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洗睡|人生历程里最初感到的无奈与苍凉

一刻编辑 | 洗洗睡
邓安庆 的广播

三姐把她在本子上写的小说片段发给我看,我觉得真是好,跟她说,她半信半疑。我问:“你小说全稿能给我看一下吗?”她说:“我写是写完了,不过被你侄子给撕掉擦屁股了。”我问她为何不在电脑上写,她说:“哪里有空?忙死啦!店面要顾,女儿和儿子都要管,都是趁着他们睡觉时写的。我也就写写玩。”

痴儿猫 的广播

遥远的夏季黄昏,比我年长的虎斑猫年纪大了以后,时常端坐在旧式的绿琉璃阳台围栏上,迎着微微有了凉意的风,眺望渐渐变暗的龙眼树,若有所思。姥姥抚着它的背脊说:“猫啊,你只是猫。”它像是听懂开解一般,沉默地起身走开——这大概是我人生历程里最初感到的无奈与苍凉,那被吹散拂到脸上的猫毛。

阿舍 的广播

画了一组背影~有参考但是画着画着又开始瞎掰了~_(:з」∠)_

斜晖脉脉 的广播

外面还不见莲子兜卖,却在此处相见。三虾面,琵琶、三弦和后花园。

Yin-Men Young 的小事话题

火车上遇到的湖南郴州,一大片一大片的绿,忍不住把它变成一个一个小世界。

人只有见过坏的才会知道什么是好的,才会懂得珍惜,知道感恩,学会满足。

晚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