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期待的春天是什么样子?

蔓玫 的日记

初春。

初春一定要乍暖还寒,阴晴不定。像长得很美却被伤害过的人,偶尔对你露出笑颜,偶尔又冷冰冰。那脾气真是难以捉摸!但因为知道会越来越暖,所以叫人有信心。

(若气温只是平稳上升,就觉得温暖来得太理所应当,反倒不那么容易珍惜了。)

要有冻雨。淅淅沥沥,仿佛一时半会下不干净。但也不要下太久——太久就叫衣服晾不干,连带人也没有盼头了。

最重要的是风已经不冷。吹在脸上的寒意不是三九天里的刀割,而是像恋人吵架时那一句:「讨厌!」

要有新上市的的蔬菜。水芹,荠菜,小蒜,马兰头,豌豆尖……和这个季节一样,细微,新鲜。揪下一点来,按捺不住的春色往外冒。

要偶尔有那么一两朵,耐不住性子先开了的花。梅花,迎春,堇菜,蔓长春,二月兰……没有十分动人的颜色,却能瞬间点亮一片黯淡。然后就会有越来越多的,它们的伙伴:接二连三,渐渐连绵,最后姹紫嫣红开遍。

要有雷。隐约地,从远处滚动而来。如车马震动,有低调不事张扬的大人物前来捧场,天地间不怒自威。当然不能像七八月间那么「轰!」一下。那就过分了。

要有鸟儿回我的窗台上来。厨房的窗台上它们搭了许多巢,一整个冬天,无鸟问津。但赶在立春前后,它们就会回来,叽叽啾啾叫着,「笃笃」地修理着新巢,一房间都热闹起来了。

街边一定要有新开张的店,商场里迫不及待摆出来的春装。都是簇新的,仿佛吃了这新款的点心,买了这新款的衣服,整个人就可以改头换面;新的生活里,前尘往事俱可既往不咎。

仲春。

仲春一定要有阳光。非常浓郁的阳光,明亮流淌。流到地上,变成整畦的油菜花;流到人身上,变成亮丽新装。对,也一定要有新装——天地万物,都开始显出明亮、柔润、轻盈、鲜艳的色彩来,人类当然也该如此——花枝摇曳,衣香鬓影,大家都很俊俏地走在街上。

要发芽。从空旷的天际,到石板的缝隙,到墙头的角落,到厨房里摆着的萝卜、生姜、蒜头……所有最嫩的绿都呼呼冒头,仿佛彼此串通了心意,在暗暗比赛一样。树梢一天一个变化,空气里却全是草木清澈的呼吸。家里负责做菜的人一定都会抱怨:「发芽了!要赶快吃掉了。」——虽然麻烦,却也是很好的。

要返潮。楼道里暖融融、湿漉漉,青石板道水气淋漓,教室里的黑板上有水雾凝成水珠,涟涟一片,连字都写不上。窗户擦多少遍都是糊着的。春天又变成一个感动自己的人,浑身上下,藏不住的泪水往外冒。

大家继续抱怨:「哎呀,全都湿叽叽的。」——但我觉得也很好。

要有很多的花开。即使最寻常的城市路边,也该有一颗颗饱满的花树盛开。樱花,海棠,玉兰,开得忘乎所以,满枝满天满地,全都是新鲜花朵堆砌出来的韶华盛极。夜来晚风絮絮,繁花盛开的枝桠轻轻款摆,叫人想起初恋时的片段,那惶惑的一见倾心。

诶,春天的花开起来都像少年时的爱。倾情投入,不计一切代价。自以为这是生命中最好的光阴,最动人的姿态,所以百分之百真诚的无以为继。事实也确如此:即使不爱花的人,看着这样的盛放,多少也会有那么一点感动吧。

(真的,就像爱一样。如果你不身历其境,无法理解那样一种现场能量。)

要有至少一两回,充足的闲散光阴。也不上班,也不应酬,也不刷手机,也不宅在家里。只是趁着好天气,去一个开满花、空气中都流淌着青草香气的地方,整个人摊开来浪费时间。散步,发呆,打盹,玩闹嬉戏……奢侈么?我觉得这是最奢侈的事之一。

要有那已经熟稔了的鸟儿,清脆啁啾,晨间叫醒我。

暮春。

啊,暮春是最深的春天。知道春天快要过去了,所以格外的依依不舍,意犹未尽。

要有好吃的水果。草莓,樱桃,芒果,菠萝,桑椹。一一堆砌,如香艳丰腴的肉体,浓汁淋漓。吃的时候,一口口仿佛都是春光。

要有楼下的猫叫。发情之后,在围墙和院落的屋顶上骚动。春夜缱绻,听它们拉长了声音,嚎。蓬勃的欲望仿佛一泻千里。

但千万别叫一晚上!那就该打了。

要有千般万般的绿。深翠浅碧,一层层渐次渲染,如用尽了所有水彩颜料,不,简直是把天下所有的绿都用尽了。

要有开尽了的花,花瓣铺陈一地。如人长大后,不再需要那么铺天盖地,孤注一掷的爱,于是层层落定,红颜化作尘埃。

这时候要开的花,应已逐渐含蓄。不再那样声势浩大、铺天盖地,却有着层层丰富的色与香。藤萝,牡丹,蔷薇,香樟,苦楝,含笑。各种各样的香,或轻或重,或浓或淡,或甜或苦。整个人陷在这样层次丰富的花香里,有点迷离,有点惶惶然。抓不住,留不住,虽然被包围着,却好像一下子就要溜走了。

要有静悄悄的、能见度很高的夜(所以说发春的猫不能天天叫),天幕中挂着明亮的星。春季大三角,还有北斗七星。

要有渐渐繁忙起来的感觉。若一直醉生梦死、浪费时间,也太不像话了。

最好不要有的:

加班。夏天可以,因为白昼漫长;冬天可以,因为长夜寂寞。秋天也可以,因为并没有那么多新生的、鲜活的、转瞬即逝的美景,好像不看都叫人过意不去。

霾。这东西在冬天,好像还勉强能忍一忍;开春还一片混沌,就实在可恶,恨不得自己变成盘古,一斧头下去,砍出澄明春景来。

生病。不但很可惜,且好像也是叫人郁闷的:一年之计在于春,自己却偏偏病了。过敏也是;若对花粉过敏,那更是大大的可惜。我为此总是很得意——一个明明到处过敏的人,却唯独对春天和花粉不过敏。

分离。春天是像李叔同说的:花枝春满,天心月圆。(其实原句是「华枝春满」,但私心更喜欢有「花」的版本。)所以,希望可以独处,也希望可以团圆,一切皆欢喜。唯独不要在这个时候,说分别吧。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