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可以持续5个月——追着花跑的日子

包包 的阅读专栏

作为一个风光摄影师,最幸福的事莫过于,可以自己去选择过春夏秋冬。

我的追花之旅,从江南地区的婺源开始,逐渐扩散到云南、青海、四川、新疆。春天可以从2月的云南罗平开始,从南到北,一直持续到7月。春游从城市里的公园踏青,演变成频繁往返于全国各地。大部分花海,花期都不长,短则四五天,长则一两个星期,再加上每年的花期都有微妙的变化,基本上每一次追花之旅,都有一个担惊受怕的准备过程。

【婺源油菜花】

我第一次正儿八经的追花,是从婺源开始。

虽然如今想来,这离上海如此近的地方,用“追花”来形容,简直有点说不出口,但2013年初,我全新的人生刚刚起步不过半年,即使是婺源的油菜花,我也认真查了花期,问了当地人,反复确认才开启旅程。

花的确是开了,但我却面临了持续一星期的雨天。当时的我正如现在我并不喜欢的许多所谓“风光狗”那般,没有过硬的技术和审美,却已经有了过多的挑剔。我自觉雨天没法拍照,便窝在宾馆里一星期没怎么出门。即使如此,天气仍然不见好转,绝望的我为了赶上武大樱花的花期,只好在最后一天勉强出门看看,怎料虽然我没有看到阳光灿烂的婺源,却拍到了另一番烟雨朦胧的景象。徽派建筑在雨中更添一分韵味,如国画般蔓延着水墨意境。

水墨婺源


烟雨蒙蒙的婺源别有一番江南韵味


水嫩的油菜花


古老的徽派小镇


【吐尔根杏花】

2014年3月,我反复查了很久伊犁吐尔根杏花沟的花期,近几年的开花时间前后出入比较大,有时4月初就开花,有时4月底才开花。经过反复研究,我断定4.15应该是一个比较安全的时间,无论时间出入多大,这一天基本问题不大,于是我买妥了车票,准备去见证梦幻的伊犁春天。

坐上夜班卧铺大巴从乌鲁木齐出发,经过一夜的颠簸,第二天早上终于快到新源了。怎料我一醒来,就看到窗外白茫茫一片风雪。不好的预感开始降临,我无法想象在这样一片冰雪天气的前方,会有绿色的草原和粉红的杏花。焦虑席卷而来,我迫不及待的想去吐尔根一探究竟。可是前方不知道出现什么情况,开始堵车,我拿出kindle开始看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等我看了大半本,车还是没动。我焦急地观察前方路况,同时希望天空哪怕出一点太阳,照化路边的积雪,让我看一眼绿色的草原。差不多等了5个小时之后,大巴终于开始挪动。到新源的时候,已经是大雪纷飞的中午。我天真地期待半天的时间可以让这一切消失,但当我第二天起了个大早,赶到杏花沟,试图拍早晨的光线时,我只看到了白茫茫一片起伏的草原、和草原上零星的被雪覆盖的杏树。

或许这就是期望越大,失望越大,虽然如今我看当时拍的大雪杏花沟,觉得别有一番风味,但面对这样一片原本郁郁葱葱的草原,心如刀割都不足以形容当时的心情。我只好漫无目的地爬上积雪的山坡,一边爬一边想:我花了那么多精力、时间、钱,就是为了这个吗?

虽然事后看这样的景色不失恢弘大气,但当时的沮丧溢于言表


回想那时,我确实是一个不合格的风光狗,对风景的期待太高,接受不了变数。但其实出门在外,不理想的天气、光线是大部分情况,大部分时间,我只是在不理想的天气里踩点,等天气转好,再一遍遍去那些观察好的角度拍摄。回想起有一天清晨在若尔盖县城,我4点起床看到天空大片乌云,4点半又起来看了一次还是不见转好,于是我想着放弃,继续睡觉,5点多睡不着时我又起来了一次,看到山坡上我踩过点的位置有罕见的火烧云,但我已经不可能赶上。那一刻,我下定决心,除非清晨下雨,否则不管天气如何都要早起出门。这大概就是“宁可错杀一百,不可放过一个”的执着吧。

2015年,不甘心前一年的大雪,我又来到了杏花沟,虽然提前几天赶到伊犁,但今年4月初的几场大雪,冻死了不少杏树,山坡上花开的并不理想,让人沮丧。但对于只看过白茫茫杏花沟的我来说,一切已经好太多。在同一个机位,我按下了快门,记录下了两种状态完全不同的吐尔根杏花沟。我想,这遗憾仍然存在,但我早已不是去年那般对景色有非凡的苛求,留着遗憾,明年还可以再去。

2014.4.15的吐尔根杏花沟


2015.4.15的吐尔根杏花沟


【伊犁花海】

虽然我看过江南、云南、青海、四川几乎所有著名的花海,但因为日照时间长、雨水充沛,新疆伊犁拥有全国最丰富最广阔的花海。

查花期是非常头大的事。新疆不如青海、云南出名,网上也鲜有具体的追花攻略。虽然国家地理的新疆专辑有花海地图,但2015年的伊犁雨水比往年充足,所有花期似乎都要提前,但提前多久,所有人只能猜测。我们打电话问当地牧民、当地摄影师,查各种实时更新的当地图片,每天都在焦急的等待,生怕错过盛放期。终于在纠结许久之后,我买了6月初去新疆的机票,怎料当晚被告知,喀拉峻的紫色报春花开了,花期正常来说是7天左右,但因为经历过吐尔根“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惨剧,我不敢大意,生怕高海拔的喀拉峻也来一场雪,淹没了那些可爱的小花。第二天一早,我立马改签第三天的机票,从成都直飞乌鲁木齐,当晚夜班火车赶到伊宁,然后直接坐车到琼库什台,开始徒步。

喀拉峻紫色报春花海


远程追花的折腾可见一斑,相比之下,在当地等花开不仅可以保持信息畅通,而且能随时出发、迅速赶到,除了可能天气不理想,几乎没有任何风险,只是时间成本比较高。之后的赛里木湖金莲花、昭苏油菜花、昭苏紫苏花、班禅沟野花、夏塔野花我都成功等到。这些景致,因为有了这万顷花海,显示出了一年中最美的时刻。这大概也是风光摄影师的意义,一个人的一生不可能看尽所有最美的风景、最曼妙的光线,只能通过图片,通过摄影师执着的守候和等待,多看看这个世界。

赛里木湖金莲花海


晨露中的金莲花


【青海湖】

我去过5次青海湖,油菜花开的季节去过3次。一到7月初,青海湖边满是旅游大巴、小车和自行车,湖边大片油菜花海里,点缀着各种举着丝巾拍照的游客。油菜花应该是中国分布地域最广的花海,2月从云南罗平开始,一路向北,直到7月,盛开在湛蓝的青海湖边。虽不是大海,却能拍出“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意境。

我每次说出“我去过N次”这种话,就会有许多人疑惑,同样的地方为什么要反复去?拿青海湖来说,大晴天的碧蓝、多云天的小清新蓝、阴天的碧绿、雨天的浅灰、雪天的洁白,每一种都有独特的魅力,每一种我都想看一看。无论去西藏还是新疆,总要路过兰州或西宁,既然喜欢,就去看一看,正如我前两年每次路过敦煌都要去看一看莫高窟一样,偏执的热爱始终支撑着我去看更多的地方,并反复看那些热爱的地方。

盛夏青海湖


【金川梨花】

金川梨花不怎么出名,很少有外地游客专程跑去旅游。但是提前一天,我依然没有买到成都直达金川的车票,只好先到丹巴,再搭车去金川。

我自认为看过的风景不算少,阈值也不算低,但在路上,总是有各种不同的风景震撼到我,金川绝对算是其中之一。读书的时候学的诗句“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形容大雪一夜之间洁白了世界,在到达金川周边开满梨花的村落时,顿时明白了诗句的意境。梨花洁白的如雪花一样洒满枝头,整个世界如童话般雪白、剔透,登上山坡,路边、田地、山间缀满轻盈的梨花,置身其中的感觉丝毫不输开满杏花的阿勒马勒克。

梨花极其脆弱,我只在金川呆了2天,第二天傍晚,一阵风吹过,天空如同飘起了雪花,10分钟之后,原本繁花似锦的枝头瞬间花少了一大半,地面洒满花瓣。这金川最美的春季,只持续了不到3天,便又要走向衰败。

梨花大道


漫山遍野的梨树


今年,我的春天从3月中旬的金川梨花开始,一直持续到7月底的夏塔野花。尽量不错过每一次花开,因为一旦错过,将又是一年的等待。超过4个月的春天即将结束,一个月后,又将迎来秋日的序曲。这或许是生活在一个城市里的人无论如何也难以过上的生活。周末,当城里人还在趋之若鹜的去公园赶花期采风时,我或许在花海里扎营,面对没有游客打扰的万顷花海,喝着优乐美,欣赏着世界上最绚烂的那些瞬间。

2013.3云南罗平


2013.4武汉大学


2013.7青海门源


2014.5新疆伊犁八连


2015.3四川金川


2015.4新疆塔什库尔干阿勒马勒克


2015.5新疆伊犁喀拉峻


2015.6新疆伊犁赛里木湖


2015.6新疆伊犁赛里木湖


2015.7新疆伊犁班禅沟


2015.7新疆伊犁琼库什台,“中途世界开花了”


2015.7新疆伊犁昭苏


2015.7新疆伊犁昭苏


2015.7新疆伊犁昭苏


2015.7新疆伊犁夏塔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