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苏桃子姜

廖美丽 的阅读专栏 | 食记

看到微信朋友圈,有好多朋友在晒桃花盛开的照片,我便满心欢喜地期待着夏天的到来。春天来了,桃花开,这意味着夏天也悄悄地紧跟上来,桃花谢了就会结出青涩的小果子,等到盛夏就能吃到新鲜的桃子了。对于吃货来说,万事万物总是吃。

在我的印象中,夏天真的没什么食材值得打动我的味蕾。天气燥热,在闷热的屋子里转悠,然后断断续续地灌下几大杯白开水,便什么都不想吃了。小时候,我总是鼓着被水撑胀的小肚子,惆怅地坐在饭桌前,望着热气腾腾的饭菜发呆。

夏天吃得最多的水果是西瓜,除此之外就是水蜜桃了。对于桃子,我总是有种“望而却步”的恐惧感。西瓜皮厚,虫子很难啃到瓜瓤。但是桃子皮薄啊,很容易遭到虫子的攻击。小时候,外婆家门口有株小小的桃树,一到初春,总是开满粉白粉白的花朵,香气袭人。天气一热,花瓣随风飘落,就开始结出小小的青果子。因为没有人打理,那株小小的桃树总是被虫子啃咬,就连从它身边走过,外婆都会扯着我的兜兜衣,把我藏在她的右侧,提防那些“吊死鬼”的袭击。这种毛虫最是阴险,会吐出长长的丝,让自己在风中荡漾。一旦沾染在人的身体上,就会蛰出红色的印痕,瘙痒难耐。隔壁家的小伙伴曾被这种虫子蛰过,可让她难受了好些日子。

那株小小的桃树,未能等到结果就逐渐枯萎。盛夏时节,光秃秃的树枝上爬满了虫,早已看不到它曾是生机勃勃的模样了。外婆总是担心它会死去,我们也曾以为它会死去,可是过完冬,一开春,它又冒出了嫩芽。那种欢喜很难有人体验到,一个被你放弃的生命又突然活过来,是一件多么令人惊喜的事情。唯一遗憾的是,它总是体弱多病,营养不良,好像再也长不高大,树枝也无法粗壮起来。但能够活下来,是最大的幸福了。

说到桃子,我真正吃到野生桃子是在四季红镇的姨外婆家。也是在一个天气很是炎热的下午,我与父亲走在结满籽的油菜花地,到处都是鸟鸣声。经过别人家的院子,抬头就能看见在屋檐下低飞的燕子,上面还有一个个燕子窝,里面嗷嗷待哺的小燕子伸出的好奇的小脑袋,冲着天空叫唤着。太阳毒辣地晒在头顶上,远处的田地里有农民在撒着肥料,光线折射的原因,总能看到一个个小小的彩虹,忽闪忽现。几只水牛的鼻子被套上麻绳,被人牵着,从我身边悠闲地甩着尾巴,慢慢地走过。四季红镇居住的大部分都是老人与留守儿童,年轻一辈早已外出打工谋生,长长的水泥马路上没有一个人,偶尔有轰隆隆的摩托车经过,只留下一阵阵灰尘。

姨外婆家盖了三层小洋楼,但是她还居住在地下室,从马路边的一个小小的斜坡走进去,里面顿时豁然开朗,是个面积很大的屋子,由于是最底层的原因,到处黑漆漆的,左边是灶台,右边是吃饭与堆放杂物的空间。再往后面走,就是一个小小的院子,有个柴房,里面整整齐齐地码着干燥的柴。还有一个有尼龙绳圈起来的鸡圈,只见黑的、黄的土鸡扑上扑下地折腾着。院子的前面有颗不大不小的桃树,和外婆家门口的那株小小的桃树相比,这棵桃树长得可好了,宽阔的叶子,密密麻麻,微风一拂,发出“沙沙”的声音,听着真令人心醉。那些拳头大小的桃子隐秘在桃叶中,有时露出俏皮的红肚子,你想要细看,却又似乎看不到它真正的模样了。

野生桃子从外形上是不能与水蜜桃去媲美,果实还未完全褪去青涩的模样,上半身总是青白色的,并且绒毛多,远看像极了一个萌萌哒的绒球。野生桃子即便完全成熟了,也不会红透,只有尾部的尖端部分会因为时间的沉淀逐渐红透,然后一点点往外扩散。

我望着那颗桃子,嘴馋得很,可因为畏惧毛虫的攻击。父亲搭着小板凳,站在上面给我摘桃子,小心翼翼地折断桃子顶部的枝桠,然后盛在簸箕里。在水槽边一个个地清洗,我蹲在一旁看着,只瞧见那些有点“营养不良”的桃子,表皮上还是有被虫子攻击过的痕迹,有一个个小小的虫眼。父亲用小刀剥干净皮,又细心地挖掉那些虫眼,递给了我。说是奇怪,看似营养不良的野生桃子,一咬下去,清脆香甜,我一口气就吃掉了三个。父亲告诉我,吃桃子一定要剥了皮,表皮的绒毛要是吃进肚子里,是不会被消化掉的,会粘着你的肠壁,容易引发疾病。

自家种的果树,很少会结出完美的果子。谁知道呢?也许从未有人会刻意地去种植果树,也许是谁顽皮地对着田地吐了一颗西瓜籽,然后它被雨水和土壤覆盖住了,在角落里顽强地冒出嫩芽,又顺着其他的藤蔓,黑压压地长成一大片,结出模样并不好看,味道并不好吃的果实。不管如何,大自然就是这般公平,那颗西瓜籽也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开花散叶,结果枯萎,渡过自己平凡并不辉煌的一生。

童年的记忆,总是美好的,像是一张永不褪色的照片,它印在你的心里。只是当你真正拿出来,仔细一瞧,才发现那张照片早已模糊不清。再去姨外婆家,那颗桃树不知何时被铲除掉了,水泥马路没有记忆中的那么窄,变得宽阔起来。盛夏的午后,知了在树上嘈杂地叫唤着,像一个扩音器。有农妇站在马路边叫卖桃子,竹篓里被桃叶覆盖的水蜜桃、油桃、毛桃,被喷上水珠,煞是好看。小推车的木板上摆着几个大的玻璃瓶,那些发育不好的小桃子,则被聪明的农妇做成紫苏桃子姜,浸泡在红樱樱的汁水里。

一咬下去,酸酸甜甜的,比新鲜的桃子更有一番韵味。桃子在牙齿与舌头间发出满足的脆响声,令人暑气大消,味蕾急速分泌唾液,食欲猛增。有些“小心机”的农妇,为了招揽客人,将玻璃瓶放在铁桶里,周围堆着冰块,盖上厚厚一层棉被。这对口渴的路人来说,简直是视觉与味觉的巨大冲击,掀开棉被,只见仙气袅袅,那堆积在红樱樱汁水上的紫苏、仔姜和小桃子,性感地召唤着你。

有时候,食材这种东西,奇妙得很。既不能抄袭,也无法模仿,更不会被代替。一千个食者就有一千道做法,因为每个人的双手是不同的,每个人的味蕾是不同的,每个人的想象力与创造力更是不相同的。只要你拥有一个丰富多彩的脑袋,一颗快乐的心,一双“化骨绵掌”,食材在手中,用心制作与烹饪,就能做出独一无二的味道。

就像紫苏桃子姜,有人对醋的比例不同,有人对冰糖的比例不同,偏酸偏甜或酸甜适中,这种对味道的把控,是无法做到一致的。紫苏桃子姜,光听这个名字,就知道它还偏药材,仔姜散寒,桃子开胃,紫苏解毒,除了紫苏桃子姜本身的美味以外,那碗红樱樱的汁水,更像是一碗浓缩的果汁,酸甜可口,沁人心扉。就像父亲说的:“浓缩的都是精华!”紫苏桃子姜也不例外嘛!

夏天和冬天都是吃瓜果的季节。为什么呀?因为夏天的瓜果是解渴消暑的,冬天的瓜果却是用来滋润进补的。哈哈,食材真是万花筒,千变万化,并且很是霸道,有时候甚至没法解释。

啊,这香气袅袅的夏日,让我尝到瓜果的甜蜜。这身处异地的夏夜,也让我感受到一丝丝孤独的苦涩。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