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碑谷的那些奇妙建筑,原来真的存在

的日记

纪念碑谷 Monument Valley》是 ustwo games 开发的一款热门解密游戏,精巧的关卡设计和独到的审美吸引了许多人沉迷其中。不少人喜欢那个没有表情也不会说话的艾达公主,但一个个关卡中真实又虚幻的建筑,无疑才是游戏的主角。

在纪念碑谷主设计师 Ken Wong 的 Pinterest 页面,有着许多他收集的建筑设计,这些亭台楼阁正是游戏的设计灵感来源之一。

而另一个与游戏渊源颇深的人,是 M.C. Escher 这位传奇画家。你也许不知道他是谁,但你一定看过他的这幅画。

荷兰画家 M.C. Escher 是位错觉图形大师,他最有名的作品是下面这幅《瀑布 Waterfall》,「不可能的建筑 (Impossible Construction)」系列中的一副。

这两个关卡和《瀑布》是不是超级像?

《纪念碑谷》的关卡设计大量借鉴了这种视觉误差,并用更加精妙,更有互动性的方式呈现给玩家。

M.C. Escher 《永不停止的阶梯》与游戏关卡设计对比

除了借鉴“不可能的建筑”之外,《纪念碑谷》的建筑还充满了一种空灵且似曾相识的异域风情,这种感觉又是从何而来呢?

ustwo game 的游戏制作总监麦克法兰说,“我们搜集不同风格的建筑,从伊斯兰式屋顶到各种城堡,很多时候只需要改变一下形状,因为游戏里的物体需要用方形和立方体构建。”在此基础上,游戏制作团队还尝试了不同的纹理和细节,才让这些建筑充满简洁的美感而又不会让游戏玩家分心。

《纪念碑谷》借鉴的建筑到底有多美?让我们去真实世界里看看。

一、穹顶设计

俄罗斯,圣瓦西里大教堂

Saint Basil's Cathedral

位于莫斯科红场,是俄罗斯最著名的教堂之一。教堂顶部大大小小的五彩洋葱头让它看起来很好吃 ԅ(¯﹃¯ԅ)

俄罗斯,主显圣容教堂

The Church of the Transfiguration

这个教堂是俄罗斯基济岛 (Kizhi Island) 上最大的建筑,建成于1714年,用银白色的欧洲山杨木建成。教堂高37米,分为3层,有22个洋葱状的穹顶。每个穹顶都有一个大十字架。在建造教堂的过程中没有使用一颗钉子,而是利用木板条间的狭槽将不同的部件嵌合在一起。

不过密集恐惧症患者可能不会太喜欢它:

在一些关卡也能看到伊斯兰宣礼塔和清真寺的影子。

土耳其,蓝色清真寺

Blue Mosque

连游戏里建筑的纹理都充满阿拉伯和伊斯兰的风情,只不过没有那么繁复。下面这张是游戏设计和伊朗哈菲兹陵墓穹顶的阿拉伯花纹对比。

二、建筑构造

城墙和高塔也大量参考了欧洲城堡的设计。

德国,新天鹅城堡

New Swan Stone Castle

这个城堡应该是很多小公举的最爱,建于1869年,有着欧洲城堡皇冠的美誉。新天鹅堡还被称为「最接近童话的地方」,迪士尼乐园的城堡就是依照它为蓝本设计的。

葡萄牙佩纳城堡

Pena Palace

建于1885年,由于多次扩大和重建,建筑本身混合了多种建筑风格:新哥特、新文艺复兴、摩尔式、新伊斯兰等等,大量运用粉红色和亮黄,这种大杂烩的风格让你第一眼看到不知道如何评价,但却非常像纪念碑谷里建筑的设计思路——各种风格混搭,但却很和谐。

埃塞俄比亚,拉利贝拉岩石教堂

Lalibela Church

纪念碑谷讲诉的是一个「自我救赎」的故事,因此一些宗教元素也被用到游戏中去。埃塞俄比亚的拉利贝拉岩石教堂始建于公元12世纪后期拉利贝拉国王统治时,有「非洲奇迹」之称。

欧洲被害犹太人纪念碑

Memorial to the Murdered Jews of Europe

位于柏林,由彼得·艾森曼及布罗·哈普达设计,纪念二战中受害的犹太人。占地 19,000 平方米,放置了2711块混凝土碑,在一个斜坡上以网格形状排列。混凝土板长2.38米,宽0.95米,高度从0.2米到4.8米不等。也许这才是真的「纪念碑谷」。

三、阶梯和走廊

阶梯也是纪念碑谷重要的元素之一。

印度,即将消失的阶梯井

Chand-Baori

Chand Baori 是印度 Rajasthan 地区历史最悠久也最负盛名的地标之一,建于公元800到900年之间。这个阶梯井在电影《坠入 The Fall》中也出现过,由于太过超现实让很多人都以为这个场景是用CG技术制作的。

葡萄牙雷加莱拉宫(Quinta da Regaleira)也有一座类似的涸井,深达27米,通过螺旋楼梯可以一直到达底部,十分神秘。

红墙

La Muralla Roja (西班牙语)

这是西班牙建筑师 Ricardo Bofill 于1968年设计的一个住宅项目。建筑采用了极富冲击力的红色和不同层次的蓝色,环环相扣的阶梯、连廊和平台将五十间住宅连接在一起,形成了这个硕大的迷宫。

《纪念碑谷》的主设计师 Ken Wong 说:

你经历和体验的任何东西都可以被代入游戏,并以一种电影和书籍无法企及的方式呈现给玩家,这是设计游戏让我如此兴奋的原因。

现实建筑中那些繁杂的细节被去除,《纪念碑谷》的制作人员在其之上解构出极度简洁的特征和结构,没有过度诠释,最终完成了那些美轮美奂却又充满极简主义的建筑,和游戏的音乐一样充满禅意。这就是《纪念碑谷》如此吸引我们的原因吧。

《纪念碑谷》正在 App Store 限时免费,快去下载体验一下吧!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号balaradio,一个有趣的公众号。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