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萨布兰卡,唯有名字美丽如初

叶酱 的日记 | 海外志

凡是去过卡萨布兰卡的人都会告诉我,这是一个只剩下名字很美丽的无聊城市,里克咖啡馆是后人造的赝品,服务态度差、东西贵且难吃;除了海边的哈桑二世清真寺,连个像样的景点都列不出来。

而我的卡萨布兰卡,却从下火车前抓到一名小偷开始的。

快到站时准备好行李,谨慎地把双肩包背在身前,突然后面有位衬衫小哥挤过来,很斯文的样子,像是也要下车,很自然地堵在门口,然后手就开始开我胸前背包的拉链。

喂,人家可是从巴黎智斗小偷过来的好嘛。我一脸镇定地捏住他袖子一角,把那只手默默掏出来,衬衫小哥居然点头哈腰道了歉就往前走了,这可是偷东西哎,又不是踩到脚!旁边的旅客也摇摇头表示无奈,惊魂未定地下了车,搭tram去host家。

房东是为某法国媒体工作的自由记者,单身男子,一个人住着两居室的房子,布置得书香文艺气满满。大概这一路的airbnb运也跟食运一样差,这位房东也是交代了几句把钥匙丢给我,就人间蒸发了两天,直到最后一刻才现身。

airbnb书香气的客厅


然而出门便是一副惨不忍睹的衰败相,模仿法国味带有巨大拱廊的建筑却垃圾纸片满天飞、灰尘密布,玻璃碎污水横流,巴黎的好没有学来,脏乱差倒是一模一样。

街头依旧坐满了一对对在喝咖啡无所事事的大叔,水果shake吧生意最兴旺,热闹的广场上多了些没见过的新奇小摊,但这繁华却看上去如此空洞,一家破破的电影院门口依然贴着《卡萨布兰卡》海报,这部70多年前的老电影是它唯一拿得出手的骄傲。

我朝着海边的哈桑二世清真寺散步走去,还剩几百米胜利在望时,突然看到左边一条小路好像通向热闹的local生活去,迎面走来的人手里都捏着个油纸袋,整条街闻起来香喷喷的。

跟随这味道一直往里走,竟越来越开阔,从细窄的蔬果大饼一条街,到了一个全是地摊在卖二手货的露天市场,一堆堆的鞋子、旧衣服、小商品甚至大床垫,就这么堆在路边。

但在摩洛哥的最后一顿饭,一心想找间炸鱼铺子。见路边有只猫咪在吃晚餐,盘子里就是炸鱼,于是激动地跟旁边的白袍大叔比划,“我想买这个猫咪吃的鱼!”

万幸,还会一个法语单词possion,循着手指的方向继续找,又进入一扇拱门,似乎更到medina的心脏了。葡萄摊的顾客自告奋勇带我去寻找鱼,直到我给她看炸鱼的照片,才遗憾地表示没有。

一杯牛油果汁看街景到天荒地老


对于觅食的执念总是十分顽强,但也有让人觉得一筹莫展、不得不放弃去顺其自然的时候。

心灰意冷,只好随便进了家涌满当地人的饼店,称了几两的煎饼,面粉里和了洋葱青椒碎还有香料和芝士制成,蔬菜超级清甜,感觉好久没吃到这么美味的洋葱了。一碗蔬菜汤“哈利拉”,依旧是典型的摩洛哥版本,鹰嘴豆、菜梗和面条碎,一共才5D。点单的时候不会说,指指旁边一位阿拉伯妇女的东西,她离开的时候朝我腼腆地笑笑打招呼,是那种发现对方喜欢自己的食物的默契微笑。

卡萨布兰卡的无聊或许反过来还带来了一点可爱,在medina时刻要被撞飞的人流里逛,不会随便问个路就被坐地起价。

葡萄摊前,打手势想尝一下,老板一下子没懂,旁边的小哥赶紧从自己的袋子里摘下几粒让我尝,3块钱买了三串葡萄,大叔还拼命往里面放了三大个绿色无花果,待我要走时,又塞进三小个紫色无花果。一听我会讲阿语的数字就可开心了。

相比之下,那个斥资多少亿建造的清真寺倒显得有点无趣了。美,却美得高高在上,大殿里背后透出水蓝色的光,蓝绿色瓷砖拼贴出来的几何花纹。

但说实话,相比极其繁复还有各种人像站在高处的教堂,还是更喜欢没有偶像、仅靠光影和图案花纹营造气氛的清真寺。

哈桑二世清真寺


大概庞大的城市总要有庞大的建筑来相配才得宜,无趣的首都拉巴特也是同样,不可能再有散步就能散到的小城格局,这俩还是在摩洛哥拥有tram电车的城市,有匆匆忙忙的上班族,玩着苹果手机的时尚年轻人,大家从郊区搭车去通勤,在步行街吃甜品饮料,跟北上广没什么区别。

在拉巴特街头,我还偶遇了火车站前的一场游行示威,愤怒却有秩序的年轻人,举着标语站在马路中央,警察懒洋洋地吹着哨子,被堵上的司机们也不着急。

抬头一看,棕榈树后边是一轮弯弯的新月,被局促地夹在tram电线的方格子中间,却依旧优美宁静,整个城市像微醺了一样,红晕慢慢上脸,橙色中夹杂着粉红香槟色。

眼前并没有星辰大海,只看到一种平凡的骄傲,在城市的角落里冉冉升起。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