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中之国梵蒂冈:一群永远在等待的人

宋歌_Rocio 的阅读专栏 | 去远方

我想,在“出国容易”这件事上,罗马人该是全世界人民中最有优越感和发言权的了。不用机票,无需行李,不管是要朝拜影响全世界的宗教文化圣地,还是游览顶级博物馆,只需要牺牲一个懒散在家的下午就能实现。从罗马到梵蒂冈,不过是几站地铁的距离,能超越这种便捷程度的,就只有哆啦A梦的任意门了。

位于罗马西北角高地的城中之国梵蒂冈,是世界上面积最小,人口最少的国家,却是世界天主教中心,影响着遍布全球的十几亿庞大信徒。在梵蒂冈游客无法进入国内,但却可以参观梵蒂冈博物馆、圣彼得大教堂和圣天使堡。我从未曾想过,就是在这个本国人口不足一千,国土面积连半平方公里都不到的弹丸之地,我竟遭遇了有生以来最漫长的一次等待。

梵蒂冈博物馆的盛名自然不必多提,从那快要绕博物馆围墙一周的队伍就能看出来。梵蒂冈地小国小,景点本就不多,因此每个景点的客流量都很大也不是什么稀奇。我一早就知道在梵蒂冈景点的排队是出了名的,一个小时是打底,因此表盘的指针刚刚走过早上九点的时候,我就已经在队伍里整装待发了。

排梵蒂冈博物馆的队可不同寻常,这绝对是一场耐力的终极比拼,是任何大牌歌手、作家的签售会都比不了的。在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中,我眼睁睁的看着排在前面的印度家庭用12欧元向不断推销的小贩买了二十张一组的梵蒂冈套装明信片,又和叫卖着“小孩五十欧成人七十欧,走快速通道进博物馆”的某组织人员讨价还价,最终在我毫无察觉之时从队伍中悄无声息的消失;眼睁睁的看着身后的金发大妞和她的时尚甜妹朋友用各种方式打发时间,聊天、录视频、自拍、唱歌,直到最后两人都蔫儿的没力气折腾;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又一个旅游团举着小旗从身边的团队通道畅通无阻地走过;眼睁睁的看着队伍里的人轮流着去附近的小酒吧和麦当劳买午饭;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中年妇女佯装招呼同伴想要从后面插队挤到前排,却被彼此语言不通但同甘共苦了大半天的战友们心照不宣地挤了回去;眼睁睁的看着太阳慢慢升到头顶,又慢慢开始西斜。

不知道最后到底熬走了多少人,总之在这场艰苦绝卓的持久战中,能坚持下来的都是胜利者,只不过代价是,在开始逛博物馆之前,我们就已经快要精疲力竭。到了博物馆大门售票处时我停下来看了下表,这时候是下午两点,我们活活站了五个小时。

但抱着“老天有眼终于轮到我了,博物馆怎能不扫它个一遍”的报复心理,以及内心对馆藏品诚挚的期待,我们还是纷纷掏出了相机,迫不及待地冲上了台阶,好像负伤的战士终于等到了反攻的机会,便毫不犹豫地拿起武器继续冲锋陷阵。

租来的语音导览器在欢迎词里说,游览梵蒂冈博物馆将会是您一生中绝无仅有的体验。我同意。却不是因为博物馆占地之大,藏品之多,建设精美,气势恢弘,不是因为博物馆独特的半包围式环形建筑结构和其中心自带花园的巧思,也不是因为终于见到了木乃伊真容,满足了我长久以来的心愿,而是因为,这确实是我一生中,第一次,像赶上中国特色的“春运”一样逛博物馆。

刚开始的时候还可以驻足观看,拍照片,听导览器里的语音讲解,读展品边的文字介绍,可到了博物馆闭馆前的三个小时,为了在外面继续排队的游客能够不虚此行,博物馆开始释放大批人群进入馆内,不一会儿,后来的人流便迅速追赶上前人的脚步,霸占了仅有的那一点空间。在壁画长廊内,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步伐,只能任由人流推挤着我向前,义无返顾的涌向下一个展厅。

当我最终从博物馆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我踱步到圣彼得广场,所见依然是人头攒动,环顾四周,发现那些排着队等着进圣彼得大教堂的人,连起来可以绕广场一周。此时的我已经心力憔悴再也无心恋战,冷眼旁观着这一场别人的战役,我只想赶紧回去吃顿好的。

根据2011年最新的人口数据显示,在梵蒂冈,有32名女性公民,540名男性公民,其中有306名外交官,86名瑞士卫队成员,73名枢机主教,31名平民和一位修女,他们中只有不到一半的人真正生活在梵蒂冈。此外还有221名居民,大多都是传教士、神职或者修女。而那些充斥了梵蒂冈街口巷尾且生生不息的庞大人群,名为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那是一群永远在等待的人。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