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控澳门赌场的不是黑帮老大,而是底层陪笑的服务员

杜绍斐 的日记

听说北京三家俱乐部被扫黄大队一锅端了,逮起来中国互联网投资圈的半壁江山。

杜少就呵呵了:与其造谣互联网投资圈都在嫖娼,不如说他们在澳门赌钱,可能蒙的更准一点。

毕竟在澳门,吃喝嫖赌直接玩全套,还没朝阳群众举报。

众所周知,澳门绝对是整个亚洲最顶级的赌博圣地。

2006年,澳门博彩业总收入超过了美国的拉斯维加斯,成为世界第一赌城。7年后,全部博彩营收高达3130亿人民币,相当于拉斯维加斯赌场的7倍。

自从大陆开始了港澳自由行,无数抱着一夜暴富心理的大陆人民便摩拳擦掌,一窝蜂地涌进澳门。

身缠万贯的兄弟裹着大貂,甩着金链子进了赌场的门,不到3小时便只剩一条裤衩。运气好的,赌了一两把,娶老婆的大房子就到了手。

无论结果如何,每个赌徒出发前都会信誓旦旦:「等我从澳门回来,一定得让身边那帮龟孙刮目相看。」

时至今日,澳门赌桌上的金钱搏杀已延续了160多年。在这片面积只有31平方公里、人口60多万的弹丸之地,就有20多万人从事赌博行业——

一片繁华景象。

但你们一定想不到,在繁华背后,真正掌握澳门经济命脉的却是一帮赌场里端茶递水的服务员——「叠码仔」。

据近几年的统计,澳门博彩业纯收入中,40%收入全归叠码仔。缴纳政府的税金中,就有70%来自叠码仔的贡献。

澳门博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苏树辉先生直言:

「叠码仔」掌控着整个澳门的经济命脉。

「叠码仔」是澳门赌场独有的职位,掌握着赌场客源的关键。

90%踏入澳门赌场的豪客,都是通过叠码仔的人际关系招揽进来的。

一旦走进赌场,赌徒们需要的赌资额度全凭叠码仔说了算。一旦输钱还不起,还得躲避叠码仔各种不人道的催债方法。

刚入行的叠码仔只能在中场赌厅等待猎物,部分入行深、人际关系广泛的则只服务「贵宾厅」。

在老虎机、中场赌厅之外,赌场最好的位置会单独辟出一块地方设立贵宾厅,主要接待那些「玩得起」的客人。

所谓的「玩得起」,指的就是随意一把都甩出十几、二十万筹码,输了连眼睛都不带眨的人。

这是个非常令人眼红的职业,你无法想象这些人能捞到多少油水。

豪客来厅里赌,一般不带现金,叠码仔直接将自己的筹码借给客人下注。

等客人离桌,账房算数客人在这个叠码仔身上借出多少筹码,总数额码中千分之十五左右的佣金就进了叠码仔的口袋。

明姐有个朋友,我一般叫他发哥,在澳门做叠码仔已经12年。

2012年中秋节,发哥陪内地赌客团玩了三天。他自掏腰包,花了50万来招待,其中30来万用来给客人买奢侈品。

三天内,客人们下注额过十亿,发哥直接拿到了1500多万的佣金。

「咱大陆同胞就是豪气,从来不扣扣嗖嗖的,不输光绝对不离场。」

如此高收入职业,令无数青年跃跃欲试。

澳门的赌场都会通过劳务中介在珠三角地区招聘一批新鲜的年轻面孔做「客户经理」(叠码仔的雅称),以便照顾内地客人。

每个赌场的招聘名额,都在20人左右,但每场面试人数都超过1000人。

「要记得穿好正装,弄好发型,把额头耳朵露出来,女孩化淡装,男孩把胡子刮干净...」劳务中介总在面试前不停地和面试者重复着一样的话,神情比当事人还紧张。

毕竟,面试成功的人,必须给他们相当于赌场一个月的工资(约25000)作为中介费。

虽然未入职前就得先交中介费,但根本没人在乎。只要能进入赌场工作,就能真正触碰到纸醉金迷的生活。

历时半年的层层筛选,新「客户经理」们带着无限憧憬,踏进他们人生的新战场。

巨额的金钱,从中国内地、港澳台以及海外涌入贵宾厅,叠码仔深入各地,为富豪们牵线搭桥,将客人源源不断地送往赌场。

为了多赚码佣,叠码仔们都选择超额借贷。

「如果我评估一个客人有100万的信用额度,那我会借他300万。」

澳门叠码仔贷出的额度比美国赌场高出60倍,这是多赚佣金最直接的方式。

还有一种方式,是赌「台底」。

这是赌徒和叠码仔间的赌局,如果客人赢了,就可以赢取桌面上几倍、几十倍的收益,当然若是输了,输掉的钱也会翻倍。

对于赌客,如此的豪赌当然刺激心跳;对于赌厅,赌「台底」的收益可以避交高额的博彩税;对于叠码仔,则意味着远高于台面的返佣。

「一晚一两亿的赌局,湿湿碎啦」。提到赌「台底」时,发哥叼着烟,语气中都带着金钱的味道。

无限风光背后,叠码仔必然要承受常人难以接受的工作强度,以及客人对自己尊严的践踏。

「我们要尽最大努力服务到客人满意。」发哥经常教导新手们。

为了留住贵宾厅的Vip客人,发哥得提供往返的头等舱机票,接送的豪华房车,五星级酒店顶级套房,必要时候还得提供最美的姑娘。

在陪赌过程中,全程得为客人呐喊助威、端茶倒水、陪吃陪玩,甚至在客人赌输后被辱骂吐口水,也得笑脸相迎。

一旦赌客还不起钱,放款借钱的叠码仔还必须承担损失。

赢了钱拿走,输了也得还。这规矩在赌场上倒是天公地道。

2013年12月,发哥有个大赌客突然还不起钱,人间蒸发,留给他2000万葡币的大窟窿。发哥将自己所有积蓄都填了进去,反倒还欠赌厅200万,一夜回到解放前,几年的活算是白干了。

他的情况还算是好的,不少叠码仔因为还不清巨额赌债,直接一头栽进大海。

也有胆大的,直接逃跑。

2004年,澳门金牌叠码仔「黄山」卷走厅近澳门各赌厅斤100亿港币潜逃,令澳门各大赌股连跌,澳门赌业受到重创。

叠码仔一旦出问题,直接对澳门经济产生连锁反应:

当时,各大赌场门外再也看不到乘客抢的士,罕有地出现「车等人」的景象。

赌场内外的奢侈品店也冷清到能听见苍蝇飞过的声音,连赌场内的高级餐厅,门口迎宾的姑娘们都站在门口连连打呵欠。

真正对叠码仔和澳门经济带来毁灭性打击的,是中国政府的反腐行动。

2015年10月1日,烟花循例在澳门海面亮起,从赌业大亨、贵宾厅厅主、叠码仔到普通市民,都感觉今年的烟花特别暗淡。

往年,中国大陆的十一国庆黄金周,都是澳门赌业一年的黄金期。

但2015年的国庆,赌场的贵宾厅只有寥寥2、3桌客人。

回忆当初接待领导团的情景,发哥直言:

「贵宾厅的客人里有很多是内地富商,但我们更愿意接待领导,领导出手更大方,一晚上几十万小费也是有的。」

如今内地官员没了,内地富商不敢来了,追不回的账也多了。

离2016年结束还有4天,发哥昨天找我借了钱寄回老家。

「今年的收入,还不足过去三个月赚的钱。」

发哥忍不住叹了口气,他不知道如何打破低迷的现状,况且还有两百万的债要还。

但发哥依然想留在这个行业,继续当叠码仔,把赔出去那2000万再赚回来,他就收手。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啊。」

发哥说这句话时,脸上露出了微笑,神情和在赌桌上一直求翻本的赌徒一模一样。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