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乡记

北冥有鹿 的日记

韩青一直有个习惯,每次回家都会先在外面住一晚再回去,一方面是能够自由地玩一天,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给自己一个缓冲的时间——一个人住久了,突然置身热闹的家里,纵使有些无所适从。

在酒店里躺了半下午,也没有什么事情想做,他决定出去走走,把头发剪短些——韩青的发型在男生种算是长发,甚至比许多女生还要长,但爸妈一心喜欢短发,即便工作之后每次见面还是要念叨他头发太长。因此韩青每次回家之前都会把头发剪到一个自己无法接受程度,尽管他爸还是觉着太长。

他在街上,四处张望,寻觅一家人少的店面,很快锁定了目标。这家店在韩青中学的时候就开了,离家不远,店名里透露出一种莫名的时尚与侠意,正是那个年纪的少年所向往的,因此早些年经常光顾。

店里有些冷清,没有客人,只有三个店员,一个年轻姑娘,一个杀马特少年,还有一个大姐。看到他进来,大姐起身问了句“理发么”,得到韩青的确定后便引他去往深处放置衣物。

韩青放下外套,大姐也备好了毛巾要给韩青洗头,韩青看了看大姐略有浮肿的手,顿了顿说了句“让外面的姑娘来吧,我跟她熟。”

他躺在椅子上,温水湿润了他的发,灵活的手指穿插在发间。韩青很喜欢躺在椅子上洗头,酥麻的感觉刺激着大脑的神经产生一种少有的放松,身体重重地沉进椅子里,脑海里一片空白,又不时闪现几段记忆深处遥远的片段。

“没想到你还在这里。“韩青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姑娘缓缓开口。没有等姑娘从这突然的对话中反应过来,他继续说道:”我路过这里看到这家店,就在想你是不是还在这,没想到这么多年了,你还在这。我不在这个城市生活,大概半年回来一次,所以你大概不记得我,不过每次回来我都来这里,看看你是不是还在,有一天你不在了,我应该也就不来这剪头发了,不过没想到,你竟然还在这里。“

“不在这能去哪呢,其实你一进来我就认出你了,咱俩认识多久了?“

“大概四年吧。“

“有那么久么,我感觉最多也就三年,不过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

其实韩青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要在差二十天元旦,四十五天春节的时候回家,只好跟别人说夏天的时候想回来住几天,结果一直耽误到现在才有时间。

但韩青心里惦记着一件事。

“其实,这次回来有一件想做的事,这件事我想了好几年,突然觉着现在是了断这件事合适的时候。”

姑娘修剪着耳边的发,韩青看着镜子里的姑娘,白毛衣黑裤子浅浅的妆扮简单地扎了把头发,与几年前第一次来这家店那身火红的旗袍相比沉稳了好些。

“你今天真好看。”

“我这次回来应该能住一个周吧如果我办成了这件事,过来再找你告个别吧。”

付完钱,姑娘进到屋里找钱,韩青仍旧陷在椅子里,他想,出去的时候跟她拥抱一下吧,以后可能就再也不会见到了。

把零钱递给韩青,姑娘甜甜地跟他说下次再来。

韩青却叹了口气,转身走出去,没说一句话。

眼前的街上行人来来往往,韩青想起五年前十一的夜晚,还在上大学的他瞒着父母偷偷跑回来。他记得那天晚上他牵着少女的手路过家门,他指着黑色的窗户告诉她那是他的家,一脸骄傲。

想起五年前的一个夏天,因为说好一起看电影,少女推掉打工店里的聚餐跑去跟他看哈利波特最后一部电影,他记得电影里漫天飘舞的羽毛,真切却抓不到,就像当时不曾预料的后来的故事与时光。

韩青点开微信的对话框,打出一行字:我回来了,我想见你。

想了想删掉改成:四年多了,一直没机会见面,不是你太忙就是我不在,这些天我一直都在,你有空的时候一起看个电影吧。

来回修改了好多次,最终对话框里只留下寥寥几个字:哈利波特的番外你看了么。

韩青跟我说,有一天晚上,他出了牡丹园地铁站,看到护城河两岸宁静漆黑,呆立了片刻,忽然听到对岸传来一阵古琴声,一个人影跑到河上一座画桥,仔细一看衣着外形竟跟自己一样,突然就扑通一声跳进河里。他打了个哆嗦,一股寒气浸入身体好像真的是自己坠进了河里,他觉着自己该回家看看了。

韩青说他一直想见五年前的那个姑娘,只是这些年时机总是不凑巧,也是他还没有勇气面对她。他没有跟任何人说,他这次回去只是为了见她一面,他想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应该做好准备了。

韩青告诉我,五年前他们一起看了哈利波特系列的终结篇,那时候正是他们在一起最快乐的时候,然而回头细想那时候就已经显露出无法弥补的裂隙,只是快乐太多盲目了双眼,至少是他自己的。所以他想在这个时候约她一起看神奇动物,似乎有种首尾呼应的感觉,也许会是另一个开始。

但韩青并没有实现此次回乡的目标,“只是想过去几年一样,简单寒暄几句便再没有继续回复,修改了几十遍见面的邀请还是留在了便签上。”

韩青说他知道店里的姑娘并没有认出他来,只是客套。也是在那个时候,他突然觉得,这次回来也不会了却夙愿,下次回乡,还是会来到这间店,找这个姑娘修剪他的头发,与他客套的寒暄几句。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