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英俊多金聪明又忧郁的男人,却是多起谋杀案头号嫌疑犯

金田二 的日记

柯南有一种神技能,只要他在哪个地方,那里就一定会出现命案。

然而,现实故事永远要比电视剧精彩一百倍。

美国有一个男人,他的一生牵扯于各种谋杀案件中。他并不是柯南,他是连警方都奈何不了的头号嫌疑犯。

他是罗伯特·杜斯特(Robert Durst),HBO犯罪纪录片《纽约灾星》的主人公。

罗伯特·杜斯特是谁?

罗伯特·杜斯特是谁?这大概要从他家族说起。罗伯特来自于纽约最著名的房地产大亨家族,拥有庞大的家族财富,是名副其实的富N代。

然而,他的一生都与谋杀案牵扯不休。

他与第一任妻子凯西·杜斯特的失踪案件有密切关系;

涉嫌谋杀邻居莫里斯·布莱克并肢解尸体;

亲哥哥要雇保镖来保护自己免受弟弟伤害;

他在2015年3月14号因涉嫌15年谋杀挚友苏珊·伯曼(他的一生挚友)而被警方逮捕。

其他偷窃和携带大麻等的小案件就不提了。

为什么含着金钥匙出生的lucky boy会成为他人口中的恶魔?这也许要从他的童年说起。

罗伯特和他的母亲感情极好,当谈及和母亲相处的日子,“Happy、happy、happy”,他连说了三次,语调轻扬。

原本他也可以快乐地生活下去:读书、谈恋爱、迎娶白富美、继承家族事业,实现人生巅峰。但人生的轨迹在他7岁的时候慢慢改变了...

他目睹了母亲的死亡。

“我父亲把我从房间里带出来,然后他说,我想让你跟我一起去看看妈妈。然后我们从大厅的窗户看向屋顶,妈妈就在那里。于是我向妈妈招手。我不知道她看见了我没,我从没想过她为什么穿着睡衣站在屋顶。”他说话的语气仿若还是7岁时的小男孩。

紧接着,传来了女仆的尖叫声,母亲跳楼了。

母亲的坠楼造就了罗伯特以后孤僻厌世的个性。从那以后,他逃课、离家出走,对父亲充满怨恨。

那些年扑朔迷离的谋杀案

直到遇见了第一任妻子凯西·杜斯特,莫里斯才快乐了一些。

他们在朋友的聚会上相识,接着罗伯特就对凯西展开热烈的追求,完全就是灰姑娘的现实版。

年轻时候的罗伯特长相英俊,家财万贯,聪明优雅,还自带一种冷漠忧郁的气质,不懂与人相处。这听起来耳不耳熟?完全就是玛丽苏小说的男主角人设!也难怪凯西脸红心跳易推倒了。

总之,他们很快就陷入了热恋,并且结了婚。

(姑娘们,以后有忧郁高富帅追你要小心了)

但9年的婚姻相处中,他们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多。他厌倦与岳母谈论话题、厌倦融入妻子身后那个平凡家庭,他只想掌控她。不断升级的争吵使这段婚姻濒临破碎。

突然有一天晚上,妻子凯西失踪了。

没有人能找到她,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在警方询问的时候,罗伯特表示他载送凯西去前往曼哈顿的火车站,自己随后回到别墅。途中去了邻居家喝了杯酒,随后用付费电话给妻子打了一个电话,凯西表示“一切顺利”。

凯西回到曼哈顿后,杜斯特楼的公寓门卫表示,周日晚上有见过她回家。到了周一,她打电话给学院的院长,称自己因为生病不能去上课。

从此以后,渺无音讯。

凯西的家属和好友都觉得,罗伯特和这件事脱不了干系。

他暴躁、控制欲强、厌恶人类,绝对和“友善”两个字沾不上边。不管是家人或朋友,都渐渐离他远去。

然而厄运并没有停止。

到了2000年,罗伯特的好友苏珊·伯曼被谋杀了。死于家中,后脑勺中枪,血漫一地。

尽管很多人都对罗伯特敬而远之,苏珊却和他一直存在着一种特殊的友谊。他们经常在私交甚好时常聚在一起交谈想法。“他和爸爸一样强大,他有共鸣,他富有,他总能帮我摆脱麻烦,而且他需要我。”

多年知己,然并卵。

有些人觉得是黑帮所为,有些人觉得是罗伯特杀害了她。

一个非常关键的证据出现了。比弗利山庄警方收到了一封信件,上面写的地址正是苏珊尸体的所在处。而信件上邮戳的日期,刚好是发现尸体的前一天。除了杀手,还会有谁寄这封信?

更屌的是,在《纽约灾星》拍摄的过程中,苏珊的儿子整理了她的遗物,其中有一封罗伯特写给苏珊的信,日期为当年的三月,也就是苏珊被杀害前。

封面地址的字体和比弗利山庄警方收到的信件上的字体,一模一样。

下面还有同样拼写错误的“比弗利”。

经过专家鉴定,罗伯特和匿名寄件人的笔迹吻合。

不仅是导演和苏珊的儿子情绪激动,银幕前的我也震惊了。

紧接着来到2001年,厄运再度光临。这次的对象是德州的老伙计莫里斯·布莱克。

这一年的罗伯特,画风显然不太对,突然对异装产生无限的热爱。他开始扮演一个女人,还给她取了个名字,叫多萝西·希尼。然后,他飞去德州租了一个旅馆住,邻居就是不幸的被害者。

根据警方描述,被害者莫里斯显然不是个好脾气的男人。他容易暴躁,有严重的精神失常,易与人发生冲突。

然而罗伯特和莫里斯这两人明显彼此相处得很融洽。成为邻居几个月后,罗伯特在莫里斯面前不再伪装成女人,并坦诚道之所以假扮女性,是因为想躲避一些人,抛开罗伯特·杜斯特这个身份。

他们一起看电视,一起去咖啡厅喝咖啡,谈天说地,惺惺相惜。

这么发展下去,离革命般的友情也不远了。

然而,莫里斯收到了一张迁出通知,意思很明确:赶紧滚蛋吧。莫里斯开始怒火中烧,并在罗伯特的屋子里朝着通知单开了一枪。

罗伯特吓坏了,让他也滚出自己的房间。

等到罗伯特再回家时,发现莫里斯正坐在他的椅子上,转过头来,带着枪朝他逼近。

两个人打斗挣扎,一不小心,枪意外走火了。莫里斯卒。

多么巧合的走火啊,简直就是命运的安排。

非常吊诡的事情来了。

罗伯特肢解了莫里斯的尸体。你没听错,肢解。

“我没杀人,但我肢解了他。”罗伯特在法庭上说出了这样的话。在《纽约灾星》中,他非常冷静地说明了自己分尸的原因:易于携带,方便他毁尸灭迹。

莫里斯还是他的朋友。

而回到第一起案件:莫里斯妻子的失踪案。《纽约灾星》的制片人得到了一份1982年该案的秘密报告,这份报告是一个纽约州有组织犯罪侦破组的首席调查员在当时第一次调查该起案件的资料。

资料上表明了罗伯特如何就1月31日晚上他给凯西打电话的地点,向他的私人侦探给出不同的说法:三次面谈说的地点全部不一致。

门卫在调查员的一次询问中,也称实际上他并没有在那天晚上讲过凯西。

都是谎言,都是伪证。

这让我想起Netflix的犯罪纪录片《制造杀人犯》。很讽刺的是,这两起案件是相反的。

《制造杀人犯》中的男主角,被警方陷害身陷监狱18年,沉冤得雪后仅在社会中生活了两年,又因谋杀罪名被逮捕。而这次,是无期徒刑。

男主角的母亲说:“穷人总是输。”

那是不是,富人总是赢呢?

《纽约灾星》中有一位调查人员说了以下的话:

“作为一位凶案调查人员

你是为上帝工作的

因为被害人没法讲述他的故事

你是代表被害人的那个人

你是为了上帝在做这件事

这个案子仍有很多真相没有被讲述

直到今天,我还觉得我让......”

他没有再讲下去,他已泣不成声。

我不由得感慨,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导演安德鲁在拍这部纪录片前,甚至在一开始时,对罗伯特这个人物是抱有喜爱之情的,认为他无罪。

可是,随着访谈与研究的深入,一些谜团解开,真相似乎有了依稀的面目。

记录片的最后,所有访谈已然结束。但罗伯特似乎忘记摘掉耳麦,在洗手间里自我呢喃着:“我到底做了什么?把他们都杀了……”

这是他的失误,还是另一种用来戏谑世界的安排?

很多人觉得罗伯特很有魅力。儒雅、笃定、聪明,富家子弟的修养一目了然。但同时他的矛盾、孤僻与扑朔迷离却让人产生一种探究的冲动。

他太复杂,以至于你很难把他当成一个真正的罪犯看待。他甚至是一个明星,一个访谈赢得了全世界的关注。

但这不是小说,现实世界的伦理道德与小说人物的悲剧性总该有些区别。

撇开他、撇开罗伯特这个人一切的标签和光环,你不觉得,有什么深埋地下的东西,正需要我们去挖掘吗?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