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虐小李子,《荒野猎人》还讲了什么?

Vamei 的日记 | 看电影

电影《荒野猎人》


小李子为拿奥斯卡奖,彻底豁出去了。

在新电影《荒野猎人》中,小李子饰演皮草猎人休·格拉斯。电影的英文名“Revenant”是从死亡边缘的亡灵,象征了小李子从死亡边缘重返人间复仇的经历:他先是被熊拍得半死不活:脖子破洞、骨头裸露、腿还瘸了一条。随后,躺在担架上的小李子又眼睁睁看着同伴谋杀自己的儿子。再后来,小李子爬了上百公里,吃生肉、玩冰河漂流、躲在马的尸体里保暖,最终回到营地,完成了一场惨不忍睹的复仇。小李子大概清楚自己身上的超大号仇恨光环,所以在片中不遗余力的卖惨,以便换取奥斯卡评委们的一点同情心:

“我都被熊xxx啦,求别再计较我的56位女友了……”

小李子自带的仇恨光环


影评人和观众还是乐意为小李子的惨样买单。小李子本人已经收获了金球奖最佳男主角,并被提名为奥斯卡奖最佳男主角。无论小李子能否在今年的奥斯卡典礼上抱走小金人,他都已经在卖惨界登峰造极。当然,“虐小李”并非这部长达3个小时电影的全部。导演冈萨雷斯可是去年的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的得主,自然不会把电影局限成一场个人秀。他在电影中精心安排,利用丰富的细节打造出极具真实感的狂野西部,值得从多个层面细细解读。

1. 狂野西部

《荒野猎人》的背景是1823年的美国西部。电影一开始,格拉斯所在的猎人队在密苏里河上游采集河狸皮。他们被印第安人攻击,只能放弃皮草,沿河向下游的基奥瓦堡撤退。基奥瓦堡位于南达科他州,曾是皮草贸易的重要据点。基奥瓦堡周边地形复杂。它紧邻密苏里河,向西是高耸的落基山脉,向东是大平原。多样的地理条件带来了动植物的多样性。《荒野猎人》中,河狸、野牛、鹿成群出没,吸引来大批猎人。而暗中潜伏的熊和狼,随时可能威胁猎人的生命。诱人机会与致命危险并存,正是西部的魅力所在。

格拉斯被熊攻击点,以及基奥瓦堡


在十九世纪,南达科他州是“边境地带”的一部分。所谓的“边境地带”是位于大平原西侧的狭长走廊,北起加拿大边境,南至墨西哥湾。1803年,美国用1500万美元的价格向拿破仑购买了密西西比河沿岸的大平原,将美国的疆域扩大了一倍。对于美国来说,这笔买卖相当划算,每亩土地的成交价只有3美分。更重要的是,拿破仑的军队从此撤出北美大陆,让年轻的美国松了口气。而对于拿破仑来说,北美的领地虽然辽阔,但毕竟只是人烟稀少的荒地。拿破仑正忙于征服欧洲大陆,卖地的资金正好可以扩充军费。就这样,作为购地的一部分,“边境地带”一起打包卖给了美国。

边境地带


这次购地也遗留了很多问题。早期的殖民者立个旗帜、丢个界石,就宣称自己对一大片土地的所有权。在这种情况下,北美的领土界定极为模糊,常常相互重叠。法国对中西部土地的控制力,不过是寥寥的几个哨所。购地法案立即引发了美国与西班牙的争端。从墨西哥向北扩张的西班牙,把德克萨斯州和新墨西哥州都当做自己的土地。法国无权销售,美国也无权购买。美西冲突一直到十多年后才算解决。除了西班牙,英国人同样不爽。美国人给拿破仑送钱的行径,惹恼了正在与拿破仑打仗的英国。与此同时,英国人也在加拿大向西扩张,与同期向西扩张的美国相互竞争。就连法国人自己建立的殖民点,也不太愿意接受美国的管理,经常暗中制造麻烦。在电影中,法国人就暗中收购毛皮,支持阿里卡拉部落的印第安人与美国人的对抗。

《荒野猎人》中的阿里卡拉酋长


于是,狂野的自然和暴力冲突,成了“边境地带”的标志。在好莱坞的西部片中,牛仔枪战和印第安人袭击成了必备要素。昆汀导演的《八恶人》中,匪帮在西部肆意横行,而捉拿匪徒的赏金猎人几乎一样无法无天。约翰尼德普主演的《独行侠》中,西部骑警反过来被匪帮收拾干净,最后被迫与印第安人联手,才能匡扶正义。但真实的历史比影视要平淡得多。尽管中西部人人持枪,犯罪率和谋杀率却远小于东部。印第安人虽然与美国骑兵偶有冲突,但却很少袭击移民西部的定居者。大部分涌入西部的人口,最终成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在狂野的西部,神秘的自然才是所有人共同的对手,无意间稀释了人间的邪恶。

《独行侠》中联手的印第安人和警察


2. 真正的休·格拉斯

在狂野西部的大背景下,《荒野猎人》中的小李子饰演的休·格拉斯让人震撼,更让人震撼的是,休·格拉斯确有其人。他生于宾夕法尼亚,后来前往边境地带,主要在密苏里河上游从事探险、捕猎和兽皮交易。1823年夏天,已经四十岁的格拉斯加入安德鲁·亨利的探险队,向密苏里河上游探索。正如电影中描写的,探险队被阿里卡拉人伏击,损失惨重。为了躲开印第安人,探险队选择从陆路返回。倒霉的格兰斯在途中被灰熊袭击,受了重伤。约翰·菲茨杰拉德吉姆·布里杰奉命留下来给格拉斯送终。没想到,生命力顽强的格兰斯强撑着活了下来。菲茨杰拉德和布里杰失去耐心,把格拉斯浅埋在土里,然后拿着格拉斯的武器和补给开溜。

电影中的安德鲁·亨利


醒来的格拉斯开始了求生之路。尽管事件的真实发生时间是夏季,而非电影中描述的寒冬,但这并没有降低太多的难度。由于一条腿受伤,格拉斯匍匐爬行了几十公里,直到在河边制作木筏,漂流完最后的路程。根据叙述版本的不同,他的总行程从一百公里到三百公里上下变化。但所有版本都不约而同的赞叹格拉斯的顽强。他借着树枝和破布固定断掉的骨头,再任由蛆虫吃掉自己伤口上的腐肉。由于缺乏装备,他像在电影里一样,靠野果和树根维生。他还用火把赶走狼,夺来一些牛肉生吃。一位印第安人途中帮了他。除了包扎伤口,印第安人还给了格拉斯食物和武器,让他有能力抵达基奥瓦堡。格拉斯继续追踪菲茨杰拉德和布里杰,但因为前者已经参军,以及后者的年轻,最终宽恕了两人。

电影中被熊攻击的格拉斯


电影中,休·格拉斯的向导是探险队安全返回的关键。但在真实的历史中,他只是探险队的普通一员。探险队的核心是电影中有些娘娘腔的安德鲁·亨利。安德鲁·亨利创立了著名的“落基山皮草公司”。这家公司在采集兽皮的同时,收集了边境地区的路线和环境信息,为后来的西部移民和铁路建设打下基础。1822年,落基山皮草公司在圣路易斯的报纸上登广告,招募年轻人,一起探索密苏里河上游。这批应征者成为公司的主要员工,其中诞生了不少著名探险家。除了休·格拉斯这样的传奇,还有后来探索加利福尼亚的杰迪戴亚·史密斯、参与印第安人战争的基特·卡森、发现贝克卫斯小道的詹姆斯·贝克卫斯。就连遗弃了格拉斯的布里杰,后来也成为最早探索黄石地区和大盐湖的传奇人物。

电影中的吉姆·布里杰


这些活跃于边境地带的猎手们以顽强著称。由于捕猎和探索活动集中于落基山,所以他们又被称为“山人”。在危险的野外,最有经验的山人也是在走钢丝绳。休·格拉斯死于与印第安人的冲突,而灰熊、严寒、蚊虫叮咬,都有可能致命。山人需要掌握荒野求生的技能,电影中的格拉斯就能在工具匮乏的条件下生火、捕鱼、处理伤口。山人通常还掌握数种语言以及不同部落的方言,从而能与不同的族群交流,避免不必要的冲突。在危险的野外,山人需要提防野兽、匪徒和印第安武士,所以必须有娴熟的格斗技巧。随身的装备中,刀、斧、枪械、火药、子弹等武器是随身装备中最基本的部分。而如山一般硬朗的精神,是山人对抗自然的最后武器,也是他们留给西部拓荒史的遗产。

落基山脉


3. 河狸的坏运气

然而,当这些山人步入蛮荒大自然时,他们既没有与自然斗争的悲壮情怀,也没有创造历史的自我意识。他们唯一的念头就是赚钱。有的山人野心勃勃,想要获得巨额财富。电影中的杰茨费拉德就是这样的枭雄人物。历史中的安德鲁·亨利则在1824年的探险中获利丰厚,于是卖掉公司安心养老。更多的人只是迫于生计,用命打拼出一条活路。贝克卫斯来密苏里探险之前还是个奴隶,其他山人的家境最多只能算是平庸。山人们的财富主要来自于一种毛茸茸萌萌哒的动物——河狸。在《荒野猎人》中,探险队就是在收拾河狸皮时,遭到印第安人袭击。

河狸


皮草制作的衣物一向受欧洲上流社会的欢迎。而河狸皮保暖性好,又柔软舒适,是皮草中的珍品。英国绅士们爱戴的顶帽,就是用河狸皮制成的。正如当代奢侈品一样,昂贵的河狸皮帽子还有许多吹捧出来的功效,例如能增强记忆、恢复听力等等。即使排除迷信的说法,河狸皮帽子也确实可以彰显穿戴者的身份地位。欧洲的河狸被大量捕杀,但还是无法满足时尚需求。直到裁缝们看到远洋渔夫们穿的河狸皮大衣,才知道对岸的北美同样盛产河狸。一时之间,捕猎河狸成了美国中西部和加拿大最热门的生意。法国人在美国中西部,以及英国人在加拿大的殖民地,都是为了控制河狸皮贸易。在英法的皮草出口中,河狸皮占到了将近一半。

王尔德身穿河狸皮大衣


河狸是逐水而居的动物。《荒野猎人》中的探险队之所以要沿河探索,正是为了寻找水边的河狸。河狸号称“大自然的水坝工程师”,会用树枝在河流小溪上建水坝。河狸陆上活动能力和自卫能力很弱,又天性胆小,所以要靠刁钻的办法躲开陆上田地的袭扰。它们建起水坝,能保证水位高于河狸洞穴的某些洞口,成为相对安全的水下逃生出口。但河狸看似聪明的策略会被猎手利用。猎手们可以在水下出口设置陷阱,诱杀在惊慌中想要逃生的河狸。他们也可以堵住水下逃生口,再破坏洞穴,活捉河狸。对于熟练的猎手来说,一天捕获几十只河狸都不成问题。 早在1787年,光是加拿大出口的河狸皮就高达14万张。在猎人的疯狂捕杀下,一个地区的河狸会很快灭绝。猎人们只能不断深入西部,寻找新的河狸栖息地。

捕河狸的机关


河狸猎人的足迹遍布整个边境地带,一不小心成了探索先锋,为其他人打开西部的大门。新的经济机会随后出现:种植、畜牧、采矿、淘金…… 与此同时,河狸皮贸易本身却在没落。新的时尚潮流更加推崇丝质帽子,河狸皮帽子变得过时。欧洲对河狸皮的需求随之衰退。另一方面,猎手们的滥杀让河狸数目锐减。许多山人在野外游荡数日,也只能空手而归。捕杀难度增大,利润却在降低,河狸皮贸易失去了往日的吸引力。有经验的猎人转向利润更加丰厚的野牛皮贸易,年轻人则一头扎进新兴的畜牧业和采矿业。但山人这个职业一直延续到了20世纪中叶,直到动物保护意识增强,对野生河狸皮的捕杀才逐渐停止。

现代的反皮草运动


4. 倒霉的印第安人

在河狸皮贸易的巅峰时期,边境地带活跃着数千山人。即便如此,大部分的河狸皮还是来自印第安人。美国刚刚购得边境地带时,印第安人占了人口中的大多数。作为北美原住民,印第安人早在两万年前就从西伯利亚跨过白令海峡,到达北美洲。根据地理环境不同,有的部落以捕猎大型动物为生,也有部落选择定居的农耕。由于美洲的地理隔绝,印第安人发展出独特而又多样的文化。电影《风语者》就提到,印第安人中的纳瓦霍族语言独特,外族无人能懂。然而,欧洲殖民者抵达美洲后,几乎所有印第安部落都遭到灾难性的冲击。

《风语者》中担当密电员的士兵


皮草生意促成了中西部印第安人与殖民者的早期接触。当时,殖民者只是小股前往西部,不能对印第安人造成更本性的威胁。这些殖民者更多的躲在基奥瓦堡这样的据点,等着印第安人来做交易。印第安人对殖民者的态度也相对友好,想用手中的毛皮换取殖民者手中的新鲜玩意:铜壶、铁斧、枪支。印第安人售卖的兽皮惊人的廉价。根据1790年的数据,一张貂皮只需要50美分,一张河狸皮需要1.25美元,一张熊皮也只需5美元。而殖民者手中的一杆枪,却要12.5美元。大部分时候,山人充当的是商人角色,直接从印第安人那里收购兽皮,再转卖到美国东部和欧洲。

印第安人与白人交易


在贸易繁荣时期,河狸皮贸易是绝对的卖方市场,多方的殖民者都抢着讨好印第安人,想要获得他们手中的河狸皮。在这样的情况下,皮草商与印第安人的私人联系至关重要。许多山人与印第安女性结婚,生下混血儿。除了西部白人女性稀少的原因外,与印第安人建立姻亲也是一大目的。反过来,印第安部落的酋长也会鼓励跨族联姻,以便借助白人的支持,击败敌对的印第安部落。《荒野猎人》中虚构了格拉斯的生活经历,让他娶了一个印第安女子,并生下一个混血儿。在电影中,格拉斯一直在保护儿子免受歧视。但事实上,那个时期的混血儿地位超然。他们能在族群间如鱼得水,是皮草王国的尊贵王子。

电影中的格拉斯和他的印第安妻子


尽管殖民者挟枪炮之利,但印第安人也能通过交易获得枪支火药。这样算下来,印第安人在火器方面不算太过吃亏。真正让印第安人倒霉的,是一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因素。在竞争激烈的海狸皮贸易中,皮草商为了控制印第安人,私下里把朗姆等烈酒卖给他们。许多印第安人染上了酗酒的毛病,甘心被皮草商控制,廉价卖出自己手中的毛皮。兽皮的快速消耗意味着兽群的迅速减少,以捕猎为生的印第安部落甚至失去了食物来源。最致命的是白人皮草商带来的病毒。印第安人对欧洲的天花等病毒缺乏抗体。一次瘟疫过后,部落人口骤减,再难以恢复。在与殖民者的对抗中,印第安人渐渐处于下风。

《加勒比海盗》挚爱的朗姆酒,也是印第安人堕落的毒药


《荒野猎人》中,印第安人的悲情是电影最深刻的主题。格拉斯妻子所在的部落被美国人屠杀,阿里卡拉部落酋长的女儿被白人掳走,救了格拉斯的印第安猎人被一群法国佬吊死。但在故事发生的1823年,印第安人还是边境地带的主人。殖民者带来的影响只是局限在据点周围的地区,远没有电影描绘的那样全面彻底。当时的印第安人正享受着毛皮生意带来的短时繁荣。他们与殖民者的全面冲突,还要等到1870年代的淘金热。印第安人不满因淘金大量涌入西部的白人,发起了全面的袭击。无数印第安战士成了荒野孤魂。起义首领被杀,幸存部落被赶到荒凉的保留地。河狸贸易埋下的悲剧种子,终于在世纪末成为不可逆转的现实。

帮助了小李子的印第安人,后来被吊死。


在大平原上,狂野的西风依然会越过万年不变的落基山,哀嚎着游走于这片荒野,一如亡灵的悲泣。

出处 ,转载请先与我联系。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