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灵山撩猴记

dante 的日记

千万别和我妈提峨嵋山,一提,她就会愤然讲起被群猴儿抢走糖油饼的往事。抱着对那群绿林好汉的敬仰,我大学时特地走了一趟峨嵋山观猴线路。我和其他几百上千的游人一起挤在栈道上,拉长脖子拼命往遥远的山坡眺望,在那儿,有五六只无精打采的猕猴,晃晃悠悠地挂在枝头。

不知怎的,我头脑里产生了“这几只猴子不会是专门赶过来看人的吧”的念头。

时间一晃来到今年夏天,我临时起意和我家掌柜的来了一次说走就走的黔桂旅行。第一站到达贵阳,我心中的头等大事是去传说中有成群猕猴占山为王的黔灵山去撩猴。有了峨嵋山的经历,我对撩猴这事不敢抱太大希望。黔灵山门票5元,反正5块钱买不了吃亏也买不了上当,我俩进山了。

一开始通过长达500米、特别潮湿的三岭湾步行隧道,我俩穿山而过,并没有看见猴子的影踪。后来经人指点,我俩往山上攀登,一路寻找猕猴观赏区。

走了不多远,就听见尖锐的啼叫声,一只猴子在树梢上摇来荡去。顺着盘山路往上望,有三三两两的猴子就悠然地坐在路边。我俩轻手轻脚地包抄上去,来到猴子跟前。几只大母猴怀里抱着小猴宝宝,神色泰然,对我们这两位不速之客视而不见。

几只小猴宝宝小脸嫩得像花苞,毛色、发型各不相同,其中有一只全身上下都披着纯金色的细毛。(我头一次注意到每只猴子都有自己独特的长相。)妈妈们为了不让他们乱跑,单手抄住他们一条后腿或者尾巴,一旦他们有窜远的意图,就不留面子地扯回怀里。它们的后腿并不比田鸡腿粗。

金毛小猴


中分头小猴


哪个猴妈不薅娃?


周围不时有车辆驶过,少顷,几只母猴纷纷把小猴驼在背上,飞檐走壁绝尘而去。

俺老孙去也……


我俩又往前走,走了没有20步,见一只小猴宝宝在矮树枝上坐着,对着我俩凶悍地呲牙咧嘴,我和孔掌柜落荒而逃。孔掌柜心有余悸地频频回首,一边很书面地评论道:“这猴儿情绪不稳定。”

又走了不多时,见两只大猴抱着一只小猴坐在盘山道边。和之前我们见到的大母猴一样神态平和安静,对我们的到访无动于衷。小猴子坐在妈妈的怀里,嘴里叼着妈妈的乳房,往四面八方撕扯。猴妈一副进入禅定的模样。

不抱娃的那只猴,神情实在太像人了。脸上挂着剔透的睿智,和人一样揽着双膝坐直;似乎在这里已经坐到开悟,俨然一位隐士。我心怀敬畏地仰望着(这是一种比喻的说法)这只看起来非常智慧的猴儿,猴儿却咕咚一下就地趴倒,打了一个持久的哈欠,露出了比锥子还尖利的四颗獠牙。

我觉得这位看起来也不大好招惹的。

我们背对的小坡上,两只半大不小的猴儿已经厮杀了很久,从土坡窜到甬道上,又同归于尽地抱着团滚下土坡……虽是闹着玩,情绪相当投入。我俩顺着山势往上走,经过他俩身边的时候,这两位已经打得难分难舍,一个咬着另一个的腮帮,一个啃着另一个的脑壳,两个猴儿的表情丰富且变幻莫测,混杂着痛苦和极乐。

奥斯卡欠这两个移动的表情包一座小金人。

被咬腮帮子的那位明显处于劣势,翻着白眼,龇牙咧嘴地向后仰去,腮被扯出两厘米长。爱管闲事的我看不下去了,在旁边大声喝止,孔掌柜也帮我呐喊助威。霎时两只猴就分开了,目露凶光,齐刷刷地奔着孔掌柜杀将过去。

孔掌柜惨叫着顺山坡向下奔逃,两只猴以超光速在他身后穷追不舍,还亮出了两嘴尖牙。我绝望地想到孔掌柜这一回大概是逃不过挨三针狂犬疫苗的厄运了,嘴里忙不迭叫他别再跑了,越跑越刺激他俩。他听了即刻立定转身,两只猴料不到形势突变急忙收住脚步,大张着嘴嘶喊并不敢上前。我闪到他身边,和他一起往后退去。两只猴子在原地耀武扬威,时不时向我俩威胁性地蹿一窜。

孔掌柜也不含糊,抄起路边的大扫帚一通乱挥,两只猴节节败退,但还是挂着凶险的表情尾随在我们身后。我俩逃出50来米,他俩还不远不近地跟着,在孔掌柜放下扫把的一霎那,不依不饶地做了一组又要杀将过来的假动作,然后两个再度抱成一团,骨碌到山坡下面去了。

前方有个凉亭,亭子里坐了许多休息的游人。心有余悸的我俩可算扎回了人堆儿里。这里讨食的猴子闹翻了天,好几只手里拿着抢来的饮料和矿泉水。他们倒抱瓶子,用牙在瓶底只一咬,就能把硬塑料咬烂,高举瓶子喝上几口,又不耐烦地扔到一边。有一只大母猴从容地捡起不知哪位同伴丢下的塑料瓶,把小小的巴掌覆在瓶盖上,拧了四五下,就把盖子拧开了。

有个姑娘带了一大包胡萝卜,专门来喂猴子。猴子在这种情况下,显得颇有餐桌礼仪。有人把胡萝卜或者其他水果、干果递过去,他们就站直身体,轻轻从人手中接过来,放进嘴里。这时他们看起来聪明又无害。几分钟以后,一只猴子对那姑娘发起突然袭击,一边嘶吼一边露出獠牙,硬生生拽走装胡萝卜的袋子,扎进猴群。

猴子们七手八脚地分赃,小一些的、弱一些的,忙不迭把自己的嗉囊撑得滚圆。有胡萝卜的消息不胫而走,霎时之间,猴群大部队顺着盘山道浩浩荡荡地来了,扶老携幼、拖家带口的猴们急匆匆地赶来争抢,神情和我们刚才所见的平和泰然迥然不同。阶级、体力的差别一望即知,有的大母猴一现身,周围的小猴便四散奔逃,还有就势就放任自己从山坡滚下去的,场面乱成一团。不少猴子趁火打劫,游人的惨叫声此起彼伏,他们从人的手里夺走一切东西,有只半大猴子一把薅住孔掌柜的书包,未得逞之后顺手揪住我的裙摆不撒手。

在这种混乱的局面中,身材庞大、壮硕的母猴在争食的同时一点儿没有放松对孩子的看管。最凶悍的驼着小猴私下逡巡,扑向任何一个手里有食物的受害者;其他的则在路边坐成一排,各个怀里都抱个娃,用警觉而充满欲望的眼神盯着过往行人,酷似十几年前北京立交桥上那些抱着孩子的妇女,她们总是在行人经过时凑上前来问:“大哥,看片儿吗?”

抱娃扎堆儿的妇女猴


不过作为母亲,她们可比人类称职多了,无论四周多混乱,母猴绝对不会放开薅住小猴后腿的手,更有甚者攥着孩子的小手腕儿,任凭孩子把自己拧成麻花,坚决不会松手。我看见一只母猴任由自己的小猴走远,心中称奇,但就在母猴感受到我目光的那个瞬间,她以猴子捞月的姿势一把捞回了自己的娃,同时对我怒目圆睁,瞪得我讪讪的。

妈牌婴儿车


响应国家二孩儿政策的猴妈


薅娃圣手


带娃乞讨


环肥


燕瘦


猴妈抱囧娃


也有一些清流,在众猴争食之中坚持自我。一只肥硕的公猴趴在台阶上睡觉,睡得物我两忘,我过去给他拍照,他岿然不动。我大着胆子从他身边走上台阶,去拍一家六七口挤在一块大石头上睡午觉感觉已经进化成为猫鼬的猴子家庭,又去拍另一只体型浑圆,眉心长着一颗瘤子的大母猴斜靠在树干上睡觉的画面。拍完照,我往回退,经过午睡公猴的时候,他突然睁开了眼睛,猛地死拽住我的裙子,恶恨恨地瞪视着我,以实际行动报复我行为的轻佻。

曝光!拉我裙子的就是这厮。


潜入猴群的猫鼬家族


靠树睡觉的猴儿


与此同时,孔先生想用小面包喂猴,结果引发了一场连环战。一群猴子尾随着他奔跑,大呼小叫,逼得他最后只能扔了面包保命。

经历了这一切,心很累的我俩离开猕猴观赏区上山去参观弘福寺,下山的时候,见一只离群的猴子(双耳都被撕得开了花,明显是被猴群驱逐)正叉着双腿坐在路边,一副破落户模样。不知道谁给他抓了一把瓜子,他聚精会神地从地上捡着瓜子嗑着。

曾经囚禁过张学良将军、杨虎城将军的麒麟洞,是猕猴在黔灵山的又一大据点。麒麟洞附近摆放着成箱的水果:苹果、马奶葡萄、梨……猴子们对此已经厌倦,眼睛只盯着游客手中的食物。麒麟洞接近公园大门,游人如织,猴子在人群中穿行,毫无惧色;累了就坐在路边或湖边木栅栏上休息。我正在拍一只远远躲在花木葱茏中抱娃出神的母猴,她忽然对我转过脸来,直直冲了过来。我吓傻在原地,她却并没在我身边停留,一直奔到一个年轻的小伙子面前。那小伙儿正在甜蜜地撕着刚买的可爱多的包装纸,就见母猴像一颗流弹般往他身上撞去,一只长着黑指甲的爪子抓向可爱多。他立时三刻把可爱多一扔,哭喊着逃了。母猴从容地拾起冰激淋,驼着幼猴走了。剩下一圈没有同情心的看客站在原地哈哈哈哈哈哈。

抢劫嫌疑猴


临出公园前,我和孔掌柜死乞白赖地和坐在湖边木栅栏上的猴子分别合了影,他们忙着吃从游客那里讨来的花生,表现得还算友善。有一只猴妈在自己娃的脑袋顶上包花生,包得红红白白的花生皮落了娃一脑袋。娃动也不动,一双小圆眼睛好奇地四处打望,看起来好生可爱。

剥了娃一脑袋花生壳和花生衣的猴妈,嘴里还正往外吐花生红衣


猴生远比想象得丰富多彩,对吧?

黔桂行的其他故事:《柳州三日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