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敢老吗?

豆瓣阅读 的日记 | 豆瓣阅读征文大赛
编者按:本文节选自第四届豆瓣阅读征文大赛入围作品《老无所需》。老人管理局的探员秦潜,接到线人举报,有老年人非法聚会改造设备,他和新搭档姜E3若楠前往探查,继而发现了一个老人们的大秘密……你是否也想知道,我们这代人老了的时候,面对的是什么样的社会?以及什么样的生活?还有什么样的梦想?

作者:阿池

这里弥漫着死亡的味道。

风从港湾北边吹过来,裹挟着一丝寒意,秦潜缩了缩脖子,他在局里待习惯了,这儿的每一样东西都在跟他做对:年久失修的水泥路,楼房外裹满黄锈的下水管,暖气管道漏出的白色水雾,冷风,信号很差的4G网络,还有味道。

秦潜很熟悉,也很讨厌这种味道,它在老人们身上一直挥发着,密度比空气大,沉沉浮在地表一米多高的地方……

现在他站在一栋六层高的住宅楼下,等着地方分局的同事来接洽,从手机上看,对方的车还有一个红绿灯就到了。

我为什么会在这儿?

这个念头浮起来还不到一秒钟就沉下去了,他听见局里的车特有的低音引擎,分局同事娴熟地将车调个头停在楼下,靠着秦潜的车还不到三十公分。

街道真窄。

同事推开车门下来,大步流星地走向秦潜,伸出手说着“您好您好,久等了——”这个颓败、邋遢的黑灰色街区,乍然出现一朵明亮的太阳花,是位女同事,年轻,脸庞不是雪白的,而是小麦色——秦潜从没见过小麦,他只在城里的大屏幕广告上见过,一粒粒饱满的小麦缓慢落进牛奶里,女明星说你应该经常喝这种奶。

他回过神来,已经握着对方的手,那双手柔滑有力。

“前辈您好,我是咱们湾区分局的姜E3若楠,不好意思,原先要来的同事是大豆——朱什么什么豆来着?我也记不清他名字,他是40后,名字比我这个50后还长。您冷吗?”

秦潜点点头:“那他呢?”

“他家里有急事,就委托我来带您看看,应该没什么问题?”

秦潜扫了一眼姜E3若楠的胸牌,这儿没有神经网络,靠的是NFC、蓝牙以及4G网,所以从胸牌传到他手机屏幕上的讯息要单调很多,况且,秦潜本来也不怎么会用手机。

“咱们上去吧。”他觉得若楠(姑且这么称呼)大大冲淡了他对老人气息的那种畏惧,世界又变得可亲起来。

“好的好的,”姜E3若楠说,“您叫我若楠就行,您的名字真短。”

他们一边走进大楼,一边有的没的说几句。

“我是个20后,老头子了。名字比较复古,简短。”

“20后啊,那个年代……”

“是啊,那个年代。”

楼梯间阴暗,逼仄,日光从陈旧的镂空装饰花纹照进来,他们一层层往上爬,途经蒙着绿色纱布的防盗门,用铁枝焊就,秦潜以前只在时代剧里见过,但他装出一副淡然的样子,反正这个小女孩也看不出来。

每一层的拐角都堆满了杂物:破旧的台式电脑,堆积如山的正版游戏光碟,家庭音响,单人沙发,宜家家具,跑步机,游泳圈,崭新没开封的神经网络客户端(但是被戳了一个深深的洞),无数的鞋子。

“那些鞋子怎么回事儿?”秦潜问。

若楠做了一个耸肩的表情:“去世的人,老人。一人一双。”

“都是这楼里的吗?”

“对,比想象中的多吧……”

秦潜看着这些鞋子,它们挨着楼梯和墙体的边缘放着,男鞋女鞋,皮鞋棉鞋,红鞋黑鞋,每一双都系好了鞋带,上过鞋油,鞋尖对着上楼的方向。仿佛一个百足的隐形怪物站在楼梯上凝滞不前,又像是逐格摄影下,一个人的漫步——尽管鞋码造型各不相同,却有一种同步感,它们都迈向楼顶,迈向天空……

那股死亡的气息。

秦潜真想来一根烟。

但是他们已经到了,站在目标的房门外,若楠上去按动门铃,电子铃音嘶哑难听,未几有人开门,但只开了个小窗,猛然浮现出一张面孔,秦潜乍一下觉得像是神经网络浮现出的假面,愣了一下才意识到,那是一张老人的脸。

这张脸上布满了深茶色的斑点,皱纹层叠,如丘壑,鼻子硕大,是没有接受过基因抑制的那种自然人的鼻子,鼻孔里隐隐露出白色的鼻毛。上面的两只眼睛瞳孔一圈深红,还带着花纹,秦潜猜那是美瞳隐形眼镜,他还以为早就停产了呢。

“谁?找谁?”老人嗓门倒不小。

秦潜手伸到兜里想拿证件,若楠动作很快,已经回答了:“冉冉姐,我是E3啊,咱们约好的?”

老人脸上的皱纹一下子松弛下来,她隐没于小窗的黑暗中,随即啪嗒一声拉开门,又把防盗栅栏门打开:“快进来。没人看见吧?”

若楠先踏入门,左手后伸,握住秦潜的手,边说着:“哪能,楼里都没人。姐,这是我男朋友。”

秦潜吃了一惊,手上被若楠捏了一下,他没说话。

若楠说:“瞧,还挺害羞的,哈哈哈。”

被称为冉冉姐的老女人带着他们坐在客厅,客厅比较亮,秦潜这才看清楚老人的长相打扮。

她穿着一身宫廷贵妇似的裙子,缀满白色和粉色的花边,右手里还握着一把花洋伞,收起来当作拐杖用。屋里贴满了海报,各种旧时候的明星,秦潜注意到还有儿童明星,在现代这是犯法的。

当然,贴海报不犯法。

他们坐在沙发上,若楠挨着秦潜,她身上缓缓透出热力,让这个老男人不由得稍微离开了她一点。

“E3啊,”冉冉姐说,“真是辛苦你要跑这趟,谁叫姐姐只认识你呢?”

“冉冉姐这么说就客气了,咱们可是情缘呢哈哈哈——”

秦潜忍不住想问“情缘”是什么,这当口也没有神经网络可用,他假装看电话,掏出手机搜索,由于搜索引擎公司早在十年前就中止了对弱智能手机的更新支持,只保留了一些局域网性质的索引资料,手机在神经网络世界毫无用处,在旧时代区域倒还可以检索。

他草草浏览了一下,大概明白了,然而在他搜索的同时,冉冉姐和若楠已经又在交谈中使用了大量旧时代网络词汇,什么“西斯空寂”“亦可赛艇”“233333”“非洲人”……

老人终于说到了正事:“你们老管局打算怎么处理呢?还管不管了?”

老人管理局是民众的称呼,官方全称是“国家非神经接入群众管理中心下属老年人保障办事处”,并不是局级单位,但老人们都这样喊,大约是个“局”的话,规模面子上,也隐约抬高了自己的社会地位。

秦潜进入老管局是个偶然。

2046年夏天,第二代神经网络开始安装,时年20岁的秦潜到长宁区中心医院接受升级,在他被拆除原先的一代神经网络触点,等待神经修复之际,医院里发生了骚乱。

一名三十多岁的精壮汉子带着父母,还有一群年纪也在五六十岁的中老年人,他们在大堂挑着横幅,正跟保安推搡。

“你们不能这样对我们的父母啊!”汉子紧紧把住保安的胳膊,“你也有父母吧!你忍心让他们被时代抛弃吗?”

保安们一声不吭地摁着他,那些中老年人像发疯的鬣狗般围上来,七嘴八舌喊着“放开我的宝宝!”,大堂里一片混乱,墙上的分贝计飙升到红色的108。

秦潜摇摇头,坐在椅子上看着,旁边一个戴茶色太阳镜的家伙跟他搭讪:“那些保安没有父母。”

秦潜看了一眼对方,镜片上映出自己木然的脸:“是吗?”

“自体克隆还是基因组装来着,反正就是肉体的机器人,所以才能做这些工作嘛。”

“哦。”

“你在等着升级二代神经网络?”

秦潜嗯了一声,直觉上,这家伙另有所图吧。

“那些上世纪的老人……他们好像连初代神经网络都装不上呢。”

“并不是,还是能装上一部分人的。”秦潜终于忍不住回应。

“但是有排异反应呀。”太阳镜男说,“因为他们都是些……老人。”

“老人怎么了?”

“神经——神经网络对脑神经和脊椎的要求很高,而老人那里都不行了。”太阳镜男指指自己的脑袋,“就像咱们这种二三十岁的,二代已经是最后的机会,三代网络出来之后,我们也装不上了。”

这时候,那个闹事的汉子已经在亲友团的帮助下挣脱了保安们的钳制,他冲到护士台,大喊大叫:“我要发微博艾特大V控诉你们!发朋友圈!发——”他想不出再发什么了,秦潜冷冷地看着,微微摇头:微博和朋友圈什么的,在神经网络时代已经成为死而未僵的产物了,发那儿有什么用呢?

那个汉子或许也知道,所以,他掏出了一把枪。

尽管3D打印技术已经成熟多年,但得益于严密的网络监控,民间几乎不可能获得枪支弹药的打印配方,现在不是讨论管理的问题,而是那汉子要开火了。

保安们发一声喊,齐齐围上去,那把折叠式微型冲锋枪嗒嗒嗒地吐出了火舌,秦潜目测了一下角度,知道自己坐在安全角里,他一动不动地看着,几秒钟后,他扑了出去,火舌暂停了,汉子伸手从兜里掏弹夹,他这么一低头,秦潜的拳头已经结结实实打在他胃部,他猛地弯下腰去呕吐,秦潜双手抓住他肩膀,借势左腿膝盖狠力一顶,正正把汉子撞了个满脸开花,他哭起来,手里的冲锋枪像玩具般甩了出去,他大喊:“别打我!别打我!”

秦潜知道他已经丧失了斗志,没有再击打他,只把他双臂反剪按住,周围弥漫起血的气味,三四个保安躺在地上的血泊里一动不动。

“夜太美,尽管再危险,总有人黑着眼眶熬着夜……”嘈杂的歌曲铃声响起,老女人伸手在嘴唇前比了个“嘘”,然后接通电话,打开免提。

秦潜这才察觉到自己端着茶杯的手都有点发酸了,他放下杯子。

“喂,侬到了哇?”老女人问。

“侬看看啥辰光了呀,快一点。”那边大概是个老头吧。

“好好,我在路上,不讲了,侬帮我把座位占占好,再会。”

“再会,”老头又补了句,“想死侬了。”

老女人挂上电话,带着点得意:“死老头整天不娶何撩,哎,我说,虽然我是举报他们非法改造,但要把我撇清,小妹妹,不把我撇清,搞出事来,我要死的呀。”

若楠拿起一块小饼干吃掉,想要去端茶杯喝一口,还没摸到就说烫,但没时间等了,他们下了楼,老女人有一辆擦得铮亮的桃红色mini cooper,秦潜看了一下是低速区限定的自动驾驶车,他和若楠一起,乘坐他那辆伪装成老式自动驾驶车的雪佛兰,尾随mini cooper而去。

———

【选段结束,免费阅读全文请戳:第四届豆瓣阅读征文大赛入围作品《老无所需》;免费阅读更多最新 入围作品 。】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