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头就是一部微缩教会史:狂拽酷炸,画里有话

黄七阳 的评论 | 看电影

本文的写作动机有两个:

1)前两天在看《王冠》第一季,片头一出来我就奇怪,是什么时候开始美剧片头走上了“慢镜头DNA≈高大上”路线,是从《真探》开始的吗?想想《高堡奇人》,想想《西部世界》,完全一个style。2)想爱屋及乌地研究一下《年轻的教宗》中出现的所有画作,然而实在眼力脑力有限,于是打算从片头扒起。(重复看了有几十遍,真的不是为了看裘德洛抛媚眼啊你信吗?)

By the way,《年轻的教宗》的片头音乐源远流长,这段在《阿甘正传》,《美国恐怖故事》,《路西法》和《守望者》中都出现过的旋律,原唱是你们诺奖大神鲍勃·迪伦!Jimi Hendrix将“史上最难听的民谣口琴”重新编曲唱成了“滚石十大改编”,而原作的歌词似乎也呼应了下《圣经·以赛亚书》。

片头共九张画,基本就是一段微缩教会历史。

有两张没找到欢迎随时补充。

Adoration of the Shepherds

↖牧羊人的崇拜↗

这幅画作出现在片头第一位理所应当,毕竟它是这里所有故事的开始。耶稣降生在伯利恒的马槽中,典出《路加福音》第二章。描绘这个场景的画作也不在少数(搜这个标题adoration of the shepherds能出来一大片),而片中的这幅画也并不在梵蒂冈而是被最知名的乌菲兹博物馆收藏。

Christ Giving the Keys of the Kingdom to St. Peter

↖天国的钥匙↗

这幅画作并不陈列在一个类似片头教皇走过的地方,不过它的确身在梵蒂冈。作者佩鲁吉诺最知名的作品有两样:这幅高挂在西斯廷教堂北墙上的《天国的钥匙》,他的得意门生拉斐尔。此画作典出《马太福音》16:19耶稣对彼得说“我要把天国的钥匙给你”,在这之前彼得就“耶稣是谁?”给出了一个满分答案:“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

Conversion on the Way to Damascus

↖到大马士革之路↗

卡拉瓦乔的这幅名作典出《使徒行传》第九章,逼迫基督徒的扫罗在去往大马士革的路上蒙神光照。 保罗遇见神时的状态,基本可以接地气地概括为“啊,我瞎了!” 保罗的归正向来被视为神恩最有力的说明,每次看到这个故事,我都会想起王怡牧师的话:“我不求信仰对你们来说变得更容易,我要为你们祈祷,愿信仰对你们来说变得更困难。这样,福音对你们来说才会更真实,更令人惊讶。”

First Council of Nicaea

↖第一次尼西亚公会议↗

坐在画面中央的不是教皇,而是君士坦丁大帝。虽然现实情况是大帝“身穿耀眼的金边紫袍进场,恭敬地坐在主教们后,作为会议的观测者。”画师还是把他放在了最中心的位置。因为信仰基督教的是他,组织尼西亚会议的是他,让基督教最终走向世界的也是他。

Saint Francis of Assisi

↖阿西西的圣方济各↗

当你在三藩或者旧金山的时候你在哪里?你在圣方济各的庇护和爱里。画作展现了圣方济各与耶稣的联结,五道光芒对应着耶稣在十字架上的五处圣痕,可以用保罗的经典名句来表达“我已经与基督同钉了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对了,与太阳,风和火以兄弟相称的圣方济各,基本也可以算是教会环保第一人了。

St. Thomas of Villanova

↖维拉诺瓦的圣托马斯↗

Mateo Cerezo的这幅画藏于卢浮宫,描绘了西班牙圣人托马斯向穷人施舍时的景象,圣托马斯以布施穷人出名,在被任命为瓦伦西亚大主教后投身于慈善事业,且有着“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这样相当先锋的慈善观念。圣托马斯的另一特点是对圣母玛利亚的虔信,用他自己的话说“这颗如摩西燃烧的荆棘般火热的心永不耗散。”

The Saint Bartholomew's Day Massacre

↖圣巴托洛缪大屠杀↗

港真,当我意识到教皇调皮地对观众眨眼时,背后的画其实是这幅《圣巴托洛缪大屠杀》,突然有种不寒而栗之感。电影《玛戈王后》的背景历史,真正的的“血色婚礼”,巴黎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夜,最重要的是当年梵蒂冈为此事“特别高兴”还在罗马全城敲钟并且特意铸造了纪念币......

!末了,感受一下导演的手笔!

!也像画一样是不是!

背后的油画是

The Wedding Feast at Cana

今日八卦份额完毕,下次写写里面的音乐。

啊,果然花痴才是第一生产力。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