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抽烟不喝酒的男人,不可托付终身”

张佳玮 的日记

克里斯多弗·哥伦布回过头来,看看靠在圣马利亚号船舷上,那个须发苍然,正在扪虱子的老头。

“您确定我们到达的,这就是印度?”

“我骗过您吗?”老头反问,“您按照我提供的计划和海图,一路西行以来,我们不是已经到过几个岛了吗?”

“您先前跟我说,那些是印度的岛屿,但是,”哥伦布挠挠耳垂,“但我总有些疑心。这几天派出去的探险队回来报称的植物和土壤,都跟我听说的印度不一样。印度,应该有香料和黄金,而这些地方……”

“就是印度。”老头斩钉截铁地说。

“好吧。就是印度。”哥伦布回过头来。

“别忘了您许诺给我的酬报。”老头说。

“我记得。”哥伦布说,“我会找到您所说的那个,那些印度人点燃来,吸收烟雾的香草。臧先生,我不会忘记的。”

“张。”老头说,“我的姓氏,在东方母语里读作张。”

“抱歉。”哥伦布远眺着岸上,“也许我还是叫您贾维更好一些。话说,您一直说,直到印度,您才会告诉我,您的故乡是在……”

“中国。”老头忧郁地说,“一个已经不存在的国度。”

“不存在的国度?我听说马可·波罗曾说……”

“马可·波罗先生的那些话,都是我讲给他听的,以报答他从东方带我来到欧洲。事实上,中华文明不存在了,虽然是暂时的。”老头神色不动,“当然,依然可以复兴。只要你能找到烟草。”

“烟草?”

“嗯。我跟你说过的,船长先生。那种点燃来,吸取烟雾的香草。”

“找到那种香草,便可以让中华重新出现吗?”

“是的。”老头手扶船舷,吸了一口海风,仿佛要将西半球的空气一饮而尽,“而一个古老文明也将重现。”

宋朝时节的一个黄昏,张佳玮单膝点地,跪在金碧辉煌的五凤楼前,对楼上的郡主娘娘禀道:

郡主,我已然被今上钦点了探花,算是胸有文韬;又校场力拔魁首,拿了武状元,够得上有勇有谋。经史子集、琴棋书画,我都略知一二;体态仪表,也符合标准。

我怀中藏有随和之宝,明月之珠,太阿之剑,纤离之马,翠凤之旗,灵鼍之鼓,夜光之璧,犀象之器,江南金锡,西蜀丹青,宛珠之簪、傅玑之珥、阿缟之衣、锦绣之饰,无论是古籍所载还是当世之宝,我都已收拾齐整。我也曾为您远渡海外捉了蛟龙做羹,西上绝顶取了白雪泡茶。相信足够体现我的真心。您还需要什么呢?

郡主娘娘说:

不行啊,不行啊。这位公子,你可听过那一句话?

张佳玮问:

请问是哪一句?

郡主娘娘说:

嗯,所有的相亲茶局,所有的饮宴场合,所有的朋友圈,都有人在传播。所谓:“不抽烟不喝酒的男人,不可托付终身”。

张佳玮道:

郡主娘娘,这里有个难处。酒且罢了。烟却是个大问题。根据我向西域胡僧、全真道士、紫微斗数、卜卦算命者们问来的消息,这话传闻是八百多年后,一叫杜月笙的货说的,也不知怎的会被许多人传颂。我以为,这只是他们拿来抽烟喝酒还找道德优越感的借口。

然而问题是,宋朝期间,还没有烟草这回事。须得到三百年后,西酋一个叫做哥伦布的,发现了新大陆,引入了烟草,欧洲人民才吸得上烟。在此之前,咱只能耳闻新大陆人民,拿烟叶子卷了抽、制了管子抽、摘烟叶嚼着玩。要到公元1535年,奥威图先生出版《印第安通史》,才第一次总结印第安人“使用一种状如Y的管子,将Y的两端插入鼻孔,另一端装燃烧的烟草”来抽烟。

所以,宋朝以前的中国男人们,无法接触烟草,无论是雪茄、卷烟、鼻烟、旱烟,都沾不到。如果遵循不抽烟不喝酒的人不可以托付终身,则他们的婚姻都是无效的。

可是,我总不能穿越到未来,叼一支烟回来吧?

郡主娘娘摇摇头:

但是,违背了这句话,就违背了朋友圈传播的奥义,就违背了人生真理,会被七大姑八大姨戳脊梁骨。不,我不能违背这句话。

张佳玮咬文嚼字地说:

但是,郡主娘娘,请听我再说一遍。

命题A:不抽烟不喝酒的男人不可托付终生。

B:烟草是在中国明朝之后才传入中国的。

因此,逻辑上,明朝之前的中国男人都不可托付终生。如果坚持A这个逻辑,那么中华文明将不复存在了。

郡主娘娘哀戚地摇头:

可是我们不能违背这句话。因为这句话将在所有的朋友圈,在一切的饮宴劝酒场合,在各类相亲大会上出现。即便这句话出现,将改变整个历史,我们也要遵从。上古的中华妇女们,都将因为这句话而抛弃自己的丈夫,因为他们的丈夫没见过烟草;于是没有了东方人世世代代的繁衍。啊!你现在看到的一切,都只是幻影,因为历史从来不曾存在过,所有的子女都不曾出生过。五凤楼与大宋朝廷,以及你我,都将灰飞烟灭,因为历史上不容许存在不抽烟不喝酒就托付终身的婚姻!只有烟草重新进入文明世界,这个魔咒才能解除!

张佳玮只眨了一下眼睛,中华大地的一切就全部消失了。只余下空荡荡的回声:

“不抽烟不喝酒的男人不可托付终身!不可托付终身!终身!身!”

克里斯多弗·哥伦布回过头来,看看靠在圣马利亚号船舷上,那个须发苍然,正在扪虱子的老头。

“先生。”他伸手递过一缕烟草。

“我的探险队回来了。这是他们从当地人手中拿来的。这就是您所要的东西吗?”

老头伸手接过了烟草,看了看。“我想是的。”

“但他们也告诉了我一个事实。”哥伦布严肃地说,“这里似乎不是印度。并没有传说中印度的大象、印度的香料。臧先生,您在欺骗我吗?”

老头看着哥伦布,说:

“借个火,船长。”

“什么?”

“借个火。您记住这句话。从此,文明世界要流行这句话了。”

身为地球历史上最伟大的梦想家,最能忍受枯燥的人之一,哥伦布耐住性子,给老头递了个火。

那个老头,暌违故国数百年的张佳玮,接过了火,开始捋烟草。他开始跟哥伦布说话,一半是为了拖延时间。

“如我跟您所说的,因为一句咒语,中华文明的历史不复存在了。只有找到烟草,重新点燃,中华文明才能再现。因为只有烟草和酒精,才能让东方男性重新获得合法的婚姻资格,才能在回家过年、喝酒吹牛、觥筹交错的场合找到自我价值。只要我点燃这蓬烟草,中华文明就会重新点燃。是的,我可能欺骗了您,哥伦布先生。这里是西半球,而非印度。您到达了一个未被欧洲文明染指的大陆。我利用了欧洲人对黄金的向往,把您引错了路。但是相信我,我们是双赢。我指引了您发现新大陆,您将从此成为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人物之一,而我也将点燃这蓬烟草,解开那个魔咒。”

哥伦布重新有点迷糊起来。

“魔咒?”

张佳玮颤抖着手,点燃了这束烟草。

“嗯,因为一句魔咒,导致了中华文明的灭绝。那句话是规定给中国男人听的,叫做:‘不抽烟不喝酒的男人,不可托付终身’。

您看,我现在点燃它了。要有烟草啊!Let Tabacco be!如此,中华的男人,将重新获得婚配资格!”

然后……And All was Light.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