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洗睡|有时空望孤云高

一刻编辑 | 洗洗睡
小波福娃 的广播

我家门口斜坡边有个我爹种的枇杷树。栽下去好几年不结果,我笑它是哑炮,我爹讲,枇杷谐音八,要等第八年才结果!果然第八年时突然长了很多枇杷。好些年后有一天,这树救了一车人命。斜坡翻车下去被它一挡,枝叶断了快一半。我爹表扬说,果子少了点可也没白种,是个好树!树可能听到了,又不肯结果了。

回应:

小波福娃:攒了八年的内力没结果,终于成精了。

邓安庆 的广播

柏林墙前的吻

泠雲石 的广播

每天上班都会经过这棵仿佛赵孟頫双松平远中移植出来的古意盎然的树。

又像是塔可夫斯基《牺牲》里面那棵枯树长出了叶子。

欢乐分裂 的广播

这几日每天黄昏走两站路去陪母亲,边走边观云自娱。正逢骤雨初歇,西边日头东边雨,一半朗朗青空,烈焰金云;另一半彤云密布,山雨欲来。连吹到面上的风都是忽凉忽热,鼻子里灌满暴雨浇过之后植物散发的热意和葱茏。抬头一望,薄如蝉翼的一弯月牙倚在一抹粉色轻纱状的云朵边,好一副温柔娇羞的样。

沈书枝 的广播

有时空望孤云高

晚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