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裸潜入非洲部落:日本摄影师和她的“黑人梦”

程程程 的日记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薄荷子弹(fussycassie)】

Nagi Yoshida,一个迷恋非洲原始之美的日本摄影师。为了捕捉非洲部落的日常,她不顾同行者劝阻,除去衣衫,与原居民赤裸相见,朝夕相处,终得赤诚之交。

她流连于非洲12个原始部落,精心制作非洲部落影像辑,而作品传回日本时,她却被笑称为“裸体摄影师”。对这个具有歧义的称号,她心中无奈多于不悦,但无论如何,她记录与宣传了非洲文化,对她而言,就满足了。

问她为何对非洲部落情有独钟,她答:“这一切要从五岁说起。”

“五岁那年,有一天,我打开电视,见到一群黑色皮肤、拿着长矛手舞足蹈的人——我瞬间被电视中的画面吸引,心中不禁大喊‘好酷!’——后来,我还去查了资料,知道那是一个名为Masaitribe的非洲部落。

从那之后,我憧憬着有朝一日也会生出黑色的皮肤,去大自然里生活,自由跳舞——直到我妈告诉我,这根本没可能!因为我生来就是黄种人,怎么能变成非洲人?我根本在做白日梦……”Nagi Yoshida回忆着。她说,失落还是有的,但没打算放弃,心想,就算不能做真正的非洲人,那也要潜入那神秘之地一探究竟,感受当地人的激情与文化。

Nagi Yoshida开始大量搜索与非洲部落有关的资料。她也不断与身边人述说自己对非洲的迷恋,却屡次遭到“天啊!非洲很危险!千万别去啊!”这样的友情警告。日本与非洲也的确相差甚远,要怎样才能进入那里,并融入其中呢?Nagi Yoshida感到迷茫。直到有一天,她看到了一系列有关非洲部落的摄影作品。

“那是Jimmy Nelson的作品。Jimmy Nelson是专注拍摄非洲少数民族的摄影师作。看完之后,我深受启发,心想,或许我也能通过摄影来圆非洲梦?”Nagi Yoshida坦言,在此之前,她从没想过要成为一个摄影师。

“自从我去了非洲部落,并为他们拍摄相片后,我才逐渐被人称为摄影师。理论上讲,是亲爱的非洲朋友最先给我冠上摄影师的头衔。或许听上去虚无缥缈,但我的初衷的确是想通过摄影,来回报非洲。我从没仔细想过我的作品应该是什么风格之类的问题,我反倒在想,这或许是我生命中唯一一次、通过镜头与非洲人建立关系的机会,所以我将尽最大努力,去捕捉他们最好、最特别的样子。”带着这样一种决心与对非洲的崇拜,Nagi Yoshida走上了前往非洲少数民族之路。

然而这一路并不轻松。初入部落,Nagi Yoshida被当地人视为商贩,当她拍摄照片时,部落的人发起脾气,阻止她的拍摄,并叫她留下钱、滚蛋。这并没浇熄Nagi Yoshida的一腔热血,她细细观察,发现自己与当地人最大的区别:大家都赤身裸体,她却满身盔甲——或许这是令当地人充满戒心的原因?于是,她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除去衣衫,与当地人融为一体。

“我的想法很简单,我就是想要告诉他们:我不是游客,不是商贩,没有歧视;我是因为欣赏你们的文化才来到这里,而且我希望通过摄影告诉全世界,你们到底有多美!”

随即,她的想法就遭到导游和翻译的阻拦——“不过我仍然坚持。”Nagi Yoshida回忆道,“当我裸体之后,一切都变得美好起来。部落里的人不再惧怕镜头,对它微笑,他们不再当我是外来者,而是真心待我是朋友、家人。”

尽管这一次的裸体摄影为Nagi Yoshida带来了「裸体摄影师」的称谓,她也时常需要与人解释她不是为了裸体而裸体,但不得不说,这一勇敢之举,为她赢得了非洲人最真实的友情。

“过去,每当我向人诉说非洲很酷的时候,他们都不理解:‘为什么?那里有什么好的?贫穷、战争,HIV也在蔓延!’人们总是这样,对一个地方还不完全了解时,就会产生恐惧,甚至抗拒,这令我很沮丧。当时我告诉他们:‘你们说得对,那是很穷的地方,但我相信迷人、灿烂的笑容却从未在那里消失!’现在好了,我终于可以用摄影作品去证明这一点,令身边的人也爱上非洲。”Nagi Yoshida自豪地说道。

如果要用三个词来形容非洲的话,Nagi Yoshida选择了:尊敬、距离感和骄傲。这分别阐述了她自儿时以来,对于非洲的景仰,同时,也因为这份尊敬,她希望与非洲保持一定的距离;当然,能够被非洲人爱着,并与他们建立友情,这在Nagi Yoshida眼中,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不过,要Nagi Yoshida对比日本与非洲并二选一时,她仍然难以抉择。

“日本人很敏感,但也会顾虑太多,不想为他人带来麻烦,所以我在日本生活得很舒适。非洲人很直接,他们会直接说出他们想要什么,也会很直接对我示好,但由于我习惯了日本的生活方式,所以这一点也会令我有那么一点点不自在。”

图片经Nagi Yoshida授权发布。

本文初稿首发于香港橙新闻网站。

更多访谈故事请关注公众号:薄荷子弹(fussycassie)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