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搭蚕豆

陈秋月 的阅读专栏 | 食记

蚕豆田。


和花小香回她的故乡巍山,这个古城的春天,田野里有青青的麦芒,当然,还有大片的蚕豆豌豆,我们下了车,撒欢般跑向豆田,伸手就摘蚕豆,然后是卡嚓卡嚓挤豆包的声音。

新鲜的蚕豆米,生吃的滋味就是不一样,菜市场里买的,就未必如这般清新,清甜,仿佛春天的滋味就在口腔里回荡。

太阳有点辣呢,晒得人有点发晕,剥开的豆米分成两瓣,分贴在太阳穴两边,凉丝丝的。

抬眼望望远山,其实我家就在山的那边,离巍山不远。

小时候这个季节,一帮人天天撒野。

早就在放学以前就商量好了,你拿锅,我拿米,他拿些腊肉。

放学了就一起去田野边的山脚下野餐,有清清的溪水,可以淘米做饭,捡些细柴生火。

也去田里扯些蚕豆,做蚕豆炒腊肉。

黑锣锅煮出白生生的米饭,配上蚕豆炒腊肉,还有腌咸菜,腌豆腐,腌酱豆,这是有多好吃,人间至味也不过如此。

吃完饭之后,还有一些蚕豆,火也没有熄,就烧蚕豆吃,烧出来你争我抢的,这样才香。

把这些说给花小香听,她说:我们也是我们也是。

那些短暂而美妙的日子,是到了后来,才发现这样的快乐不再有,那些人,现在几年都见不到一次。

成熟的蚕豆摘回家,并不一包一包的剥,而且带着壳壳翻晒,两三天绿绿的豆壳就变成黑色的,再变成干干的,这时候找一颗扁担,或者大棒,往上面噼噼啪啪的敲打,蚕豆就全都跑出来了。每次可以收到好几大袋蚕豆,哥哥就喜欢往蚕豆袋里练什么“铁砂掌”。

新鲜采摘下来的蚕豆。


有了干蚕豆,可以抵一些粮食,还可以炒蚕豆代替零食瓜子。

炭火上面支一口小铁锅,往里面倒上一些干蚕豆,火候要掌握好,翻翻炒炒,青皮蚕豆慢慢变成黄皮,不怕烫的抢一颗出来,尝尝熟了没有,满嘴咯嘣咯嘣的声音,那时的牙齿也真是坚固。

妈妈带着去邻居家串门,也没有什么好吃的,大妈婶婶们用钵头盛了一碗炒蚕豆,边吃炒豆边话家常,这样也可以聊到半夜。

小时候只顾着吃蚕豆了,而蚕豆花的美是到了很久才发现,白色或是紫色的花瓣中,总有一抹忧伤的黑灰,像熊猫的黑眼圈,细看还是有点呆萌。再细看还觉得它们有灵性,好像你如果伸手去揪它们,它们会给你发出“唉哟,疼”的声音。

想起来,还真没有摘过蚕豆花,从小就手闲,喜欢摘各种花花草草,可能,是那时觉得它们并不好看。更难得可贵的是,蚕豆花守得住花期,可以开长长的两个月。

蚕豆花。


据说蚕豆花也可以做菜吃,不过我没有吃过,以后也不会吃。

我妈经常给我带干蚕豆,说,你要是来不及买菜,可以泡一些,做蚕豆汤。

腌菜蚕豆汤,白花蚕豆汤。

喜欢那种状态,下班回家,干干的蚕豆已经泡发成了饱满的,剥豆,清洗,煮豆,放腌菜,一道粗犷的菜,却需要都带着细腻的心思去完成它。

要回忆,妈妈是怎么做这道菜的,该放什么佐料,该怎么煮,味道才是小时候在家里吃的那种味道。

有时,一碗白饭配一碗腌菜蚕豆汤,就这么简单的食物,也能让一天的疲劳一扫而光。

单位门口卖老爷豆,很豆嘴。每次去买了吃,香香脆脆的,就是上火,又是散装的感觉不太干净。家里有干蚕豆,如果克服一点懒,自己做的很放心,也好吃。

最重要的是,还可以做下酒菜,别人的下酒菜是炸花生,我们的下酒菜是香酥蚕豆,每次做一小碗出来,就着家乡的罐装澜沧江啤酒,有点小惬意。

一般人不知道,蚕豆晒干之后,也可以像豌豆一样做成蚕豆粉,蚕豆粉做出来的样子,有点像抓抓粉,透明晶莹,擦出来一丝丝的,放上各种调料,凉拌出来,味道是酸、甜、麻、辣,鲜、香!小孩们一颗颗的挑起来吸光它,边吸边发出好吃的声音,太诱人了。

夏天的时候,特别想吃凉拌的各种粉,大人才会做,每次做,也不会做太多,因为吃不完,天气燥热的话马上就变坏了,那时没有冰箱。

现在呢?

干蚕豆也不多了,炒干蚕豆因为难嗑,伤牙齿,慢慢就没有看到在卖。

关于炒蚕豆还有特别的记忆,小时候去看电影,电影院外有老奶奶会卖一些炒货,炒南瓜籽,炒葵花籽,炒蚕豆,炒豌豆等,不像现在用称的,而是用一只小酒杯,5角钱一杯,老奶奶准备了纸袋子,人们喜欢买一小杯炒货,进电影院边吃边看。

电影看得正高兴的时候,空气里会突然泛起一种不妙的气息,反应快的人,早就用手掌捂住了口和鼻子,不用猜,是有人炒蚕豆吃多了,悄悄放了蚕豆屁。

蚕豆。


现在不用像以前,保存干蚕豆来做菜了,随时可以买到新鲜的蚕豆。

在某个不上班的午后,看到厨房墙上还挂着从故乡带来的火腿,一时兴起,想做火腿蚕豆焖饭了。

这个小小的念头让人一咕噜的从沙发上站着起来,看看窗外,有软绵绵的小雨。

新鲜的蚕豆是早上出门锻炼顺道买的,边剥豆子边听雨,白米加了一小把糯米在旁边泡着,一想到马上可以吃到一锅香气四溢的豆焖饭,不由得喉头口水起伏。

火腿的香气和蚕豆的新鲜融合,放进锅里之后的咕咚咕咚,雨声越嘈杂,越听见那种声音,还有一种不拥挤,不胁迫的香气,正好让人慢慢等。

做着火腿蚕豆焖饭,却盘算着下次做点啥?妈妈带来的腊面(糯米面)还有许多,火腿、腊面、蚕豆米混在一起可以摊蚕豆粑粑呢,昆明人管这种叫“青蛙背石板”,蚕豆炒蒜苔叫“青蛙抱玉柱”,蚕豆炒豆腐叫“青蛙跳石板”、蚕豆油条叫“青蛙抬金砖”、还有蚕豆米煮腌菜汤叫“青蛙穿草棚”等等。想像了一番,很有趣。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