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怪谭系列 | 酒囊记

赵志明 的日记 | 连载

但凡善饮嗜酒之人,以不醉为耻,一餐不喝酒嘴里淡出个鸟来,三天闻不到酒味,形神离散无依,中间都能搁得下一排酒坛子。天地间最重要的不过是个酒字而已,无酒不欢,把酒必醉。

在三国时有个东吴人郑泉,就好像他的名字一样,人生最高理想是希望拥有一汪酒泉,美酒涓涓汨汨,日夜喷涌,永无断时。浮生若梦,为欢几何,在尚能痛饮时,一定要贪杯不止。不仅如此,郑泉还希望自己化归尘土之后,能被制作成酒壶。若果真如此,那这把酒壶估计也是欲壑难填,美酒只能源源不绝地倒进去,绝对不可能倒出来哪怕一滴。因为郑泉的这些奇思妙想,他被后世酒徒奉为酒国英雄,也就不足为奇了。

话说江宁有一个富户,在二十几岁上突然成了出名的酒鬼,自称老泉,只恨钱多酒少酒多又醉了,把祖上累积爷娘留下的偌大家产,一点点都换做了酒钱。老泉是怎么染上这么大酒瘾的,一时众说纷纭,有说他原本就是酒鬼投胎,有说被人阴地里作法下蛊毒的,莫衷一是,倒是酒后种种情状,俱被添油加醋口耳相传。

老泉原有高屋良田,僮仆丫鬟列伺,妻子家人环顾,有时忍不住奉劝几句,让他少灌几口黄汤的,无论亲疏远近,他必定将人剥光衣服,沉浸在大酒缸中,数日之后捞出与醉虾无疑。他整日价杯不离手,眼睛一睁开必定要找杯子,将杯子满上,满腹酒虫嗷嗷待哺。烂醉如泥,蒸腾出无限酒气,晚上在梁上活动的老鼠也被熏落地上,大发颠态。

后来家产败尽,如鲸吞酒已成奢望,老泉又养成一个绝技,绕行酒肆大肆嗅闻,饶是多少年的陈酿,不管如何密封,打开时酒香全无,饮时也如淡水一般无味。很像祭祀酒菜,索然无味,仿佛精髓都被人享用过一般。酒家都渐渐瞧出端倪,对老泉严防死守,专门派出伙计不让老泉近前,再也不让他“尚飨”了。

老泉潦倒不堪,不久又生疾患,原来是腰眼处冒出个瘤子,初始如黄豆大小,捻之无感,片刻长大,如卵如桃,衣服裹不住,索性绽放出来,紫殷殷的,就像一颗蜂巢悬挂在那里,似乎随时都将滴沥出血来,教人担心老泉会瓜熟蒂落血崩而死。

及至后来,血瘤益发长大,老泉行动不便,孤卧于荒野一棵树下。那颗瘤子好似从身体里放出的锚,将老泉身体这艘船固定在树下,而瘤子仍然在长大,教人担心,迟早有一天,瘤子会摇身一变为禹王碑,张开血盆大口,将寄主老泉反噬。

邻近的农户,以及过往的行人,多有可怜老泉垂毙待死的处境,供奉他三杯两盏淡酒,他也来者不拒,手到杯干,一饮而尽。这些人也不敢和他直视交谈,往往放下东西就走,最多只是偷觑一下非凡的瘤子,以为怪异。

有一天,来了一个疯疯癫癫的癞头和尚,和老泉做了邻居。

由于瘤子越长越大,老泉便溲无法旁移太远,身陷污秽中臭不可闻,已经数天滴酒未沾。这和尚不仅不嫌弃远离于他,似乎还更有胃口地在一旁大吃大喝。老泉心下烦躁,只是努力使劲嗅闻他酒气。和尚却早有提防,索性转到了下风口。老泉气得够呛。

和尚笑道:“你都快要上西天的人了,有我这个出家人陪你最后一程不好吗?”老泉呸了一声,觉得天上飞的乌鸦地上流浪的野狗来为他送行都要好过百倍。仿佛看穿老泉的心思,和尚叹道:“可怜可怜,想你也是出生在富贵人家,竟会沦落到此种境地!你的累世祖先和父母,一定想不到你会这样!”

老泉道:“可说作怪话。他们都已故去,黄泉路上人,若还心系尘世子孙,为何从来没有出现过,哪怕托梦显灵,一次也没有。”

和尚说:“说你混沌,你还不信,在我眼中,你却不如你腰间那颗瘤子活得明白呢!”

老泉说:“看不出来你和它相契。索性送给你如何?待我死后你尽可割了它去。它原是我体内长出来的毒蘑菇,平时拿它毫无办法,与其我死后看它萎缩溃烂,不如现成送给你罢。”

和尚说:“不瞒你说,我委实是为它而来。不离你左右,也是为了看顾它,怕遭野狗鹰鹫啄食毁坏,或落入他人之手。你现在说要赠送给我,却不能后悔。”

老泉说:“亏你还是出家人呢,我这个将死之人的身外之物,竟然也看得如此之重。”

和尚说:“你是不知道它是什么宝贝,若你知道了才不会舍得给我呢。”

老泉被和尚说得好奇,越发想知道究竟是什么宝贝,同时反复向和尚保证说绝不反悔。

和尚得了老泉的保证,忍不住眉开眼笑,向老泉招了招手,纵身一跃,老泉眼瞧着和尚隐入了血瘤之中,自己的魂魄也像被和尚牵在手中一般,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血瘤之中别有洞天,无数泉眼喷涌,汇为瀑布高悬跌落,形成清川纵横恣肆,暗香撩人。老泉稍一嗅闻,不觉讶异,原来分明是酒香,透过毛孔,百骸游走,好不过瘾。触目所及,都是酒泉、酒川、酒练。

和尚笑道:“是不是你熟悉的味道?这些都是你灌进肚里的酒酿,集聚于此,回灌倒流,生生不息。不过现在还没有功德圆满,只在瘤内遍布酒香,只差一步血瘤就能升级成酒囊,届时酒囊就会流泻出无穷酒香,即使酒量再大的人,也是一闻就醉,不醉卧几个月是无法醒来的。你说,这是不是宝贝啊?”

老泉也没想到,自己做了一辈子酒徒,倒成了一个人体酒坛子,“美酒穿肠过”,都被瘤子给吸收了。倘若瘤子真如和尚所说,最终能酒香四溢,闻者酣醉经月不醒,那绝对是名副其实的酒国珍宝,也不枉自己这么多年与酒味伍。

想到这里,老泉悲喜交集,所喜者,自己一世好酒,喝光了祖产,喝跑了家人,喝伤了胃,临了也不是一无所留;所悲者,这么好的宝贝自己怕是无福享用了。如果在自己大限之日来临前,能闻嗅到酒囊蒸腾出来的奇香酒气,于醉得不省人事中撒手人寰,岂不是人生最后的一大妙事。

——

本人新出小说集《万物停止生长时

敬请关注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