承

游民王阿牛 的日记 | 生活家

首先,为什么要逛菜市场?

1、

菜市场让人不想死。

肉在案上,菜在篮里,鸡鸭鱼虾活蹦乱跳,瓜果香料争彩斗艳,配上熙攘的人群和喧哗的讲价声,热闹,市井,活色生香,烟火气浓得让人不舍得看破红尘。无怪乎古龙会写,“一个人如果走投无路,心一窄想寻短见,就放他去菜市场。”

文学界的吃货汪曾祺先生也写过:“到了一个新地方,有人爱逛百货公司,有人爱逛书店,我宁可去逛逛菜市场。看看生鸡活鸭、鲜鱼水菜,碧绿的黄瓜,通红的辣椒,热热闹闹,挨挨挤挤,让人感到一种生之乐趣。”

2、

菜市场是祖辈传承生活经验的地方,爱他们,就陪他们逛逛菜市场吧。

有一年回家,陪老妈逛菜市场,听她讲述怎么挑选食材,帮她提菜,让她骄傲地把你介绍给她的朋友。我的感觉是,累死累活带老妈去趟国外旅行,都比不上陪她逛次菜市场那么让她开心。

3、

菜市场是一座城市的缩影,是了解当地生活最好的方式之一。

全球一体化巨轮滚滚,连锁超市商场所向无敌,而菜市场往往是“本地气息”的最后抵抗之地。

去那里观察当地当季的食材、香料,还有人们碰面、讲价的氛围,就能一窥当地人的性情和饮食习惯。

而饮食习惯往往是一个人文化中最保守的方面,在《烹饪、菜肴与阶级》的一篇书评里有过这样的阐述:“人们可以很快转而穿牛仔裤、听欧美流行音乐、看日本动画,但其食物方式却根深蒂固。不同文化的人,其食物上都呈现出一种保守倾向,这一点即便在原始社会就已如此,因为哪些食物可吃、好吃,往往是几代人经验的积累。”

4、

逛菜市场是一个吃货的自我修养。有个美食家,应该是陆文夫吧,每次请客人吃饭,都会坚持自己去菜市场买菜。他觉得买菜,切菜,做菜,是一个完整的过程,别人不能代劳。袁枚在《随园食单》也写过,一桌好菜,买菜功居四成。

5、

人情味浓。一来可以总是可以碰到邻居亲朋,谈谈近况,聊聊八卦,巩固情谊。二来跟小贩之间也会建立联系,聊聊家常,有好东西给你留着,多称你一些,或是送你点葱蒜,一来二去,人与人间美好的感情就出来了。

6、

菜市场是一座食材的博物馆,逛上一圈,分辨动物植物的名字、质感和气息,既涨知识又涨见识。

7、

菜市场是练习当地语言的好地方,因为基本上你只能用当地话,全是练习的机会。附加的好处是在那里你不怕犯错,里面的氛围大多友好耐心,对方即使冷酷到没为你的努力而感动,也会为你的蹩脚发音而开怀大笑。

8、

看过一篇小说,男主人公从小丧父,是妈妈拉扯大的。妈妈很爱他,也管得很严。当他第一次带未婚妻回家,心里很忐忑,很怕妈妈反对。

回家后,大家和和气气地相处,妈妈一直没做评价。在他们要走的前一天,妈妈带他的未婚妻去逛菜市场,回来后,妈妈跟他说,“这媳妇我很满意,你要好好待她。”

离开家后,他问媳妇,“你们都做什么了?”

“买菜啊”,媳妇说。

婚姻美满幸福,多年以后,他终于忍不住问妈妈当年的事。

“孩子,逛菜市场很能看出一个人的,她的性格,待人接物,会不会过日子,都能看得出来“,妈妈说。

9、

朴素一点的菜市场大多没有冰箱冷库,所以食材大多是当天捕捞采摘,新鲜生猛,卖完回家。

10、

当然了,对我而言,最重要的一个理由是,实惠。

几年前在大理,跟哥们弄了间小的客栈,名为“流氓收容所”,别名是“菜市场、公厕旁、三间房”。看名字就知道完全是瞎闹的,无非是一些朋友找个地方厮混在一块。

由于占了菜市场旁的地利,姑娘们经常会去买菜做饭。

某天中午,橘子抱着两棵大白菜跑进来,菜的边缘泛黄,她满脸开心:“嘿嘿,我捡到了两棵菜,今天可以加餐了。”

那时候,我们虽然都没有什么钱,但是……好像跑题了……

11、

写不下去了。

你爱逛菜市场吗?为什么?

好了,铺垫写完了……进正题,哈哈

分享危地马拉的一个小城,Chichicastenago,乳名 Chichi, 以色彩缤纷的市集闻名于世,但也不必被它“危地马拉必去景点之一”的盛名吓到。

旅行书上是这么说的,红瓦房顶,狭窄的碎石路,被众多民族,群山以及雾气环绕的小城,在时间和空间上都与其他地方隔绝开来。但每周两次的集市,喧嚣的人群,琳琅的商品,又会把它拉回烟火气旺盛的人间。

每逢集市,各地的部族就会背着土特产来到这里,鲜花瓜果,面具衣服,陶器木雕,当然还有各式小吃,无论是“买买买”还是“吃吃吃",都能满足你的欲望。

简介:

海拔两千,气候宜人,早在西班牙人来临之前,这里就已是玛雅地区最大的商贸中心之一。

日期:

集市的日子为每周四和周日,但提前一天就会摆好摊子。

真想要买东西,也许这才是最好的时间。没那么拥挤吵闹,讲价也会更好说一些。

譬如我想买一条民族裤,因为尺码和颜色不合适。卖货的大妈以为我嫌贵,硬生生地从开价120块不断降到了50一条,弄得我尴尬地解释,“不是价格的问题,是真不合适。”

“再给你减十块,最低价了。“大妈狐疑地看着我,”等明天美国游客团一来,至少卖100的。”

住宿:

El telephono旅馆,前身是公共电话铺。

景观一流,要了个墓地景的单间,全景玻璃窗,35人民币一晚。

别笑,这不是讽刺。

色彩明艳的玛雅墓地,是当地著名的景观,所以是不少旅馆的卖点。当地最贵,房价高达800人民币一间房的酒店Maya Inn,就位于我的小旅馆边上。

一个加拿大哥们坦言,就是因为看了这块墓地的照片,他连集市没看就走了,就是为了专门跑来这里一睹七彩墓地的风采。

墓地:

为什么把“死亡”搞得这么色彩缤纷呢?

当地人的看法是“死者并没有死,他还在活在我们的生活中”。所以没必要搞得那么悲伤,据说墓碑的颜色还是死者生前就挑好的,每逢亡灵节,还有很多活着的亲人,会带上美酒食物以及野餐垫,来跟死去的亲人吃顿团圆饭的。

饮食:

餐馆和小摊都很多,从披萨,烤肉,炸鸡薯条到tacos,到颇具当地特色的“abuelitas”,“chiles rellenos”……

傍晚时分,找家人少的,往小吃摊前一坐,孤独美食家的韵味就出来了。

周边:

市场的中心有两座教堂,高的那座叫圣托马斯,400年历史。融合了原始信仰和天主教,既有基督教的圣人像,也有熏香蜡烛,不时有萨满和当地人提着烟酒和活鸡进行祭拜仪式。

边上有坐小山,山脚是面具博物馆,山顶有座献祭石,是玛雅人的土地公,求土地肥沃五谷丰登的。据说有几千年的历史,朝代更迭,他自岿然不动。

如果没遇到祭拜,意思不大,但是沿途风景不错,松风吹解带,山顶可以俯瞰小城。

交通:

离阿提特兰湖一个半小时,第二大城市Xela两个小时,安提瓜和危地马拉城约3小时,直达车便捷,鸡鸡车便宜。

免责条款:市场嘛,还是景点,对喧嚣吵杂,人头汹涌要有所预期,另外小心钱袋子,不仅仅是提防被扒,还得提防人性的弱点,欲望的无止境,意思是“买买买”。

(本文图片几乎全拍摄于Chichi,摄影师王阿狗)

后记

最近阿提特兰湖赖着,在一个村庄待够了,就换一个,再换一个。风景吧,怎么看都觉得好看,日子呢,怎么过都觉得遗憾。

即日出发安提瓜,过圣周,据说那是最佳的过节地。坏处是住宿爆满,提前一周都订不到。

但是不用怕,第一,听说通宵都有活动,也就意味着不睡也行。第二,再不济,还有帐篷嘛,怎么说我也算是个走进过荒野的家伙了啊……哈哈。

(听说如遇猛兽,虎躯一震,可保尊严)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