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没有好奇过,为什么墙都是白色的

楚尘文化 的日记 | 冷知识

当我们走进任何一间房,一定会看见墙壁。

有白色的墙,彩色的墙。

photo@nordicdesign.ca


当人们把白墙当成司空见惯的事情时,可曾想过,为什么墙壁会普遍是白色?

这在100多年前,别说看到白墙,连浅色墙纸都比较少见。那时流行的设计都是偏暗沉色调的维多利亚风格。

△ 典型的维多利亚风格,花色暗沉的壁纸,棕黑色的家具。 photo@eastlakevictorian.blogspot.com

维克多·雨果的书房,位于格恩西岛。没有窗户,靠灯照明。 photo@flickr.com

色调偏暗,难免显得沉闷。于是,打破这种沉闷感的“革命”发生了。

一位叫艾尔西· 德· 沃尔夫(Elsie de Wolfe,1865—1950)的女士,改变了这一切。

△ 艾尔西· 德· 沃尔夫


沃尔夫出生在一个富裕的纽约家庭,跟当时所有的美国富家女一样,曾晋见过英国的维多利亚女王。之后由于家道中落,沃尔夫转往百老汇发展,成了一名女演员。

她的演技如何我们不做判断,但是她的品味绝对超群。因为她不仅可以穿自己挑选的演出服,还令剧组的服装师都向她请教,社会名媛们也都开始学习她的穿衣打扮。

当时沃尔夫和伴侣伊丽莎白· 马布里(Elisabeth Marbury, 1856—1933)生活在一起,她将住房改造后,声名鹊起。

△ 右边图片是经过沃尔夫“重整”的住所,明显简洁得多。 photo@1stdibs.com

在1903年,沃尔夫干脆辞去了演员的工作,专心从事室内装饰设计行业。1907年,她接手设计装饰了纽约有名的殖民俱乐部(Colony Club),从此名声大噪,接单到手软。

△ 1907年位于纽约上东区的殖民俱乐部 photo@1stdibs.com

沃尔夫收费高昂,接的单子基本都来自大客户,有大企业家,社会名流,著名演员。

比如说来自亨利· 克莱· 弗里克(美国大富豪)的订单,他位于第五大道豪宅要重新装潢,选中了沃尔夫的设计图。

△ 沃尔夫给弗里克夫人设计的会客室。白色吊顶,八面墙板都嵌有18世纪法国画家弗朗索瓦·布歇的画,因此这间房也被称为“布歇房”。 photo@1stdibs.com

比如位于比弗利山庄的,弗拉索伯爵夫人的房间玄关,就是由沃尔夫设计装饰。

△ 风格明快,白色墙面搭配墨绿地毯,黑白相间的地砖也是亮点。 photo@pinterest

再比如说女演员玛琳·黛德丽(Marlene Dietrich, 1901-1992)位于好莱坞的房间客厅,也是由沃尔夫在20世纪30年代设计装饰的。

△ 除了瞩目的白墙,沃尔夫采取了圆形门道,打破了一贯的方形。 photo@WordPress.com

沃尔夫自己的家,自然也是她设计的。她和马布里买下了凡尔赛的一栋别墅(Villa Trianon),并将它打造成梦想之城。

△ 别墅里的阳光房,采用全玻璃墙。这是当时国际上层名流的聚会场所,包括可可·香奈儿诺埃尔·科沃德爵士等。 photo@1stdibs.com

从沃尔夫的这些设计作品里不难看出一个共同点: 风格简洁明快,墙壁都为白色,没有繁冗的装饰品。

沃尔夫独特的品味造就了这一切。她讨厌阴暗的颜色,认为自己是乐天开朗和白漆的信徒,她倡导拉下厚重的窗帘,撕掉花色阴暗的壁纸,扫除凌乱的杂物。

最重要的是,把墙面改漆成象牙白或清淡灰。将一些没用、浮夸又丑陋的东西扔出房外,以此换来室内的简约感,将维多利亚时代的阴沉黯淡扫地出门。

沃尔夫为什么会如此尽力地倡导简洁感?

这跟她的成长环境紧密相关。她从小生活在暗沉沉的房间里,加上她觉得自己长得不美,所以总有种“成长在丑陋年代”的“丑怪小孩”的意识,还曾经因为自己的房间被父母装饰成深沉的酒红色而反抗大叫。

△ 沃尔夫和她的爱宠坐在比弗利山庄的房间里。 她真的很美。 photo@Architectural Digest

于是在沃尔夫的成长过程,一直都很执着地追求美好事物,并且将她的装饰设计理念——明朗轻快的房间基调,光线充足、通风,物品各得其所贯穿在每一个作品里。

虽然客户中有很多百万富翁,但她一直保持着对美的敏感。久而久之,这种装饰设计风格得到了更多人的认可。

在做着室内设计的同时,沃尔夫还与伴侣马布里还共同打理着文艺沙龙。当时最有名的电影明星、社交名流、政要权贵和艺术家都是来宾,这也间接地为她积攒了客户。

△ 沃尔夫(右)与伴侣马布里(左)。马布里出身于上流社会,是第一位百老汇的女制片人,也是第一位剧场女经纪人,王尔德、萧伯纳都是她的客户。 photo@3.bp.blogspot.com

身为一个极有个性的设计师,沃尔夫会把头发染成绿色或蓝色来搭配首饰。也会在巴黎的化装舞会上以翻筋斗的方式入场,那年她61岁。

沃尔夫非设计科班出身,对于那套高学历才能做好设计的言论不屑一顾。她也不是固执不通,无法降尊纡贵的那类人。除了设计富家豪宅,小型公寓也做的丝毫不马虎。

在她的畅销名作《品位饰家》(The House in Good Taste, 1913)一书中,沃尔夫对计较预算的读者说:“容我恳请各位守住基本需求就好:正派清静的街区,良好的光线和空气,外加至少一间大小适中的房间。”

沃尔夫坚信,再糟糕的房子也有办法改头换面,有模有样。

对于格局偏小的公寓,装潢就要讲究适宜、简洁和比例。沃尔夫主张装饰品宁缺毋滥,也不要挂“又大又恐怖的画”。

她建议千万别用笨重的大家具,住的地方,一定要可以伸手伸脚,自在呼吸!留大片、大片“庄重”的白墙最好。

△ 美国著名演员加里·库珀 (Gary Cooper, 1901-1961) 的客厅,沃尔夫于20世纪30年代设计装饰,墙面大片留白,保持一贯的简洁感。 photo@Architectural Digest

这位堪称史上第一位专业的室内装饰设计师,也是率先提倡给墙面刷上白漆的人,一生都在追求着美好的事物。

可能正是由于沃尔夫的坚持,我们才能理所应当地享受看似最最普通的白色墙壁。如果你家的墙壁白的发亮,请记得感谢她。

这个关于沃尔夫与白色墙壁的故事来源于《古典时尚考》。想要了解更多细节,不妨翻到第343页吧。

作者: [美] 杰西卡·克尔文·詹金斯

出版社: 中信出版集团/楚尘文化

译者: 宋伟航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