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成29、主体106…除了2017,今年还是什么年?

江湖遠人 的日记 | 冷知识

积秒成分、积分成时、积时成日、积日成月、积月成年…我们的时间体系正是以这种方式构建起来的,而计算日月年这样的时间单位的方法,就是历法;而历法中的年份命名体系,则被称为「纪年法」。

纪年法大抵可以分为三种:

1. 无限纪年:如基督教的公元纪年、伊斯兰教历的希吉拉纪年、佛历的佛灭纪年、日本的皇纪(神武纪年)、中国的黄帝纪年等等,都是以过去的某个事件为起点,而没有终点,可以无限延伸;

2. 有限纪年:典型的就是年号纪年,每一次改元都相当于纪年的重启;

3. 循环纪年:例如干支纪年,以60年为一个周期,古罗马的小纪纪年以15年为一个周期,往复循环。

历法关乎天文,而纪年则关乎人文,纪年说白了就是计数和起名。给年份起名字和给人起名字一样,都带着某种目的,希望体现某种意义,受着来自各方面的影响。下面简单聊聊集中年份的起名法。

人名纪年

☞ 古代亚述人的人名纪年

古代亚述人会为每一年都配上一个人名,这个人名被称为Limmu。所谓Limmu,其实是一个皇家官职,负责主持首都每一年的新年庆典。每年都会选出一个新Limmu。

亚述人在官方文件上用Limmu的名字标注年份,比如公元前718年是「Ra省总督Zer-ibni年」,公元前717年是「宫廷大臣Tab-shar-Assur年」。

脑洞时刻:只要你愿意,人名随时都可以纪年,比如按金球奖得主纪年—1956年就是「斯坦利·马修斯年」、1973年是「第二次约翰·克鲁伊夫年」;比如按诺贝尔文学奖纪年——2015年就是「斯韦特兰娜·阿列克谢耶维奇年」、去年就是「鲍勃·迪伦年」。

☞ 古希腊人和古罗马人的执政官纪年

所谓「执政官纪年」就是用执政官的名字来标记当年的年份。古代雅典有9名执政官,其中6名为「司法执政官」,剩下的三名分别是负责军事、宗教事务和行政。公元前683年之后,执政官被改为一年,于是希腊学者便用当年负责行政的执政官的名字命名该年,于是就有了「名年执政官」(ἐπώνυμος ἄρχων)之说。

古罗马则是有两名任期一年的执政官,因此罗马史家也有用两人名字纪年的。

脑洞时刻:现在像瑞士、波黑、圣马力诺这样的国家依然可以采用执政官纪年的方法。比如瑞士联邦主席有联邦委员会成员轮流担任,任期一年,这样2011年就可以标记为「米舍利娜·卡尔米-雷伊任联邦主席之年」、2016年则是「约翰·施耐德-阿曼任联邦主席之年」。

圣马力诺则是有两名执政官,不过因为执政官的任期只有6个月,所以纪年方式还是有点特殊,比如2015年10月到2016年4月是「洛雷拉·史蒂芬利和尼古拉·伦齐执政之年」、2016年4月-10月是「马西莫·安德烈·乌戈利尼和吉安·尼古拉·贝尔蒂执政之年」,而从2016年10月开始直到今天都是「马里诺·里卡尔迪和法比奥·贝拉尔迪执政之年」。

☞帝王纪年

即以帝王在位的年次来表示年份。在年号诞生之前,中国的史家们便以帝王纪年,例如《史记》中就是「秦昭王四十八年」、「二世皇帝元年」等纪年。

像英国也有一套British Regnal year,来记录英国君主在位的年份,以「nth year of the reign of King X」这样的格式呈现在英国的官方文件里。比如2017年就是「伊丽莎白二世女王65年」。

脑洞时刻:如果不怕麻烦,共和制国家也可以用国家元首纪年,比如今年就是美国的「特朗普总统元年」。

事件纪年

☞奥林匹克纪年

古希腊的历史学家和学者们会用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届次来记录年份,因为奥林匹克运动会是希腊各城邦共同举办的活动,是公认的计量体系。

奥林匹克纪年法以当届的奥林匹克运动会为元年,此后分别为二年、三年、四年,直到新一届运动会举办时重启。比如公元前336年,用奥林匹克纪年纪年就是「第111届奥林匹克运动会第1年」,而公元前313年,就是「第116届奥林匹克运动会第4年」。

公元393年,罗马皇帝狄奥多西一世废除了奥林匹克运动,从此这种纪年法也就不再使用了。

脑洞时刻:今天我们也可以用奥林匹克纪年,2017年就是「第31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第2年」。

☞罗马建城纪年

罗马建城纪年在拉丁语中被称为「anno urbis conditae」,传统上以李维在《罗马史》中所说的公元前753年为「罗马建城元年」,因此2017年将是「罗马建城2770年」(2770 AUC)。

脑洞时刻:2015年有一则新闻说「考古发现北京建城已3060年」,好吧,那今年就是「北京建城3062年」(3062 ABC)。

☞宗教历法中的事件纪年

今天我们使用的公历所采用的纪元是「基督纪元」,即以耶稣诞生之年为元年。公元前在英文中被称为「B.C.」,便是「Before Christ」,公元则采用拉丁语称「A.D.」,即「Anno Domini」(主后)。

基督纪年源自神学家狄奥尼修斯·伊希格斯的建议,以取代「殉道纪元」。「殉道纪元」的元年是罗马皇帝戴克里先执政的第一年,即公元284年,为的是纪年戴克里先对基督徒的迫害。亚历山大科普特教会至今依然使用殉道纪年。

以重大宗教事件为起始,是很多宗教历法的共性。

例如希伯来历,以上帝创世为元年,其纪年称「创世纪元」(Anno Mundi),2017年1月1日在希伯来历中是「创世5777年提别月(Tevet)3日」。

拜占庭历法也是以创世之年为元年,但在记年上与希伯来历不同。拜占庭帝国灭亡后,基辅罗斯和俄罗斯也曾使用过拜占庭历的创始纪元,直到今天也还有一些东正教教会使用。2017年是拜占庭历中的7525–7526年。

伊斯兰教历中的元年是公元622年,为的是纪年先知穆罕默德从麦加迁徙到麦地那的事件,即「希吉拉纪年」,2017年是伊斯兰教历中的1438-1439年。

再如佛历,是以释迦牟尼佛涅槃之年为起始,称「佛灭纪元」,2017年是佛历2560年。

与此类似,1997年,朝鲜为了「永远传颂和发扬创立了永恒不灭的主体思想,把革命和建设引向胜利的伟大领袖金日成同志的革命生涯和不可磨灭的业绩,继承并完成金日成的革命事业」,特地把公历纪年改为以「主体」为年号的纪年法,并以金日成诞生的1912年为元年,1997年即「主体86年」。「主体纪年」在原理上与「基督纪年」其实并无二致。

这一传统也影响到了一些新兴宗教,比如巴哈伊历里巴哈伊信仰创立的1844年为元年,而因为汤姆·克鲁斯出名的山达基教中也有一种「戴尼提纪年」。

「戴尼提」是山达基教创始人L·罗恩·贺伯特于1950年出版的一本书《戴尼提:现代心灵健康科学》,这本书被山达基教徒成为「第一书」,其出版的1950年也就成为了「戴尼提纪年」的元年,以此类推,1990年是「戴尼提40年」,2017年是「戴尼提67年」。

脑洞时刻:如果世界语者们要构建自己的纪年体系,有两种不错的选择,一个是「柴诞纪年」,即以世界语创立者柴门霍夫诞生的1859年为元年,今年正好是「柴纪158年」,当然也可以以《第一书》(Unua Libro)出版的1887年为元年。

纪年与政治

历法有其天文学的基础,但纪年却是可以任人打扮的,有时候甚至可以说,纪年本身就是一种政治,交织着民族主义、革命和国家构建等等各种目的。

比如民族主义和革命的交织:清朝末年,一些变法派和革命派为了反对帝王年号纪年,提出使用以黄帝诞生或即位之前为元年的「黄帝纪元」以及以孔子诞生之年为元年的「孔子纪元」。

比如民族主义和国家建构的交织,代表性的是日本的「神武纪元」和韩国的「檀君纪元」。

日本在明治5年导入西历时,同时也确定「神武纪元」(又称「皇纪」)和年号纪元并行使用,「神武纪元」以传说中的第一代神武天皇即位之年为元年。神武纪元是战前日本「皇国史观」的重要组成部分,伴随着日本的对外侵略,一些被占领地区也会使用这一纪年法,比如印度尼西亚独立宣言上的日期就是用的皇纪2605年的简写05。

韩国的檀君纪元则是以朝鲜神话中檀君建国之年(公元前2333年)为元年。1948年9月25日,韩国通过《关于年号的法律》,这部法律只有一条正文,曰「大韩民国的公用年号为檀君纪元」。从檀纪4281年(1948年)正式确立,到檀纪4294年(1961年)12月2日由朴正熙总统颁布法令废止,檀纪在韩国通行了13年。

与之类似的还有日本扶植的“蒙疆联合自治政府”使用的成吉思汗纪年,以铁木真称成吉思汗的1206年为元年,1936-1945年为成吉思汗731年-740年。

再比如革命与国家构建的交织:

从头到尾把基督教痕迹铲得干干净净的法兰西共和历,就以法兰西第一共和国建立的1792年9月22日为元年元日。

中华民国革了大清朝的命,便以1912年1月1日中华民国成立之日为「中华民国元年元旦」,目前已经用到「中华民国106年」。

韩国也曾经以国号纪年,不过只用了一个多月,从1948年8月15日到9月24日,之后便改用檀君纪元了。大韩民国纪年的元年并不是大韩民国政府成立的1948年,而是远溯至爆发三一运动的1919年,当时在上海成立的「大韩民国临时政府」的公文、韩人爱国团、韩国光复军等组织都以「大韩民国」纪年,李承晚政权成立后,为了标榜和临时政府的继承关系,特别采用了相同的纪年,称「大韩民国30年」。

使用时间最长的国号纪年,其实是由海外华人在婆罗洲创立的兰芳共和国的「兰芳」年号,该国以1777年罗芳伯称「大唐总长」为「兰芳元年」,一直沿用到「兰芳108年」(1884年)国灭。

除此之外,意大利法西斯曾经使用过一种「法西斯纪年」,以1922年10月29日「向罗马进军」事件为元年,年份以罗马数字标记。例如1934年被标记为XII E.F. (法西斯12年)。这一纪年法在1943年7月法西斯倒台之后被废止,后又被意大利社会共和国恢复,当然最后还是逃不出被废除的命运。

其实政治和纪年最深的纠葛还是非年号莫属,其中学问颇深,学力不及便不在此贻笑大方了。现在还在使用年号的只有日本,今年正好是「平成29年」。有趣的是,日本是即位改元,所以1989年1月7号出生的人是「昭和64年」生人,而1989年1月8号出生的人就变成「平成元年」生人了。当时日本改元时,除了「平成」还是有「修文」和「正化」两个候选,随着明仁天皇年事已高并且表露退位之意,我们未来将有机会亲眼目睹一次改元。

有趣的是,朝鲜在明朝灭亡后继续使用崇祯纪年,以「崇祯纪元后某年」、「崇祯后某年」表示,于是便有了「崇禎後百三十八年」(1765年)、「崇禎紀元後四乙丑」(1865年),一下子把「崇祯」延续了二百多年。这里「崇祯」已经不是一个皇帝的年号,而是作为政治象征成为一种独一无二的纪年法了。

所以,公元2017年还可以是:

罗马建城2770年

亚美尼亚历1466年

巴哈伊历173 – 174年

佛历 2560年

农历丙申年—丁酉年

科普特历1733 – 1734年

埃塞俄比亚历2009 – 2010年

希伯来历5777 – 5778年

印度教历法2072 – 2073年

全新世纪年12017年

伊朗历1395 – 1396年

伊斯兰历1438 – 1439年

日本平成29年/皇纪2677年

檀君纪元4350年

泰国历2560年

中华民国106年

黄帝纪年4715年

孔子纪年2568年

主体纪年106年

……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杂钞与拾零」,微信号:zatsushuu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