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见过的我未必喜欢,我见到的也未尝不美

_初 的日记 | 去远方

你见过的我未必喜欢 我见到的又何尝不美呢


2016的第一个假期,没有旅行也没有聚会,宅在雾霾的北京,心绪平静,继续完成这篇被搁置了两个月的文字,对那段心无羁绊自由自在的日子,怀念。

远方


四季如春是云南一年的天气。从机场出来,被温柔的风包围,蓝天被太阳映的格外耀眼,远处的云很低,好像我向前走几步伸出手就够得到。我喜欢搭公交在城市里转,停停走走的车窗外总会有一些被忽略掉稍纵即逝的景色。沿途风景太美令我纵情享受,窗外已不知道到了哪站,我连忙与司机確认位置。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司机师傅用一种并没有期待我表示感谢略带冷漠的语气说:下车向前第一个路口右转一直走到头就是了。我愣住了一下,回过神向他道谢下了车。

不要像风吹过连痕迹都不留


布满青苔的石阶小径、爬满三叶梅的老建筑、院里参天的古树、鏤空的柵栏大门,历经岁月沉淀的云南大学美的如此静謐。我与俊婷相约云大,她是个可爱又有点害羞的姑娘。这一举动可以被俗气的理解为见网友,但我更愿意称之为见我身处远方而素未谋面的朋友。伴晚,俊婷带我逛了两条小巷子,街边都是矮矮的房子,店家会把他的店舖搭出一个小二层,每家店铺都有自己无可替代的理念。我一直认为街道巷弄最能代表一个地方的市井生活文化,这也成为我所到之处一定会花时间走走看的原因。

巷子尽头有花卖


日出晚,日照长这是大理低纬度的自然结果。8点的大理,天还没有完全醒过来,微微亮,苍山还笼罩在云雾中。天空晕染的青蓝色,第一眼我就知道我爱上了。我搭客栈掌柜的车去古城。掌柜说他已经很久没有起来这么早过了。我笑著说,这在北京已经是早高峰了。掌柜看著苍山说,要到10点以后,古城的生活才算是真的开始。后来我得知,原来这位90后山东掌柜是比我更爱陈綺贞的人。

洱海晚北京半个小時的日出


北门的市集是大理最早醒来的地方,居民采购一日三餐的食材,小朋友挑选自己喜爱的零食,我坐在一栋房子小露臺上的木桌前,享用我旅程的第一顿早餐。上午的古城些许清净,没有游人,只是居民们忙碌著一日生计,日復一日却也乐此不疲。对於喜欢骑单车的人来说,环海西路是不可错过的骑行路段。骑行在苍山洱海间,云层笼罩著苍山看不到峰,阳光透过云层的缝隙洒下一米阳光。路旁是大片的麦田,正值初秋,微风掠过,金黄的麦子迎风摇曳,呈现一幅风吹麦浪的美景。洱海的码头早已经没了最初的样子,但码头周边的几处野渡却是另一番清静之地。垂钓的老人,嬉戏的孩童,摆摊售卖的商贩,还存留著过去的人事物,为镜头下的洱海保留了一丝清净和神秘。

拍完这张他就害羞的跑掉了


去大理前我在豆瓣认识了一位90后司机师傅约好载我环洱海。早上我去约定的地方找他,结果我这个近视300度的人在马路对面一眼就认出了他。灰白髮色,T恤短裤人字拖,坐在板凳上明显比人群高出一个头,四处张望,有点傻气。小哥带我看了很多外地人不熟知的美景,讲述身处大理该知道的文化。小哥从哈尔滨一路自驾最终留在大理开了客栈,这让我尤为钦佩。前阵子聊天的时候他说要去稻城看看,因为马頔的那句歌词‘在稻城冰雪融化的早晨’。 我说记得拍张稻城的早晨发给我看,他说好,虽然至今我都没有收到。

老人与海


我从朋友那得知一条当地人都很少知道的山路通往苍山其中一座峰的峡谷。根据朋友的口述以及荒废许久的破旧路牌的指引一路向上走。接近半山腰,在一个二层落地窗的茶室里面有两位姑娘,游人的样子,我和她们比 “手语”询问茶室入口,她们热心以“手语”回应,我为她们拍照留念。山里的气候难捉摸,一片乌云飘过就下了一阵急雨,雨来的急走得也快,阳光隨著乌云一片片洒落,叶子上还残留著露珠,窗前竟出现了难得一见的双彩虹。人在安静的时候对周围环境的感知和情绪很容易被放大,那是我第一次觉得时间可以过的这样慢,慢到我可以察觉出每一分每一秒的改变。感受云的轨跡,感受土壤吮吸著雨露,感受每一寸阳光洒落下来,而我就藏在窗子里,窥探这一切的发生。

花的姿态


4680米是我23岁时站上的高度,当然未来的我还会站的更高。索道上方的180米是我目前走过最艰难的路。每上一步臺阶都要消耗巨大的能量,空气稀薄,氧气稀缺,那是身体强健的运动员也无法与之抗衡的自然力量。但藏在云层上主峰后面那纯洁的蓝光却吸引著我为之前往。平流层上一望无际的天空蓝的纯粹,想做一片云留在那儿,拥有不被禁錮的形態和抓不住的自由。

想做一片云留在那兒 拥有不被禁锢的形态和抓不住的自由


缘分这种东西很奇妙,天各一方就在旅途中相遇了。就算是在北京一天之內也不一定会遇到同一个人两次,就算遇到了两次也不一定会在海马体留下记忆。束河的客栈老板娘比我年长个十岁,她说很喜欢我的性格,有点傻气又有点倔强,像年轻的她。在束河的最后一晚,我和一对重庆来的小夫妻在老板娘的茶室饮茶聊天至深夜。小哥讲了很多重庆地方和方言的文化,我有幸到过重庆,只言片语中也算是能引起共鸣。老板娘讲述了她的爱情故事,频频说到我不懂也不希望我懂,当然这是她对我的爱护。临別时老板娘说若是我有了认定的男朋友,一定要带去给她瞧瞧,我说好。我不是一个好的讲述著,因为我身上没有那么多的故事,虽然我也並不想成为別人眼中有故事的人。可我愿做一个好的聆听著,听他们讲故事,虽然大多的故事都与爱情有关。

偶然与巧合


旅行的目的是流浪,买完去香格里拉的汽车票我只剩下了218块,3天的旅程,著实让我流浪了一把。旅行的时候人们会卸下防备,容易信任与被信任,也更容易帮助和被帮助。月光古城的石子路很有异响年代感,与之而来的是行李箱无法使用的轮子和我提著它走路的笨重身影。善良的武汉姑娘们帮我找寻客栈,还带我逛了古城的夜景。入夜的古城广场上放著我听不懂的藏族歌曲,人们围成圈跳著,一位游人姑娘跳的非常好,动作和韵律感都很棒,我跟在她身后一起跳。那应该是我最放鬆的舞蹈了,不用刻意在乎姿態和步伐的准確性,只要纵情享受就好,若是不小心撞到了人,相视一笑就化解了尷尬。

我给婆婆看照片她说这张最好看


没被坑钱的旅行总不算完整,比如我花掉仅有的120块去看了远不及锡林郭勒一隅的依拉草原,但却因此结识了同被坑钱的自驾温州伙伴们,还邀请我搭他们的车一起完成香格里拉的旅行。早起去小布达拉宫朝拜,寺里的藏民在讲述寺庙文化的时候目光虔诚。我走进每一间庙,跪拜祈祷,祈求家人朋友安康,灵验与否不得而知,至少跪拜的那一刻我心虔诚。普达措在藏语是普度眾生到达湖泊彼岸的意思,我找不到词语去形容她神圣的美,是天堂还是仙境,总之是这一类词语。绵延出十几公里的栈道通往原始森林深处,走进云雾繚绕的山川、透彻的湖泊、死亡的树木,安静的不忍打扰,我们像小偷一样窥探著眼前的美。

雪山顶被遗留下的祝福


没有搭车的旅行是不是也不完整,虽然这並不在我的计划之中。本以为做了充足的预算,结果面对返程回丽江的78块车票时,我竟觉得如此昂贵。好人做到底的温州伙伴们一路把我从香格里拉月光古城送到了丽江火车站。搭车的意义不是风景而是信任,尤其是从香格里拉开出来一路上尽是悬崖峭壁。人与人还是要多点信任的,虽然这句话俗了点。

离开的时候我回了一下头


意识到旅程结束是因为飞机就快降落可窗外还是看不到地面,就在雾霾的深夜我抵达了北京。有太多人曾对我说如果妳去过十年前的云南就不会想要去现在的云南了,不过这些话我会选择屏蔽过滤掉,而后我还是义无返顾的去了。就像我始终承认人是会越来越复杂的,面对这份复杂,有的人选择接受转化成自己的阅歷並好好使用它,有的人选择先过滤隨后收藏放在心里拥有它。显然我是后者,但不管哪种选择,都不是必然的结果,在选择的过程,我们永远拥有主动权去隨时改变。他口中的只能是他眼中见到过的风景,我亲眼见过了才会感受到自己想要的人生。

如果成功是指高高在上 那在成功之上就是失败者的飞翔


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你见过的我未必喜欢,我见到的又何尝不美呢。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