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香的琢磨

温泽 的日记 | 爱美丽

(有点青涩的爱马仕亚马逊清淡版 edf)

大学时有个死装的老师成天在那念叨“色彩是种奢侈,香水是种奢侈,香烟也是种奢侈,我要是有钱,就要雇人跟我后边读报,我用完的色拉油瓶,都要剪掉底子,这样就不会被奸商灌上假油bulabulabula"

总之我被他念出了阴影。毕业后开始不断的买香水。我从不担心”我能否驾驭这个香“这种问题,因为香水对我来说,就跟画一样,只是个拿来审的美。

不幸的是,我对90%的香水都感到失望。娇兰花草水语之薄荷青草不像割过的青草,香奈儿的白金不像刚被锯开的松木,洛丽塔魔幻苹果好像杀虫剂,海洋之心好像话梅糖,大地没有平面广告上那团蓝橙色的云那么迷人,橘彩星光也不会在落下时星星点点的发出魔法般的叮铃声。我从没在一股香味喷出来之后幻觉自己置身森林或花海,这一切和《香水》那个电影里一点也不一样。我晕雪松木、西洋杉和麝香基调,琥珀,香豆基调又觉得腻味。总之我攒的几十种香里面,我觉得从头到尾都不恶心的好像只有:纪梵希金色年华、娇兰瞬间、宝格丽红晶、爱马仕屋顶花园。还有些年代久远的老香水也没问题。除了屋顶花园,它们有个共同特点就是三段式的感觉不明显,比如瞬间就自己说了是“金字塔型”的香味散发。

(甜腻的杀虫剂~洛丽塔魔幻苹果edp)

(感觉很明朗的娇兰 瞬间edp)

(土土的纪梵希金色年华&树枝子味道的新都会)

(t甜软柔和的东方调 宝格丽红水晶 edp)

总之我是放弃了对香水过高的期望,开始老老实实闻一些单方精油充饥。唉,我觉得世界上最好闻的东西是橘子和柠檬,每次如果在火车上有人剥了橘子,而我又没带橘子,我都会陶醉羡慕死。后来每次都提醒自己带橘子剥了刺激别人,可是,不仅橘子好像并没有橘皮闻起来那么好吃,连橘皮也没有别人剥出来的那么仙了。

好味道难以追求,很多难闻的味道却防不胜防。我不是说工厂废气汽车尾气,那都不算,最怕的就是拙劣的香精味道。我最最怕的是潘婷免洗润发乳。曾有下铺室友每天早上涂完了再上吹风机加热烘烤,我必然被熏醒,觉得世界充满绝望。我觉得它的香味给我的词语联想是:陈腐、憋闷、粘滞、劣俗。在我心里,18世纪法国宫廷里那种带着生虫的假发抹着大厚粉又在腮帮子上涂两坨红点还搔首弄姿的死老太太都比这个香味美好三至五倍。更可怕的是,市面上大部分主流洗发产品,都齐刷刷的用上了这股味道。所以,要是在哪个普通日化产品中闻到好闻的味道,我总是充满感激之情。记忆中棕榄有款绿色瓶子的沐浴露很好闻,是橘子柠檬草的,后来超市不卖了!雅霜百雀羚那种基础面霜的香味虽然巨浓巨土气,可是,其实还挺复古亲切的。奥妙洗衣粉在2000年左右曾经超级好闻,可是好像到了2001年就换配方了,再没回归过。甚至现在回想起那种蓝色的海鸥洗头膏,也没有什么让人特反感的味道。TB买的米国货阿瓦隆洗发水除了芒果味儿的有点假,其他几款也不错,我第一次收到时一按开盖子就陶醉了,哇,这是小时候刚有洗洁精时的好闻柠檬洗洁精味道啊!!!可是现在的洗洁精都难闻死了好吗!本来仅存的好闻的白猫也变恶心了,居然一个个说自己是柠檬或金桔香型,可是哪里像!我特别想不明白的是,大家难道都忘记了洗洁精曾经的好闻柠檬味吗?!为什么不反抗啊啊啊!柠檬和橘子类的香精不是最好造最便宜吗!你们还要怎么节约成本啊!恩恩,我先冷静一下。还有个让人耳根清净的洗发水就是完全没香味的巴登魔瓶,虽然贵了点,虽然氨基酸发泡剂这个噱头对我来说不重要,但是它真的基本透明,无色无味,让我觉得好有安全感。

直到这时,我还以为,好闻的味道是来自天然精油,难闻的味道是化学合成的。或者认为除了以醛香闻名的香奈儿5号和本身就是合成香型的“活氧香型”之类的香水是合成的,剩下的花香果香香水应该是天然的。然而忽然一天我在TB看到一个大陆行货宝格丽香水中文成分说明!尼玛!里面都是什么怪物!除了乙醇和香精以外的一堆醇、酯、醛究竟是神马啊!!!不能免俗的问了度娘(结果就是度娘推广后来不断给我推销工业香料的广告),果然这些家伙都是化学香味。比如芳樟醇——

芳樟醇:1919年,Leopold Ruzicka 和 V. Fornasir 利用甲基庚烯酮与乙炔加成为炔醇,再部分氢化,首先得到芳樟醇。在全世界每年排出的最常用和用量最大的香料中,芳樟醇几乎年年排在首位,可以说没有一瓶香水里面不含芳樟醇,没有一块香皂不用芳樟醇的。这并不奇怪,因为差不多所有的天然植物香料里面都有芳樟醇的“影子”,从99%到痕迹量的存在。

芳樟醇具有铃兰香气,但随来源而有不同香气。在全世界每年排出的最常用和用量最大的香料中,芳樟醇几乎年年排在首位。但科学家认为香水和其他芳香剂中富含的芳樟醇成分可诱发情绪低沉、沮丧甚至是危及生命的呼吸系统疾病等。

含量较大的有芳樟叶油、芳樟油、伽罗木油、玫瑰木油、芫荽子油、白兰叶油、薰衣草油、玳玳叶油、香柠檬油、香紫苏油及众多的花(茉莉花、玫瑰花、玳玳花、橙花、依兰花等)油。在绿茶的香成分里,芳樟醇也排在第一位。当今人们崇尚大自然,芳樟醇的香气大行其道。诚然,在香精里面检测出芳樟醇,并不代表调香师在里面加入了单体芳樟醇,经常是由于香精里面有天然香料,芳樟醇本来就是这些天然香料的一个成分。

芳樟醇本身的香气颇佳,沸点又比较低,在朴却的香料分类法里,芳樟醇属于“头香香料”,当调香师试配一个香精的过程中觉得它“沉闷”、“不透发”时,第一个想到的是“加点芳樟醇”,所以每一个调香师的架子上,芳樟醇都是排在显要位置上的。

好吧,我幻灭了,人家1919年就诞生了,我竟然还YY自己买的香水都是天然精油混合出来的。然后我想,宝格丽比较便宜,贵点的香水是不是好点?接着我从爱马仕香水盒子上那些字号幼小的英文中,也找到了芳樟醇、香茅醇,剩下那些成分我就不查了,我又不指望调香。我想赶紧去图书馆借那本曾瞄过两眼的《调香术》来一探究竟,接着在一个豆瓣小组发现组长分享的电子版,浏览一遍之后,三观尽毁之后又迎来新生。

从书中得知,我们现在接触到的工业产品中几乎所有香味都是用香味单体混合出来的,怎么说呢,如果从植物中提炼精油混成香水相当于你采了不同树叶,夹在书里压平,又把它们粘在纸上,做成一张拼贴画的话,现在的合成香味就等于用颜料画了一张有树叶的画,也许个别颜色是从植物中提炼的,但大多数,和植物本身都毫无关系。

其中的门道实在很深,我没法真正闹明白,所以也很难复述一遍了,但是我想说的是,这样调香,听起来比只用精油更刺激更自由,更像魔法更艺术了。所以我对自己说,既然我会充满感激之情的使用合成颜料,我也要以同样的热情拥抱合成香味。

我爸是化学专业的,但他始终认为是化学家们毁掉了世界,然后说“我在化学上可没有任何建树”以表示他不是毁灭者的帮凶。我从小生活在一张占了一面墙的元素周期表下面,但我却是个理科白痴。不过,过去我是个坚定拥护“人类应该简简单单的田园牧歌”的人,现在已经渐渐转向“哪怕代价是把地球弄得脏乱差,也不会停下破解神的密码的脚步”这边。是的,把我拉拢到后一阵营的可能就是颜料。因为我真心感激化学合成的便宜颜料能让我这种又穷又笨的普通人也有机会开心的画真正彩色的画。

所以,我也要这样对待香味。香水也确实比古代便宜了不是吗。如果不是因为合成香料,我们岂不是还要在牲口尿粪的骚臭味道和不洗澡的腥膻中挣扎,然后,当男贵族驾着豪华马车,带着八角胡椒桂皮香菜的味道,或女贵族一身玫瑰茉莉晚香玉味道从我们身边绝尘而过时,我们只有呆立着恍如见到神仙的降临的份儿。现在的世界不是太臭,而是已经香过头了。所以人们闻香的口味也变了。从最最初的单个香味的花香香水,变成多种花的混合香味,香奈儿5号给花香加上了浓郁响亮而持久的醛香成为经典之后,好多香水都在走醛香路线。到了现在,人们好像渐渐开始喜欢淡雅水润的香味,这两年颇为火爆的爱马仕花园系列就彻底摒弃了香甜粉。全都是淡淡的水水的,或者再加点怪怪或者苦苦的味道。还是那句话,过去的穷人生活在田间地头牛羊圈里,才不会有人渴望“自然的味道”什么的呢。那时浓郁的花香才是代表幸福的王道。

按照调香理论,哪些味道呼啸而过,哪些稍后登场,哪些死赖着不走都是比较明确的,柑橘系注定有力而短暂,花果香通常居中,木头、泥土、香草、动物香常在最后,我现在已经觉得,为了留香而留香,非要用麝香龙涎香这种狗尾来续橘子和花朵的香味,让我非常厌烦。菲拉格慕shine明明是个清脆的花果香调,基香竟是麝香什么的,真是前言不搭后语,无爱无爱。上回有人在小组里问什么香味又贱又萌,我果断想到shine,甜美只是手段,和性相关的麝香才是目的吗?宝格丽的玫瑰也是这种风格,明明前面的玫瑰花混着浆果味美好无比,为什么要加上恶心的怎么也散不掉的粉粉的麝香藿香?当然罗,同样的标注着麝香,有的香水还是很好闻的,也许是用的是天然麝香,或者用的是本身质量比较好的合成麝香吧~好像是说沙龙香会尽量使用天然香料?我只试过几个爱马仕闻香珍藏,除了玫瑰花道相当无爱,别的几个真的挺自然,不过实在是太淡了。。edt都这么贵,也罢也罢。

。。。shine

(凑合的蓝茶、假假的爱慕、茴香味的洛丽塔魔幻男士)

据说有个投票调查得出结论,男人最爱的香味既不是花香也不是麝香,而是“培根” !所以哦,用什么香还是不要管那些男人了吧~至于男人该有什么香味?我觉得除他们身体原味以外,最搭的是硫磺皂,硫磺皂会和身体混出一种火柴划过火柴皮的味道,是不是阳光温暖又复古野性?爱马仕的大地前调比较松节油,可是我一喷这个,朋友就说是中药店,尼玛。其实捏,我想说的是,人要是极端美貌,一切香味和华服都是锦上添花,他们用什么都美,都迷人。要是稍有姿色风情,也许就要细细斟酌该用个什么香和自己交相呼应,等呆傻到我这份上,又可以无欲无求,想用什么用什么了,顶多也就被人鄙视做“丑人多作怪”罗。

世界上那些天然好闻的东西,比如玫瑰什么的,本身就包含了很多种香味分子,它们的香味是造物主调出来的,据说有些成分含量极微,科研工作者还没能破解,但少了那些,香味就总有些单薄的人工痕迹,所以人造出的花香,只能无限接近神。对现在的我来说,想要橘子的香味的时候,我不会再挖空心思去寻找桔子香水,而是耐心等到秋天,橘子真正熟了,顶着上火,买上几茬吃掉。想要木头香味,那就整点樟木片吧,是的,我还是先选择神的产品好了。

(可爱的梦仙奴爱恋爱 edt)

最近经常游野泳,通常是在西边的天空还剩最后一点暖色时爬出水面,穿完衣服天已黑透。回家要经过一片果园,于是,我就在一层层分明的树木味、稻草味、牲口味、掉在地上的梨子烂掉发酵出的酒味酸味中行走。离开果园,进入村子,又飘来烧秸秆和玉米壳的味道。我终于意识到,闻香就要这样闻。现在给爱马仕调香的名鼻 Jean Claude Ellena创作出的花园系列和闻香珍藏,据说是他在旅行之后根据对气味的回忆调出来的。对我们来说,这大概就算是二手香味吧。而目前人们复制于再创造香味的技术,至今又还达不到照片电影录音那么接近真实。所以,我还是无法满足。也许未来的纯气味消费不再以现在这种瓶装香水为主体,而是会像和电影游戏那样,成为连续不断的虚拟体验。气味要量大而轻柔、要动态、丰富、要真正的在时间性中充满变化。哦耶~想想就很开心~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