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均200多元刺身吃到饱的餐厅是怎样一种存在?

叶酱 的日记 | 食记

对这家不声不响窝在西归浦一条大马路边的餐厅长草已久——大盈。门口打着“日式”的招牌,唯一日式的感觉却是下沉式榻榻米,“终于可以正常坐着吃饭了!”对餐餐盘在地上快消化不良的爸妈来说,光这一点就先安心下来。

令人诧异的是菜单只有韩文,旁边却贴了一份蔡澜写过的中文食评。济州岛早就推出免签等各种优惠政策,整个岛就是一个大写的“欢迎中国游客来买买买吃吃吃”,绝大多数餐厅甚至小店都有双语菜单,碰到这种情况真是傻眼了。

牛头不对马嘴了几个回合下来,大概明白意思是omakase套餐一人6万韩币,最低两位起点,后来不可思议地沟通成了三位少量套餐12万韩币。下单之后,菜品就排山倒海地上来了。一点没夸张,还等着像在日本一样,优雅地品味完一道,撤下去再上下一道,结果连小菜都还没吃完,嗖嗖嗖嗖,菜已经从桌子上溢出来,蔓延到了脚边的榻榻米上。

手忙脚乱地根本搞不清先后顺序,怀着吃“怀石”的心情,结果来了个“满汉全席”,好吧,慢慢来,看上去很丰盛的跨年晚餐。

先说小料,虽说是日本料理,还是很有韩国特色,一盘甜泡菜,用来卷刺身吃,一碟黄豆酱,一碟青椒蒜瓣,一碗蔬菜色拉,烧酒杯里一杯现磨山葵泥,这个量也是太豪气。

韩式小料


小菜,之前在济州岛吃到都是辣红辣红的泡菜蟹,甜味太浓厚,简直没法直接入口。大盈的呛蟹倒是有点江南醉蟹的风范,撒了芝麻,晶莹剔透,甜度适中,没起跑就先赢了半步。

呛蟹


刺身是重头戏,分三部分。

此前在济州的东门市场买过一盒鱼生拼盘,不过50块钱,带鱼、真鲷鱼、鲂鱼三种,各有十几片。爸妈对于鱼生都是浅尝辄止的体质,更何况带鱼,生吃?简直天方夜谭,从来都是清蒸烧成油汪汪的一碗。我硬是蘸着辣椒酱把一整盘当零食吃完了,什么东西吃多了感觉都不会太好,即使是鱼生。

这么一大盘虽然是要50快,但一个人当零食全吃了也是作死


幸好大盈的分量是三人份点到为止,第一部分是螺、牡蛎、海鞘、鱼裙边的肉四种。螺肉爽脆、牡蛎是那种很清澈的肥美、裙边肉是用匙羹挂下来的。

海鞘还是第一次吃,它喜欢寒冷的环境,日本只在宫城和岩手县有产,全世界大概也就日本、韩国和法国有那个可食用的产量,但绝对不是主流食材。

左为牡蛎、中间是海鞘,右为螺肉


长相更是神奇,让人疑惑它到底是植物还是动物,有的像茄子、有的像巨型花,艳丽的橘黄色,给人一种会充满剧毒的表象。带点诡异的苦味,苦中又带淡淡的甘,嚼起来肌理分明。又是一个“喜欢的人会很喜欢,不喜欢死也吃不惯”的主!

亮圈内就是海鞘了


接着是包括金枪鱼大腹在内的白身鱼刺身三种,油脂都很丰富,旁边直接放着一小盒海苔,这又是没见过的新吃法,用海苔卷大腹,鲜咸味撞击脂香味,拥抱彼此软化了的感觉。

toro及白身鱼三种


一大盘鲷鱼刺身,粉嫩的鱼肉片懒洋洋地躺在透明粉丝团上,恩,不是白萝卜丝,看上去亮晶晶的有些人工。但这量,是要客人把鱼肉当饭吃么?何况有了前面这两下的惊艳,略微有点失色了。

一位韩国女招待有点看不下去,过来用肢体语言表示,你们用泡菜卷着鲷鱼刺身吃试试看!一试,果然爽口开胃,别有风味。

鲷鱼刺身


到这里该吐槽一下韩国人的日料摆盘了,要不盘中央放一个螺壳,插两朵假花,好点的摆一小枝绿叶,或者直接把带鱼鳍的边角料都拿上来做装饰,食器带点和风,但也不甚讲究。

一整条野生黄花鱼,做法是比较家乡的口味,炸酥了又浇上酸甜的汁,肉并不嫩,而是有点甘甜的。现在大陆花大价钱应该都吃不到野生的了,问题还是在于菜一拥而上,等认真开始吃黄花的时候也有点凉了,总觉得有点不是滋味。

黄花鱼


接下来是烤物,分为鲍鱼、牙带、盐烤大虾。济州产的牙带很出名,市场里看到很多都直接卖作刺身,这盘却是仨人最失望的,一点儿不香,还有点冷,况且本来就对带鱼无爱。

牙带


济州的带鱼太吓人了,像涂了一层银色涂料般闪亮


济州的鲍鱼基本不会出错,属于体型稍大的那类,烤后带着肌理分明的韧劲,但又不死板;

烤鲍鱼


大虾中规中矩,很大可能是在前面一连串刺身的冲击下,显得平凡了。

盐烤大虾


炸物是蔬菜天妇罗拼盘,虽然有点鸡肋又油腻,但作为一整桌中几乎仅有的热菜和熟菜,瞬间被瓜分一空。

快要溢出来了好嘛


在蔡先生的文中,还提到中间上来一道炭火略烤熟的菇类,中间还有松茸,老板解释是,“海鲜吃多,味就寡,一定得用蔬菜来调和调和。日本人不懂这个道理,寿司店里从头到尾都是生的。”大概我们这儿就变成蔬菜天妇罗了吧。

这么一说,倒是想起在济州东门市场吃到的“香菇刺身”,一位蛮帅气的长腿欧巴摆着个小摊,香菇个头大又结实,自己家山里种的,用刀削下一小片直接让我尝,那个香气直到现在舌头还记得。

三贯鲷鱼寿司,醋饭就不说了,达不到专门寿司店一半的标准,山葵泥倒是认认真真点在鱼肉跟饭之间。这时候才想起来,主食在哪里?不会这一人一贯寿司就打发了吧。

鲷鱼寿司


但此刻真的好想要一碗鲍鱼粥之类的垫垫肚!没文化真可怕,语言不通太苦闷了。一肚子苦水只好往心里咽,叫买单,算下来三个人不过人民币700块,别的不说,单单说刺身的量和水准也是便宜到死了。

一路下坡,意气风发地走回西归浦市中心,大转盘中央是一棵闪着紫色灯光的大树,顶着个十字架,有一点庆祝跨年的意思,韩国是基督徒占压倒性比例的国家,堂而皇之地挂出十字架也不奇怪。

爸爸照例是意犹未尽,要去买一份炸鸡啤酒,再来一个欢乐今宵的下半场。12点静静地在东9区提前到来了,吃了一肚子刺身鲍鱼,还未消化完全的它们要陪我从今年走到明年了。

吃着美味的食物、听着喜欢的歌、在他乡的旅途中,对我来讲,这可能是打开新一年最好的方式了吧。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