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式的、聊骚的爱情

张佳玮 的日记 | 闲翻书

许多人说,古龙是个直男癌。

因为,据说,古龙的女主角都很爱脱衣服,没事就脱一精光,在男主角面前一站。这种时候,古龙最喜欢描述女人“修长的双腿”了。

而且,似乎,古龙的男主角,都有姑娘愿意投怀送抱。陆小凤如是,李寻欢如是(孙小红和蓝蝎子不提,大欢喜女菩萨都表示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当然还有身边随时带着三个、外面不知道多少位的楚留香。

也有人说:古龙写了很多女人,其实不太懂女人。

梁羽生先生的爱情,大多是才子佳人式的,温柔含蓄,久而成情。唐经天与冰川天女如是。

又或是正派遇到邪派对冲式的,漩涡激荡,就此不拔。卓一航与练霓裳如是。金世遗与厉胜男如是。

但爱上了,就是爱上了。从此成了搭档,一起出生入死去了。偶尔成为对手。

所以女主角出场,你都不必担心,“他一定会和男主角好的,放心吧!”然后拉郎配去了。

金庸先生笔下,爱情确定关系,基本分为三类。

其一,“只有你对我好”,这番感情,最初出于感激。比如黄蓉爱上了郭靖,比如程灵素爱上了胡斐,比如阿朱爱上了萧峰,比如王语嫣后来跟了段誉。感动于别人对自己的好,于是投注了感情。

其二,“女孩子被男生占了便宜”,比如苗若兰与胡斐在床上遇到,赵敏被张无忌摸了脚;虚竹与梦姑在冰窖里快乐无边,陈家洛看到了香香公主洗澡,陆无双被杨过接了骨。

其三,则是男主角天生的光环了,即“你武功好,人也好。”“你长得漂亮,我喜欢你”,比如,周芷若看了光明顶大战就爱透了张无忌;反过来,段誉看了玉像就痴迷了王语嫣,韦小宝见了一眼阿珂就迷上了。

感情好了之后呢?

金庸笔下的爱情,好了就是好了。情侣们一旦定情,很少有反复打闹。伴侣们过起日子,更像是搭档,克服眼前难关。他们大多时候,在商量各类任务进度。黄蓉偶尔和郭靖闲聊些故事,令狐冲有时跟任盈盈说几句没正经的调情,韦爵爷时不常跟双儿“大功告成”。

其他时候,金庸小说的人物,谈个恋爱,都正经得很。

反过来呢,古龙笔下的楚留香与陆小凤们,最典型的感情,是这样的。

某帅哥落拓不羁地一个人呆着。

一个漂亮女孩子,在一个挺特殊的地方——午夜长街、游船甲板、禁宫内院,甚或楚留香/陆小凤在洗澡的时候——遇到她。这多半是个或者很喜欢笑,或者冷若冰霜的女孩。

于是俩人在一个相当突兀的环境下见面。然后,他俩开始唠,唠了很多,女孩子会突然做一个很惊人的动作——凑前亲他一下也好,抱他一下也好,甚至咬他一口、打他一拳。

然后楚留香,就怔住,或者苦笑一下,或是微笑一下。

心里已经喜欢上这女孩子了,但嘴上不说。

女孩子呢,偶尔选择矜持,听他念叨几句,然后他便会转着弯夸你,比如,你说自己长得不好看,楚留香/陆小凤就会叹一口气,说:“现在的女孩子,越来越会撒谎了。”

但更多的时候,女孩子会选择主动。

最终搞定楚留香的张洁洁,选择是外罩一件披风,里面什么都没有——当然那是一种极端策略。

大多数时候,身为女主角,你只要很坦率地,不羞涩地表达自己的喜欢,楚留香便会苦笑,一副拿你没办法的样子。

从此你便赢了,在这个故事里,你只要随时一副“我们俩比比谁更坦白”,便会让古龙式的浪子们唯命是从。

所以梁羽生式的感情,纯。

金庸式的感情,正。

古龙式的感情,骚,聊骚的骚,还有点飘,但有味道。

古龙总让他笔下的浪子,很擅长跟女孩聊天,但他其实并不那么擅长对付女人。楚留香/陆小凤们,最后总是可以逃脱坏女人的诱惑,可以漂亮地拒绝蛇蝎美女的陷阱,可是,遇到主动的可爱女孩子,却没了办法。因为表面再怎么从容,楚留香/陆小凤们都还是男孩子。男孩子会去欺负自己喜欢的、看起来娇怯怯的女孩子,但点到为止;但对自己心爱的、主动的女孩子,会不知如何是好。他们于是喜欢和女孩子聊天,跟她相爱,最后反而被她们牵着走。

当然,这些女孩子于楚留香/陆小凤们,都是过去。没一个是真正属于他的,跟他好过,聊骚过,如此而已。古龙笔下的浪子们,也很少试图去绑住一个女人。

——倒是女孩子们总试图去绑住他。

这就是古龙式的浪子。古龙式的007。楚留香的爱情。很突兀,很戏剧性,建立在斗嘴之上的爱情。

这也是古龙式的女孩子:有时温柔有时泼辣,但大体而言,很大胆,很有主见。

于是他们的爱情,通常是聊出来的。

大概也是武侠小说里,对话最多的爱情。

楚留香/陆小凤们,很少像金庸与梁羽生先生笔下的男女主角,组成搭档,联手出击。楚留香有自己那三位红颜知己,但和他好的姑娘们,不会跟着他到处走。哪怕真的相爱了,也不会“就这样好了,以后啥也不说了”。

他们还会一直聊,聊到书的结尾。

他们的风流不羁背后,隐含着一小份平等与自由——楚留香/陆小凤从来没什么占有欲。他们会被过于主动的女孩子吃定,然后一直跟她们聊,谈一整本书的恋爱,是真的“谈”恋爱。

最后,楚留香遇到张洁洁,就被吃定了。没有感激,没有容貌,没有才子佳人,只是聊,看对了眼,在相处中找到了乐趣。

这恐怕也是最接近真实的感情。真实的世界里,没有那么多的英雄救美,没有那么多不小心看到姑娘洗澡,没有那么多“我一个人长大只有你爱我”。真实世界里的感情,就是像楚留香/陆小凤这样,一句一句话痨中,慢慢聊出来的感情,从女的朋友,慢慢变成女朋友的过程。

一个典型的古龙笔下主角的感情情景,差不多是下面这样的——嗯,我随便自己写的,不用较真。

长街夜雨。

楚留香一向不介意走夜路,因为他这样有名的人,走夜路时,总会遇到一些有趣的事。

他还有些得意,因为他刚灌醉了胡铁花,自己也有些微醺。男人对自己喝不醉这种事,总不免有些得意的。何况雨淡如雾,如轻烟。

“但是甜儿免不得要骂我。”

他正在这么想着,听到身后仿佛一叶落地。旁人听不见,楚留香却听得见的。

他的后脖颈忽然寒毛直立,一柄毒蛇般的剑,掠过了他的脖子——世上能躲过这一剑的人并不多。

好在他是楚留香。

等他掠起、落地、回身看时,剑已收起。一双妙目正凝望着他。

楚留香有些意外。虽然他被偷袭过许多次,但很少有偷袭者长得这么可爱:一个头扎双鬏的女孩子。如果她肯笑一笑,一定很美。

可惜她此时冷若冰霜,正瞪着楚留香,好像楚留香刚偷了她的胭脂盒。

楚留香忽然说:“是点苍派。”

女孩子道:“哦?”

楚留香道:“这么狠辣的剑术,天下只有点苍十九式才做得到。”

女孩子道:“只凭这一剑,就看得出来么?”

楚留香道:“然而又不是点苍派。”

女孩子道:“你先说是点苍,又不是点苍。若非我知道你是楚留香,定要当你是个疯子。”

楚留香悠然道:“刺客用的剑术,从来就未必是本门师传的。一击而中或者一击不中,都能用此来嫁祸于人。”

倏忽之间,他双腿不动,却已经离那女孩子只有一尺远近了,接着道:“何况你的口音不是云南人,而点苍派的张佳玮掌门,是只收云南弟子的。”

他倏然逼近,那女孩子却并不惊慌,只凝目看他,道:“那你还说,是点苍派?”

楚留香笑了,笑得像个老狐狸。他道:“因为我知道你并非主谋。你也不过希望别人误会是点苍派要刺杀我。所以我就难得糊涂,就当你是点苍派的好了。何况,我也猜不出来。”

女孩子道:“哦?”

楚留香耸了耸鼻子,道:“我鼻子不算灵光,所以本想欺近你身旁,闻出你身上的味道。女孩子的剑法可以作假,身上的味道却是假不了的。可是我只闻到了一片混杂的香粉味道。你是早下了决心,不让我知道你来历的。”

他挥了挥手,道:“所以你走吧。我不太会追问女孩子。料来你们既然要对我动手,这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只希望下次与我动手的,莫要是你。”

话音未落,那女孩子忽然欺近他面前,在他唇上亲了一下。未等他反应过来,那女孩子又扬手,打了他一耳光。

楚留香很久没被女孩子亲过了,也很久没被女孩子打过耳光了。

他脸上犹且热辣辣时,那女孩子已经掠上屋檐,忽然回头一笑,楚留香忽然觉得,她笑起来时,比冷若冰霜的时候好看得多。他几乎从没见过有女孩子笑得这么好看。

“下次见面时,我看你还会不会这么自作聪明!”

楚留香还未来得及问,那女孩子已经一掠而起。

自作聪明?

楚留香决定不去多想了,这女孩子是不是点苍派的,是否要嫁祸给点苍派,他都决定不再想了。因为多想就是自作聪明。

他摸了摸鼻子,刚觉得自己这么做挺聪明,忽然又哑然了:倘若他不去多想,这是不是又一种自作聪明呢?

这时雨已停,月光微现,却淡如星光。星光淡如梦,情人的梦。

楚留香又忍不住想到刚才的那个女孩子。她笑起来真是好看。

好看得只要一闭眼就能想起来,如在目前似的。

然后,转出长街,那个笑起来很好看的女孩子真的就在目前了。

楚留香怔住。

那个女孩子却一副落落大方的样子,好像从来没有拔剑刺过他似的,道:“香帅。”

楚留香道:“是。”

那女孩子道:“我们去喝酒吧。”

楚留香想都不想,道:“好!”

那女孩子眼珠转了转,道:“你不想问我,为什么要跟你喝酒么?”

楚留香道:“我这辈子学到最重要的一件事便是,有漂亮女孩子请你喝酒时,千万不要拒绝。”

他叹了口气,又道:“何况,有个女孩子告诉过我,再见到她时,千万莫要自作聪明。”

忽然之间,他的左手便被那女孩子挽起来了。他还记得这只挽着他的手,刚才抽过他的耳光。那女孩子道:“我们走吧。”

她忽又压低声音道:“如果我喝多了,也许会告诉你。”

楚留香道:“告诉我什么?”

女孩子道:“我为什么要自称点苍派的人来刺杀你。”

楚留香苦笑道:“我想来想去,实在没有一点拒绝的理由了。”

月光淡淡地,他们俩就像一对情侣似的走向酒店。楚留香忽然心跳起来。

他挽过许多女孩子的手,但很少这么心跳。他隐约间觉得有个阴谋在等着他,也想抽出手来,转身就跑走。但他还是任那女孩子挽着。

楚留香叹了口气,道:“看来我又要有麻烦了。”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