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锅包肉

韩殇 的日记 | 食记

作者 | 韩殇


冬天,很多人想到的美食应该是“火锅”,可于我而言,却是一道东北菜“锅包肉”。它承载了我的童年时光和天真岁月。

记得那是香港回归那一年,我还在浙江的一个小镇上小学,母亲从县城的一家百货公司买了一件绿色的T恤给我,上面印着偌大的一个紫荆花图案,后来才知道那是香港特别行政区区旗,感觉挺高大上的,以至于我穿了很多年。

祖母过世后,我在外婆家呆了一段时间,之后就穿着那件绿色T恤,跟着父母坐着绿皮火车去了遥远的北方,吉林长春。那是个没入冬就会下雪的城市。对于一个在南方成长的孩子来说,那是一件极其稀奇的事,因为我很少看到过那么声势浩大的雪景,最冷的时候,就连地上都会结起数厘米厚的冰。人在街上走,就像是到了溜冰场,都得小心翼翼,否则一不留神就会屁股着地。

而在冰天雪地行车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轮胎必须裹上链条才能上路,不然很容易打滑,特别是经过一些坡地,没有链条的辅助,车子根本上不去,甚至还会后溜。

我们住的地方叫长白路,具体多少号我已经记不清了,反正那附近也有个百货商场,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叫恒客隆。我想那地方既然叫长白路,应该离长白山挺近的,可是在那住了近七八年,我都没有去过那个传说中有水怪的地方,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很庆幸能住在那地段。因为那附近有很多小吃店,对于小孩子来说,有吃的地方就是天堂。

一次周末,父亲带着我和小妹下馆子吃饭,他当时点了三四道菜,其中就有锅包肉,那也是我第一次听说这道菜,我一直很好奇,“锅”怎么“包肉”?这样做出来的肉会好吃吗?当看到那些色泽金黄的肉片时,我的第一反应是先吃了再说。那裹了一层不知道什么东西的肉片,口感十分酸甜清脆,倒是有几分类似糖醋排骨,可又与之不同,更脆更爽口一些。那次之后,我喜欢上了那种酸酸甜甜的味道,以至后来每次父亲带我们下馆子,那都成了我必点的菜。而每个周末,我最期盼的事,也变成了吃锅包肉。

当时我们家的条件不算特别好,父母在经营一家服装厂,厂里有十几名工人制作服装。父亲负责布匹采购,偶尔也帮着做服饰面料裁剪、衣服熨烫等活儿;工人们则负责缝纫;而母亲是最忙的,早出晚归,在商场销售服装,有时忙起来,为了几块钱的生意,也顾不得吃饭,因此落下了胃病,身体状况一直不太好。于是,除了上学日之外,给母亲送饭便成了我的“必修课”。有那么几回,父亲带我们下馆子,吃剩的菜让我打包起来,给母亲送去,我以为母亲会为之感动,但出乎我意料的是换来一顿臭骂,当然,骂的不是我,而是父亲。

母亲一直勤俭持家,不怎么舍得花钱,所以看到父亲常常带我们去外面吃,觉得奢侈浪费,毕竟家里并非没人做饭。其实想想也对,一边是拼死拼活在挣钱,一边是三天两头下馆子,任是谁都会火冒三丈吧,毕竟钱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那次之后,我也就很少能吃到锅包肉了。是的,就那样,吃锅包肉成了一种奢望。

再后来,我又从长春转学回到了浙江,回到了出生的地方。在之后的漫长岁月里,都没有人提过“锅包肉”这三个字,也没有在哪家餐馆看到过这三个字,于是也就渐渐淡忘了那种味道、淡忘了那种期盼的感觉。

直到前段时间去温州买车,在一个小巷子里遇到了一间东北菜馆,我又看到了“锅包肉”这道菜,一种莫名的亲切感涌上心头,忍不住点了那道菜。许许多多的回忆也跟着那种酸甜的味道侵袭而来,如北方的雪、冰冻的地,还有那个每周末都翘首期盼吃到“锅包肉”的少年。只是,时过境迁,即便它的名字没有改变,却已然不是当初那个味儿。不管它的味道如何相像,却似乎总是少了那么一点点什么。

【关于“锅包肉”】

锅包肉是一道东北风味菜,主要调料有姜丝、葱丝、香菜等;即把猪里脊肉切片腌入味,裹上炸浆下锅炸至金黄色捞起,再下锅拌炒勾芡即成。成菜色泽金黄,口味酸甜。2014年6日,“锅包肉”以“郑大厨”、“杜道台”和“瓦西里”3种Q版推广形象出现。猪脊肉含有人体生长的发育所需的丰富的优质蛋白、脂肪、维生素等,而且肉质较嫩,易消化。

>>>附:锅包肉做法

※食材:猪肉500g,油、盐、淀粉、白醋、糖、酱油、料酒、尖椒、葱、姜、胡萝卜适量。

※制作时间:10-20分钟。

※具体步骤:

准备好材料


除了肉以外的所有原料切丝


猪肉切厚片


猪肉中加入少许酱油、盐和料酒,调味


将调料抓匀,腌制一会儿


准备一碗浓稠的水淀粉,将腌制的肉一片片挂糊


将肉片挂好糊后一片片下入油锅煎成两面金黄捞出


煎好的肉放入盘中备用


准备空碗加入醋、糖、酱油及适量干淀粉,将葱姜丝放入


锅内放少许油,翻炒胡萝卜丝


倒入刚才调好的葱姜丝


待汁液浓稠后倒入炸好的肉片


待肉沾满汁液后,放入尖椒丝,翻炒几下即可出锅


最终成品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