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的便便

摇摆鲸 的阅读专栏

从伦敦飞往首都机场的航班十二点一刻降落,而她早早就起了床,仔细化完妆,穿上千挑万选的新裙子,给自己做了一碗南瓜粥慢慢喝着。她等这一天足足等了十八个月,就在快要相信它永远不会到来的时候它终于来了。喝完粥她没有即刻起身,把胳膊放在餐桌上静静坐了一会儿。

这是喜气洋洋的一天,晴朗无风,初秋的气温清爽宜人。她打开手机再次确认一遍日期无误,然后环顾四周,打量着这间略带陌生感的客厅。这是她为他们刚刚租下的房子,两室一厅南北通透,看房、打扫、搬家,她默默利用下班和周末的时间忙碌着,疲倦而甜蜜。搬来一个星期,一个人住略显得空旷和安静,她常常在晚上打开所有灯从这个房间走到那个房间,她想到巢穴,她和这间房子在一起等待他。

两天前下了一场罕见的大雨,天地昏黄犹如末世,她关上所有门窗拉好窗帘,缩在被窝里看剧,乍一抬头,只见地板上一滩积水,跑出卧室一看,客厅里已经淹成汪洋,雨水正不断从墙上给空调留的洞口倒灌进来。时间是晚上十点四十,外面又下着滔天大雨,她只能靠自己,爬上桌子把塑料袋团起来堵住洞口,抢救泡在水里的鞋子、行李箱、沙发,然后一趟趟用拖把,纸箱,浴巾把地板吸干。她忙到凌晨,精疲力尽。她想等他回来一定要告诉他这件事,雨是多么大,而她是多么顽强的搞定了这一切。

其实这一年半的时间里她独自搞定了很多事,独自在北京漂泊立足,独自守望长夜,独自面对病痛。她攒着一股劲憋着一口气,像犁地的牛面朝土地,一脚一脚把昼夜踩在身后。都结束了,她叹息了一声,突然间虚弱无比。她想看看几点了,却看不清,眼泪抑制不住的流淌,说不清是因为委屈、喜悦还是幸福来临前的恐惧。

她回忆着憧憬着他怀里的温柔,渐渐平静下来,看向车窗外,想象着她被笼罩在他飞机的阴影下,并驾齐驱的驶向机场。他被挟裹在人群里走出来,她先看见了他。他所受的苦清清楚楚的写在脸上,为了回国后能立刻支撑起他们的生活他没日没夜的泡在实验室做课题,没有假期没有旅行也没有party。毕业前他给她打电话说他拿了distinction,意思是荣誉硕士,声音里的疲倦多过喜悦。

看到他的那一刻她突然明白这段分别的时光他们将永远无法对彼此言说, 附着在孤独上的每一缕回忆只属于他们自己。她大声叫他的名字,拼命挥手,和他隔着栏杆拥抱亲吻,她说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时间,她想,时间会遗忘一切痛苦,他们的感情依然能崭新如初。

人生总是在不易觉察的瞬间无声无息的进入下一个阶段,就好像在一片鲜花草地的平原上赶路,走着走着突然发现已经进入沙棘丛生的荒漠地带。后来她回想对她和他们意义重大的这一天,她视为幸福开端的这一天似乎就是她人生的分水岭。生活不再轻松,处处要求她耐心、讲究实际,这是追求稳定和长远必须付出的代价。他们心无旁骛的躺上一个下午,不断亲吻和低语,没有过去和未来的场景已经很久都没有发生过了。

他和她忙不迭的解决着各种烦恼,钱、吃饭、交通、工作里的不顺,犹如闯关。可即使这样,仍时时被猝不及防的大BOSS挥来的巨拳击打的失血一半。

他进了一家不错的公司,正为新产品的发布通宵达旦的忙碌,一天深夜里接到他父亲的电话,他的奶奶突然肾脏衰竭,怕是要不行了。他订了当天最早的航班天一亮就直奔机场,第二天她收到他的短信,她走了。她发了很多安慰的话,尽管知道无济于事。在他和她说过的诸多童年趣事里,奶奶永远是一个无限疼爱包容他的角色,他们的感情很深。

三天后他回来了,从机场直接去了公司,追赶落下的进度,直到新产品发布会结束他回到家,径直走进卧室倒头就睡,好像陷进床垫的一块石头,她怕白天的阳光打扰他进去拉窗帘时,听见他在梦境中低沉的呜咽。

二十个小时后他大声叫,妞我饿了。她给他煮了一碗面,两个人在餐桌旁面对面坐着,这么多天终于有机会说上话。他说我爸老了很多,我刚才洗漱的时候看见镜子里的自己也老了很多。她说你没老,你只是瘦了,你看你脸上一条皱纹也没有。他摇摇头说跟皱纹没关系,我长得随我妈,跟我爸不怎么像,但是刚才我盯着镜子,突然觉得我有点像我爸了,再仔细看,是神情像,脸上的那种苦相。

她打断他,我怀孕了。他愣了愣,点点头,也是时候了。喜悦并没有持续太久,一周后的B超检查显示胎停育,需要手术。从头到尾她都懵懵的,灵魂飞在半空。直到护士把她推出手术室,她听见他的声音,车轮的滚动,护士在交代什么,然后世界变的寂静无声,她缓缓睁开眼睛,病房里只剩他们俩,他坐在床边问她感觉还好吗?

她心想多安静啊,时间终于慢下来了,终于什么也不用做,也没有人着急去哪儿,他们只有彼此,有点像当初那样,但她明白已经不是当初了,她想着那些转瞬即逝的,想着错过的,求而不得的,失去的,无法弥补的,那些注定的永别,她感到有什么正在死去,她问他为什么这么疼呢?为什么会这么疼?

他疑惑,医生说麻醉还没有过去。她不理会他,为什么从来看不见你难过?你对痛苦的事情没有感觉吗?他缓缓摇头说不是没有感觉,而是我选择把它吞下去,不去细嚼慢咽也不去品尝它的滋味,只是整个儿吞下去。她虚弱而疑惑的看着他问,然后呢?

然后可能会肚子疼,但最后会拉出一条痛苦的便便,一切都会过去。

痛苦的便便,她被他逗乐了,如果此刻有酒她应该高举酒杯豪迈的说,化一切痛苦为便便!那该是句很不错的祝酒词。她想到接他的那天,觉得当时的自己好年轻好天真,竟然为了那么一点小事而哭泣。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