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想个喝醉的借口,一口闷掉那杯老去的酒

每日可爱二百人 的评论 | 听音乐

在华语乐坛老中青所有歌手中,陈昇大概是受众面最广的了,从60后到90后,从直男直女到拉拉基佬,但凡对陈昇有点儿了解,几乎没有不爱他的。

这相当耐人寻味。一般来说,直男直女通常get不到gay icon的美,而直人楷模又多半不被同志所标榜。哪怕是罗大佑级别的乐坛宗师和莫文蔚段位的大热奇葩,也往往只能俘获某个特定族群的欢心。而陈昇就真的,能文能武,可荤可素,细腻的人欣赏他的铁汉柔情,粗狂的人有感他的狂浪不羁,反正总有一面touch到你。

为昇叔写音乐评论,好像很容易,因为可以不谈音乐;可是好像也不太容易,不谈音乐好像又没有别的好谈。我们听陈昇,就像是听一个从遥远过去牵连而来的老朋友,筚路蓝缕也好,蓬头素服也好,心下的感觉是:呦,真行,还在唱诶,来来来,喝完这杯还有三杯,管它有一天我们都会变老,也会哭也会笑也是别人的怀抱,你知不知道,路上有你真好。

当然,离弃左小祖咒之后,昇叔已经立马好听起来啦。尽管恢复不到最好听的时期,昇叔的歌迷难道care过好不好听吗,不太好听的昇叔才更有趣更牛逼吧。

那么昇叔厉害在哪里呢?

首先要表扬一下昇叔旺盛的创作力。在这个年轻歌手也得两三年发一张唱片而老歌手几乎长期无动态的音乐衰落时代,昇叔依然保持着一年一张的发片速度。就凭这一点,就得给昇叔狂点32个赞。

其次,本真爱粉还得夸一夸昇叔的作曲能力。我怀疑昇叔是故意用难听的曲调和唱腔来筛粉的,毕竟某些粉丝不要也罢。即便如今,年过五十唱了一大堆难听歌儿的昇叔,照样分分钟写出好旋律,专辑同名曲就不说啦,《风见鸡》副歌的啦啦啦也是顺耳得想哭。

最后,昇叔的词就更绝啦。我所认为的绝,从来不是痛彻心扉的煽情。“遇过无数个某君,段段缘分擦身,段段犹似利刃”那种当然也绝,但未免太夸张。我更倾向于平淡而近自然。昇叔漫不经心的呓语,“别在黑夜时轻易许诺”、“突然发觉自己已不再哭泣”、“爱情可以是很便宜,就算给足了也找不开”、“主要是有些好玩我才理你,我知道爱情它没有规矩”、“是你先教我不要有责任感,卯起人来才没有罪恶感”、“凡人不会一时兴起就怀抱着英雄主义”、“没有人在乎,你不必满足;没有人满足,也不必在乎”,嬉笑怒骂,漠漠如织,人到情多情转薄,多情却似总无情,针砭时弊完了还能再来句令人拍案的文艺腔——“我们没有什么光彩的故事可以留下来,只有一树的枯黄没有果子摘,诗人在没有水的田里孤独地徘徊,而属于好人的良知也许从没有发生过”。

基本上昇叔每张专辑都有几个反复吟咏的主题,这次的关键词,除了一贯的“爱情”,还包括“信仰”、“乡愁”、“许诺”、“一无所有”这几个无比唏嘘的尚古怀旧式的求索与空虚。从去年新宝岛康乐队的《第叔张》起,昇叔似乎便开始老去以及接受老去。从前的他,愤愤甚至乖张地讨论社会万象,以少年的疏豪之气,千杯不醉,挥斥方遒。这两年终于令人心疼地服了老,寂寥地困在不大跟得上时代的角落,偶尔透露点小国寡民的慎独意味,继而端出老派的姿态,对晚辈殷殷剖解与期待,最后索性急流勇退,思考起怎样在这个时代平安地老去。

老。

出柜后,除了被指责伤风败俗,家人最多的便是用晚年无子的凄凉试图恐吓。有个热心的小姐妹甚至对我说,以后生了孩子就认你做干爹,将来为你养老送终。我感谢她们的好意,却婉拒了,用高昂得不近人情的语气:你去看杜拉斯,七老八十了还有慕名而来的小读者,活得可滋润啦;再不济就像张爱玲,攒着最后的名望,一袭旗袍,客死他乡——这很惨吗?

从十几岁起我就思考过以怎样的方式老去和死掉啦。你可知道(为了论证以下段落并非玛丽苏,原谅我得装个逼),据(国学大师季羡林)描写,每只猫都能预料到生死大限,然后趁着最后一丝气力溜进深山老林,不为人知地死掉……只要不被拴着困着,永远不给主人见到尸体。——我同样会老掉,将死之时总有预感,我也可设计自己的死法,哪怕不够优雅。

不够优雅地死掉难道就很惨吗?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