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怪我们没有枪

郑在欢 的日记

我们的脚总是凉的。我们不在乎。冬天里,没有暖气,没有太阳,地上只有黑色的雪和泥,我们裹着大衣,拿着手电,往同一个地方靠拢,那里有赌桌,有女人,唯独没有火炉。只有钞票才能让我们暖和起来。

人还不够多,我们等着。

院子里,有几个陌生人在抽烟。那个小个子是个老板,在北京租赁建筑器材。他很有钱。他一点都不讳言这个。

“今年把钱都投到电梯里了,六百多万,还没有收回成本。”

他说的是塔吊。他叫它电梯。

“每一年,我都要输掉一百多万,那让我开心。”

一百万,大家一起称赞,我们一辈子都挣不来那么多。

“来,大家抽烟。”

我们接在手里,借着灯光打量滤嘴上的商标。

“我赌钱从来没赢过,你们可以放心。”

嗯,放心。我们摸了摸怀里的砍刀。刀比我们的脚要热。

我抽完那支烟,进了屋,床上坐满了人,烟雾在头顶旋绕,不知道怎么散去,三个孩子坐在床中间,一个还不会走,躺在那,哭累了就歇歇。大点的孩子坐在枕头上,看喜羊羊。人声盖住了电视声,我的朋友在地上玩斗地主,我打了阉人一巴掌,他抬头看看我,打出一张大王,他要输了,但是他还不知道。

“外面有个大款。”

“我们这从来不缺大款。”

“我们喜欢大款。”

“谁都喜欢。”

胡帅说他老婆没有奶水。我们不信,那个女人乳房那么大,怎么会没有奶水。

“就是没有,不信你去看看。”

“算了,我们还有正事要干。”

来了一个女人,嗓门很大,问我们为什么还没有开始。

“你急什么,皇上不急太监急。”

“我不是太监,虽然我也没有老二。”

她笑了。她的声音真大。她就像在山谷中笑。就像唱歌。

女人总能赢钱。抓住时机下注,赢了钱就走。男人全都输在脸面上,赢了不走,就只能输掉。

好在我们有刀。

我们把主位让给老板,谁让他有钱呢。他洗牌,掷骰子,手法熟练。他缺了一根大拇指,那让他更灵活。

“好了,开始下注。”他站在板凳上,看着我们,桌上突然堆满了钱。

屋里挤满了人,这是全村最暖和的屋子,只有我们的脚还凉着。

第一局,我们赢了。第二局,我们又赢了。但我们不相信运气。我们只相信刀。

第三局,女人们下了注,她们赢了钱,在旁边看着,等待下一个机会。

只有文翰输钱,输了一千,又一千。全都是他借来的钱。总有人借钱给他,他很有面子,所以可以一直输。我们不行,我们输不起,所以我们走哪都带着刀。

站累了,输怕了,就到隔壁的卧室歇歇,那个婴儿还在哭,喜羊羊还在放,他们的妈妈没空照顾他们,她在外面收彩头,碰到机会还要下注。他们的爸爸喜欢看赌局,不喜欢看他们。

老板一直在输,我们相信了他说的话。他的钱输完了,打电话叫人送来。文翰终于赢了钱,赢最多的就是他,差不多八千块。他太高兴了,决定做一会儿庄家,让老板等着送钱的人。我们不想赢文翰的钱,赢了也要被他借回去,所以我们下很小的注,等着给老板送钱的人。

我们等来了劫匪。

那三个人,他们蒙着脸,用的是同一个人的条纹西裤。有一个人的面罩上面带着口袋,我们都笑了。

他们拿着火枪,还有火炮。他们先在院子里放了一枪,我们没注意到,以为是哪个孩子放的炮仗。于是他们先喊了一句打劫,接着又放了一枪。

那枪是自己做的,我们不相信能打死人。我们抽出刀,准备把这些搅局的赶走,给老板送钱的人就快来了,我们还想再赢一点。

“不要动。我们的枪没长眼睛。”

“我们的刀也一样。”

“刀有枪厉害吗?”

“比比就知道了。”

“不要乱来。我们还有手榴弹。”

“那是炮仗吧,你们自己做的?”

“是的,但是威力很大。”

“那放一个看看。”

“只有一个。”

“为什么不多带几个。”

“都怪大宝,他在半路上放了一个。”脸上有口袋的劫匪说。

“不要讲我的名字。”大宝说。

“没事,叫大宝的人太多了。”

“也是。”大宝说,“幸亏我不叫春寒。”

“不要讲我的名字。”春寒说。

“是。”大宝说,“我忘了咱们正在打劫了。”

“我也忘了。”脸上有口袋的劫匪说。“我们不该和他们废话。”

“我们先换换位置。”春寒说。

“干什么?”

“别让他们知道我们是谁。”

他们转了几圈,我们果真不知道谁是谁了。除了脸上有口袋那个,但我们不知道他的名字。

“好了,你们可以把钱交出来了。”

“凭什么,我们赢的钱为什么要给你。”

“我们有枪,你们有吗。”

“我们有刀。”

“刀有枪厉害吗。”

“比比就知道了。”

“不要乱来。我们还有手榴弹。”

“那是炮仗吧,你们自己做的?”

“是的,但是威力很大。”

“那放一个看看。”

“只有一个。”

“为什么不多带几个。”

“都怪大宝,他在半路上放了一个。”脸上有口袋的劫匪说。

“不要讲我的名字。”大宝说。

······

他们在院子里转圈,我们看累了,冲出去砍他们。脸上有口袋的劫匪对天开了一枪,把我们又吓回来。钢珠噼里啪啦落在地上,像是冰雹。

“好吧,我们让你们看看这颗手榴弹的威力。”大宝或春寒说,“如果厉害,你们就乖乖把钱交出来。”

我们同意了。我们都想看看手榴弹是怎么爆炸的。他们要炸掉院里的猪窝,房主不同意,那里面还有猪,他叫道,是母猪。

“你把猪牵出来吧。”

“不行。它不能没有窝。”

“那我们炸什么。”

“炸厕所吧。”房主说,“如果没有了厕所,我们还可以到别处拉屎。”

“好吧。”脸上有口袋的劫匪说。“春寒,你来炸。”

“不要叫我的名字。”春寒气得跺脚,脚太冷了,他疼得弯下腰。

他们转了几圈,我们又不知道谁是谁了。然后,不知道是春寒还是大宝,点燃了引信,把火炮扔进厕所。

“大家捂住耳朵,注意安全。”脸上有口袋的说,“里面有铁渣,大家最好捂住眼睛。”

“到底是捂耳朵还是捂眼睛。”

“都捂住。”

我们捂住耳朵,等了一会儿,炸弹爆掉了。没有铁渣,只有屎尿,幸亏我们在屋里,三个劫匪身上落满了屎。厕所的一面墙倒了,房主说没关系,明天一下午就能砌好。

“现在,你们可以把钱交出来了吧。”脸上有口袋的说。

我们喜欢钱,但是更喜欢命。

他们两个人守住门口,交一个就放一个,一个人在院子里看管已经交了钱的人。我们的口袋空了,他们的提包满了。他们收完钱,开上门口的摩托车跑了。

我们气坏了,但一点办法都没有。谁让我们没有枪呢。

我们问老板,为什么送钱的人还不来。老板打了个电话,说他们来不了了,他们被打劫了。

“是同一伙人干的吗?”

“是同一伙人。”老板说。

我们只能回家去。踩着乌黑的雪和泥,裹着大衣,打着手电,回各自的家。家里的女人和孩子已经睡下。我们回到家,没有热水,也没有热饭。我们躺在床上,饿着肚子,凉着脚,看非诚勿扰。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