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建筑该用来纪念,还是用来羞辱?

古尔齐亚 的日记

1931年,日本民间集资重建毁于战火的大阪城天守阁,施工单位是创立于1892年、至今仍在运营的日本五大综合建设公司之一的大林组。在大林组的官网上,清晰地写着,1931年大阪城天守阁竣工,后侧则对应写着这一年的世界历史事件:满洲事变勃发,株式市场暴落。

暴落,就是日语里的暴跌,满洲事变就是我们熟知的918事变。日本国内市场的下滑,却同时迎来了满洲殖民地市场的兴起。而且从1931年起,大林组特意在官网的企业历史中,列出了诸如满洲国建国宣言、满洲大林组成立等,可见伪满洲国一直是大林组建筑生意的目标市场之一,但官网中并未标示出,象征着伪满洲国建筑艺术高峰的国务院、中央银行、关东军司令部等,均出自大林组的施工。

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伪满洲国国务院,这是当时被评价最高的一座建筑,也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直到1980年代),都是长春的最高建筑,设计师是日本年轻建筑设计师石井达郎,他甚至还去了北京故宫实地考察,最终综合中国古典建筑元素,并参考了老师所做的日本国会议事厅,形成了满洲国国务院的设计方案。

为国务院建设写了“奠基”二字的人,是著名的文史学家、书法家、满洲国首任总理大臣郑孝胥,然而,建成不久他就“被”下台了,在这里坐了最久的总理大臣,是曾经的奉军将领、张作霖的把兄弟张景恵。

建国后,伪国务院连同新民大街上的多个伪满洲国建筑,长期被多家单位占用,其中现在占用伪满洲国部委建筑最多的单位,就是吉林大学。

早在2009年,即可在长春的报纸上查阅到长春希望将伪满洲国建筑群申请世界文化遗产的想法,但是至今,别说申遗,甚至连最基本的保护都做不到,通过长春媒体的报道,不断可以看到伪满建筑被占用、被商业用途改造,甚至被破坏的新闻,伪国务院前甚至还一度开起了烧烤摊。

有一篇报道也曾指出,伪满洲国建筑保护和开发目前最大的问题,在于历史的尴尬,因为是伪政权的建筑,总觉得大肆开发、保护、宣传,有伤民族感情。

然而,真正的原因是民族感情吗?当然不是,原因很简单,所有占用单位,都不愿意撤出,甚至政府部门带头占用,吉林大学就更是有恃无恐了。

伪国务院中几层,一度被出租给一个老头,做旅游开发,可以参观,可以买一些东北特产,后来,当时的白求恩医科大学(现在已并入吉林大学)因干扰教学为由,将这个人赶走了,将伪国务院完全作为了教学楼。

如今,吉林大学医学部已经从伪国务院中搬出,留下了一座破败不堪的建筑,内部也损坏严重,被改成各种实验室,已不见当时模样,通过网上的招标文件可知,长春市文物局已招标进行修缮,但是业主单位仍旧是吉林大学。

可以说,只要是占用单位不迁出,保护甚至申遗都无从谈起。与其说纪念或者保护,现在的状态,更像是一种对这些历史建筑的羞辱。

然而,这似乎是个漫长的路。

曾经的伪满国务院:

伪国务院内部厅室


远眺


总务次长、总理大臣等人的内部厅室


溥仪登上建成的伪国务院


明信片


如今的伪国务院内外: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