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野山一日

史努比 的日记 | 去远方

作为岛国佛教圣地的高野山每年都吸引世界各地的游客纷至沓来,好友毛毛来岛国几次,两次高野山的寺庙住宿都是我给订的,我却还没去过。

岛国的秋天是运动之秋、文化之秋,运动会文化节多集中在秋季,上周末的三连休,休的就是10月10号的“运动之日”,虽是三连休,珍珠的文化活动训练就占了两天,剩下一天可不能浪费,全家坐车去高野山。

高野山,在大阪南边的和歌山县,大阪的南大门是难波站,驶出的南海电车有上山的—去高野山,有下海的—去白浜温泉,还能上天—机场专线Rapit到关西机场就可以飞到世界各地。高野山有点远,从难波坐南海电车的特急列车也要一个半小时,终点站叫“极乐桥”,非常粗暴直接,坐缆车上到九百多米,再坐巴士七拐八拐,才能来到开山1200年的岛国佛教圣地,2004年整个地区和周边的“熊野古道”等一起作为“纪伊山地的灵场与参拜道”登录世界遗产。

高野山地形奇特,高不过千米,却有着一块开阔的山顶盆地,周围有八座山峰成莲花状围绕,这里是佛教真言宗的圣地,开山鼻祖是空海和尚,是从东土大唐学成归来的留学僧,民间传说高野山的选址是源于空海和尚从大唐射出的一只箭,也许彼时大力金刚手的臂力犹如弹道Daodan的发射钮,而那时的山上应该还没有这么多的水杉林,如今周遭浓密的水杉林围着一个平坦的小镇,倒让我奇妙地联想到了“地中海秃”,建在北方的寺院大多选址在“面如仰天大佛”的山上,山体本身就像一个人,那么这个联想算不算亵渎,阿弥陀佛。

南海电车站台


旅途不短,窗外掠过的风景和无意间遇到的旅伴却很有意思。

电车从难波驶出不远,便看到车窗外的稻田,秋高气爽,稻田里有劳作的收割机,也有手工收割后一把一把倒挂在晾杆上的稻谷,小村落景色差不多,一栋一栋的民宅,门前屋外柿子挂在树上,清清的河水流过,泉泉说突然好想回奶奶家呀。距离难波40分钟电车车程有一站叫“林间田园都市”,却有成片的住宅楼突兀地矗立在铁轨两旁,确实是在山间林间,是奔波去大阪通勤的上班族的田园梦想。

为了让孩子们看到驾驶舱和火车前行的风景,老中特意在网上选了最前面的座,孩子们在前面,我们在后一排,他们看厌烦时就把车座转过来,我们四个面对面坐着,隔着过道的座位上也面对面坐着四个白发老人,两男两女,非常熟捻和亲切,听着对话像是一对老夫妻和妻子的哥哥姐姐,最后上车的老人像是哥哥,他穿着公司中高层最常见的衣着,深蓝色的西装,灰色的细格子西裤,干净的皮鞋,把手里的纸袋要放到行李架上时,妹妹提醒说,别放到上面,一会儿下车准忘,他笑一笑拿下来放在自己膝盖上。

那个老哥哥看起来就是家里的主心骨,落座后他们四个都拿出地图,老哥哥指着地图告诉妹妹们待会要先去哪儿后去哪儿,最后来了一句“不行你们就都跟着我”。确定路线后,妹妹从纸袋里拿出保鲜膜包着的饭团,他们一人拿了一个开始吃,老哥哥说,早上赶车都没吃早饭,正好,听他们四个聊着家长里短,感觉还像一起去秋游的小学生,也许从小就是这样一起玩的?满头白发时也能一起出游就更完美了。

漫天白发时的把臂同游


隔着过道看他们吃得香,珍珠打开我的背包,拿出饭盒,里面有我出门前捏的四个饭团,饭团里加了紫苏末,茶是不冷不热的大麦茶,阳光一阵儿一阵儿地从车窗照进来,这样的旅途也是我们家的日常。

在终点“奥之院”下了巴士,一下就被湛蓝的天和满目的水杉吸引住了,阳光灿烂空气清新,忍不住要深呼吸几次,路边的水杉有的直径两米以上,又格外笔直,泉泉没来由地相信树洞里面住着神仙,他对着水杉合掌鞠躬说“神仙,请把我变成钢铁侠吧”,泉泉最近对钢铁侠非常着迷,脚下穿着也是钢铁侠的鞋子,走路时常常突然伸出胳膊幻想着能把坏蛋打飞,不知道水杉里的神仙听到小朋友的祈祷没有,只见到浓密的树林阳光都照不进来,山间树下河边,到处都是古墓,空海和尚在此开山传教,建立了佛教真言宗的总部,圆寂后被嵯峨天皇追加谥号“弘法大师”,这里也是弘法大师的宗庙,即使不是虔诚的佛教徒,普通的岛国民众进入宗庙前的“一之桥”前也深深鞠躬,参拜完宗庙离开时同样双手合十再度深鞠躬,古代的武将政客文人也都笃信如果能将墓地安放在弘法大师脚下必得超生,也因此,这条将近两公里的墓地群中安睡着岛国历史上的很多大人物,织田信长、德川吉宗、丰臣秀吉的母亲、武田信玄,还有留下很多著名俳句的歌人松尾芭蕉。如果这些灵魂都得到了永生,有二十万之多墓地的高野山的夜晚又是一幅怎样的景象呢?

珍珠无奈地看着想成为钢铁侠的弟弟


虽然是墓地,上千年的水杉林和桧树都长得特别高,加上树干笔直,林间的感觉十分开阔,并无压抑之感,加上偶尔洒下的阳光和络绎不绝的人,只觉静谧庄严。宗庙入口前有一排或坐或立的地藏菩萨,流水不断,游客求来的符牌放在菩萨脚下,舀一勺水浇在菩萨身上,也同时祈祷洗去自身的罪过,珍珠泉泉说菩萨们都真好看,他们挨个洒水上去,贪心的泉泉想洒到更高的地方,没想到水又溅到自己身上。

参道两旁都是墓地


高野山上寺庙众多,必去之一是金刚峰寺,这里是真言宗的总部,掌管着日本全国3600所以上真言宗寺庙的宗务,寺庙本身是在明治初年由奥山寺和丰臣秀吉修建的青岩寺合并而成,因此庙门的灯笼左右各一,图案是不一样的。建筑自不用说,最值得一看的是庙里各个房间里的襖絵,也就是各个房间隔板上的画,均是岛国历史上有名的画家所画,“梅间”“柳间”各种植物的四季,其中吸引我的是空海和尚在大唐留学期间的见闻,长安城门、灞桥折柳、塬上骑马踏青、曲江流水、牡丹,还有和尚学成归国之前在明州(宁波)附近的见闻,结网而渔、收割水稻,画的笔法和线条颇有唐朝遗风,看来无比亲切。

红叶时一定更美


主殿,两个入口,大的是皇家及住持用的


远看寺门


图片来自官网


金刚峰寺的枯山水庭园“蟠龙庭”是日本寺院中面积最大的,围绕主殿一周,散落在白石之间的是雌雄双龙,由140个花岗岩组成,是主殿的忠实护卫。

彼时信徒众多,金刚峰寺还有特别大的厨房,宽大的烟道,大锅大灶,灶台上贴着各种防火符,熏黑的印迹倒让我想起了京西的潭柘寺。

一日匆匆,未能看遍高野山,最好的旅程是在山上的寺庙挂个单,住一夜,吃斋饭早起跟着上早课,我看有的庙里还提供小和尚体验呢,打算下次一定来住一夜,体验清凉如水的夜晚、暮鼓晨钟,如果出门看到泉泉小和尚身穿僧衣认真打扫庭园,是不是更好呢?

爱笑的小和尚藏在姐姐后面


金刚峰寺的官方主页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