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威士忌,苏格兰也有失身酒

村上春花 的日记 | 冷知识

(一)Buckfast —— 苏格兰的“失身酒”

前篇介绍的唱出大叔灵魂范儿的苏格兰小鲜肉歌手Paolo Nutini,有一把不可多得的老派烟酒嗓,让他的音乐作品透着浓浓的威士忌麦芽焦香味。虽然被称为“生命之水”的威士忌在苏格兰是不可避免的特色吉祥物,但是作为大苏格兰地区的屌丝男青年代表,我敢肯定Paolo的老派烟酒嗓一定不是喝威士忌喝出来的!因为,粗犷的大苏格兰还盛产另外一样屌丝神物,这就是传说中的Buckfast。

(图片来自网络)

如果你之前听说过这款神酒,那么请收下我已布满瘀伤的膝盖。如果没有,那你一定听过前段时间风靡国内产自美国的所谓“失身酒”四洛克(Four Loko),由于成分里不只有酒精,还含有咖啡因和兴奋剂,从而对生命安全造成一定的危害,并在美国被禁止销售。传说中的Buckfast就有些类似。这款酒精度15度左右的葡萄酒,添加了相对大量的咖啡因。除了拥有很多奇奇怪怪的名字,比如“what the hell you are looking at”(你到底在看啥),坊间还盛传着关于它的一句口号“Buckfast gets you fucked fast”。就冲着这个口号,我想把它定义为苏格兰版的“失身酒”也不为过。

然而,胆小如我以上两种都没有尝试过。倒是在Buckfast盛行之地厮混了些日子,听说过一些关于这酒的争议事件,可作闲谈,旨在分享,并不鼓励。毕竟,喝酒有风险,醉酒需谨慎。

(图片来自网络)

(二)和尚酿的药:“一天三小杯,活血又健康”

Buckfast最初其实是一种药。根据Buckfast修道院官网记载,1880年代,一群来自法国的和尚在buckfast修道院定居下来,此后他们基于一种法国的古老配方酿制出这种药,并进行小量售卖。到1920年,每年销售1400瓶,其中500瓶是在当地售卖,剩余的通过邮寄出售。那个时代就深谙江浙沪包邮之道,这群和尚要是活在互联网时代,早就成网红了。话说,当时的广告就是“Three small glasses a day, for good health and lively blood”,简言之,一天三小杯啊,活血又健康啊。

Buckfast修道院(图片来自网络)

到了1927年,修道院的卖酒资质过期了。刚好这时候有个伦敦的葡萄酒经销商参观了修道院,跟院长唠嗑的时候说,哎,要不你们继续酿这个酒,卖的事儿我来承包。院长心想,这法子不错也省事,两人立马拍板把这事给定了。为了打通销路,让这款酒更加普及,他们也把配方改进了一下,由原来浓烈的药字号改成了口感相对顺滑的药酒。此刻,鸿茅药酒椰岛鹿龟酒劲酒虽好不要贪杯是不是浮进了脑海?

和尚们在酿酒(图片来自网络)

这一改,销路还真噌噌地上去了,再加上价格便宜,buckfast受到了英国和爱尔兰的年轻人,尤其是工人阶级,学生以及波西米亚人的热烈欢迎。任何事物一流行,问题也随之而来。无论是英国版本的绿瓶包装还是爱尔兰版本的棕瓶包装,都含有大量的咖啡因。一些独立研究称,英国版绿瓶包装buckfast咖啡因含量相当于六杯过滤咖啡或者八罐可乐的含量,每一滴中的咖啡因含量甚至高过红牛,达到每100毫升30毫克。年轻的荷尔蒙、酒精,加上咖啡因,这真是各种社会事故产生的最佳成分组合。也无怪乎buckfast会成为苏格兰最具争议性的酒精饮料。政府为此同经销商打起了口水战,媒体甚至对之冠以流氓催化剂的恶名。

(图片来自网络)

(三)反社会氓青的催化剂?

我们都知道苏格兰人民是以能喝擅饮闻名于世的, 而格拉斯哥被视为犯罪率最高和足球流氓盛行之地(其实也还好)。Neds和Ned Culture 也由此诞生。所谓的neds是形容一批没事就穿着休闲运动装在街上傻晃的小青年,他们贫穷,不务正业,葛优瘫,晃荡,借着酒精和毒品做一些破坏社会秩序的暴力犯罪行为。而buckfast则被一些政府人员和社会活动家认为是造成高犯罪率的罪魁祸首,他们不止一次地奔走游说经销商减少甚至停止销售这种酒精饮料。

大概这样的男女小青年们(图片来自网络)

BBC曾于2010年试图用数据来证明这个观点。该数据显示,从2006年到2009年间,有5638起犯罪报告中提到了buckfast,达到平均每天3起事件。其中,十分之一的事件为暴力事件。Buchfast的酒瓶子除了经常被用做暴力工具之外,还成为了垃圾废弃物的主要来源。

( 图片来自网络)

然而,这一系列数据和举措并未凑效,屌丝小青年们和经销商们根本就不买账,就算大法官去阻止又怎样,一样收到了小青年们的抗议和经销商的律师函。这样一搞,buckfast的销量反而又增加了。Buckfast修道院的和尚们和经销商负责任地肯定了他们产品的合法性,并严正否认他们的产品具有危害性,声称,咱这销量还不到百分之一,消费者喝得乐呵着呢。

两方僵持到2013年,修道院一言不合上法庭把政府衙门给告了,说你们这是看咱价格便宜,买的人都是底层劳苦群众,就说咱都不是好人了,简直就是严重歧视!反正就是否认否认拒不承认。这场官司拉锯了一年直到2014年,谁也没判出个高下,最终以政府部门代表庭外向和尚们和经销商道歉作为落幕。

至此,Buckfast依然在苏格兰和爱尔兰大行其道,偶尔在母国碰上一两个腐国代表,时不时地也会调侃一下Buckfast的那句坊间口号“Buckfast gets you fucked fast”。但是,作为一个非正统意义上的社会主义五好青年和正统意义上的社会主义四无卢瑟,我必须摸着良心说一句,失身莫怪酒,尽在一颗撩骚的心。

备注:本文部分信息参考自维基百科和友人所述,如有不妥尽请见谅,随时接受修正意见。

———苏格兰特色食物———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