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图|在小馆子里吃掉香港

叶酱 的日记 | 食记

要我说,小馆子才是一座城市饮食风貌的根本。

一家令人再三往返的餐馆不是因为多么珍稀美味,反而是家常。这次在香港偶遇的“人和豆品厂”就是一例,最后三天算上走过路过等开门,大概总共去了七八次。招牌上有个“厂”,实则买各类豆制品小食,豆浆、豆腐、豆花等。出品刚好一条龙服务,点杯杏汁豆浆,一盘鱼肉煎豆腐、卤水豆腐,当晚餐的话加多一份豉油皇炒面,完了再来碗豆花做甜品,一定要撒上特制的黄糖。

人和豆品厂的鱼肉煎豆腐


黄糖豆花


小馆子这个概念要我定义的话,简而言之,先排除那些坐落于大厦大酒店、需要正襟危坐的高档餐厅、富豪食堂,之前说过的8 1/2、鮨いわ、福临门皆是此类。“小”并非门面小、规模小,而是要给人那种不用精心准备、随意穿着汗衫背心拖鞋想起来就踏进去吃点东西的亲和力。“放松”的时候,才能吃得香嘛。

卤水豆腐


但小馆子也分热门名店和养在深闺人未识的,聪嫂私房甜品和华姐清汤腩不用说,归于前者。后者通常是那种街坊邻居店,偶有特别出彩的,也不张扬,不会贴满一墙老板和明星的合影,生意做足做好,已经全部信念。

小馆子还有个好处,不耗时也不耗胃,小馆子呢,一晚上不吃三四家怎么行。刚接到angel那天,约在天后地铁站,先去吃传说中的华姐清汤腩。

瘦腩面


腩汁萝卜


前几天在上环生记吃的牛腩面虽然够靓,还是先肥一点。这回点了瘦腩面,上来又觉得太过清瘦,少了点丰腴的风味,汤底也是心水生记更多点,人真是难满足。记不清是哪一会,被新界出身的朋友带去元朗,除了名声在外的老婆饼,那里还有一家很红的牛肉牛丸面家,远离游客和闹市,元朗和屯门一带更有街坊气,这些小馆子也踏踏实实。

胜记牛丸面


胜记牛杂面


并不喜欢一味迷信所谓的“网络热店”,但走着走着,不小心就到了铜锣湾时代广场后面的聪嫂私房甜品前。果然,不排队怎么能算热店呢!幸好是在香港这个极有效率的城市,翻桌比翻脸还快,进去后才发现,提高翻桌率的一大法宝就是强劲的冷气。刚坐下就冻得哆嗦直想往外跑,这时候来碗热的腐竹鸡蛋、芝麻糊之类的还能缓解下,可我又嗜冻物,大义凛然地点了榴莲黑糯米水晶珠和姜汁芒果豆花。这温度已容不得我左思右想,不然吃完后估计要三个伙计把这段长度为163厘米的大冰棍抬出去。

聪嫂榴莲黑糯米水晶珠


晚饭后再来碗糖水,这是在香港和朋友们食嘢的常识。不论多晚、不论多饱,也坚决不动摇。晚,不怕,人家绝对开到我们要睡觉的时间之后;饱,更不用怕,沿途散个步,走几步台阶,实在不行还有助消化神器“wakamoto桑”,一碗糖水难得还能撑死人。

聪嫂的芒果姜汁豆花


然而吃德记潮州菜的那天却面临了最严峻的考验。8 1/2的午餐吃到下午三点,因为实在太撑,准备一路从中环走回炮台山旅舍,结果路过铜锣湾时,简直像魂被牵掉了般又走进“人和豆品厂”,只想买一杯豆浆解渴的,神不知鬼不觉中坐下来点了一桌小食。吃完才焦虑起来,6点半约了坚尼地城和朋友吃饭,赶紧掏出消化药,给大家分起来,不知道的估计以为我们是在搞什么危险地下活动吧。

如约到达餐厅门口,发现密密麻麻围满了排队等号的人,第一次因为要等位开心起来,摸摸自己的胃,耶,又多出一个钟给你工作,加把劲消化啊,我可是期待九肚鱼已久啦!

德记卤味拼盘,虽然我不吃


炸鱿鱼


店门口角落里有位摆摊卖钵仔糕的阿婆,生意奇好,等位的一个个饿死鬼上身,先来买块垫垫肚子。我属于大餐当前毅力奇高的那类人,对所有可能影响胃口的东西都敬而远之。更何况今天是来自五湖四海因为吃而聚在一起的朋友,吃是主题啊!

被叫到号的人像中到不立刻领取就会作废的彩票,赶紧冲到服务员面前,在一干人咬牙切齿的眼神中得意洋洋地走进去,终于,这角色也轮到了我们。收桌的白衣大叔动作流畅麻利,像是每家潮汕馆子都会藏身的武林高手,搞不好还有这种不成文的规矩,必须在客人从门口走到座位的时间内收拾完,还剩10秒、5秒,啊,完成!

当晚点的菜里面,除了蚝仔烙做成一种类似天妇罗的奇怪脆东西之外,卤水拼盘、清炒芥兰、炸鱿鱼须、老鸭汤、其他的个个出品不错,果然,炸九肚鱼尤其精彩,外皮酥脆,内里舒嫩,蘸点胡椒盐吃,香得我拿筷子的手指都颤抖了。

炸九肚鱼,超鲜嫩最爱!


酒足饭饱,照旧,由住在附近的那位带大家去私藏铺子“荷兰糖水”,等位的时候,大家又发现对面貌似开着一间不错的餐厅,“啊,好想吃啊!下次来吧!”吃货集会永远就是这样,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还要眼巴巴望着别人桌上的。

有些小馆子,还是自己的秘密基地,不会轻易说给别人听,却是每次途径香港,哪怕只有一两天都要去光顾一下。于我而言,那是尖沙咀的洪利粥店茶餐厅、半山的玉叶甜品、旺角道康年餐厅的冻鸳鸯,中环的威记粥店,现在又可以加上一个“人和豆品厂”。没什么多余的意味,也就是刚好饿了、渴了、嘴馋了,过来打个转,看看他们都还在,就安心了,等下回再来帮衬。

洪利的虾米肠


这次从香港开始,到广州,继而南上昆明、大理、丽江,最后结束于拉萨,吃得每况愈下,每天靠思念南方的美味度日,终于导致被整天甜茶藏面给吓了回来。有信仰的人们可以无所谓食物的贫瘠,对吃没有贪念,甚至觉得杀业太重而不吃鱼,除了磕头和转经没有多余的要求。但我不行,于是在西藏的每一天都像在煎熬,睁开眼睛想到没有什么可吃的,顿时没了起床的勇气,简直迈不动步子出门游山玩水。

务实的地方总会催生出更多的美食,香港、日本,并非没有宗教信仰,可人们是在别的地方精益求精,信仰起的是辅助作用,借此来获得内心的力量,比如坚持、忍耐这样一些品质,只是没人相信对着牛羊鱼念一堆咒语,它们就会变得好吃起来。在经历了颇多动荡旅游寒冬的香港,东西不如日本实惠,服务业也赶不上樱花国的十分之一,只有这些始终如一的小馆子们还在狮子山下撑起一座城市里的庶民生活耶。

德记的蚝仔烙有点奇怪,长得像天妇罗


筷子记的猪扒包


关于小馆子这个说法,还跟土生土长的广府姑娘angel讨论过,她说其实这个说法更像四川那边说苍蝇馆子,粤地不会这么说,但又一时半会想不到合适的词。

想了半天,她说,或者叫“好细噶店仔”?

但其实江南也不说小馆子,妈妈从小就批评我爱吃“小摊头”,那种摆在学校门口的,看上去脏兮兮的流动摊。有个门面的,顶多也说“小饭店”。归根到底,都离不开“小”、“细”这些个词。到了东南亚,这个习性又被加倍放大,天天就在马路边挥汗如雨地吃小摊,手中永远拎着几个塑料袋。

真是爱死小馆子了。

洪利粥店茶餐厅

地址:尖沙咀厚福街2号A

逯耀东先生的《肚大能容》中也提到过这间餐厅,与几年前作古的逯先生穿越时空,拥有同一间心水茶餐厅,又不是翠华那类名气太大的,总觉得妙不可言。

人和豆品厂

地址:香港湾仔坚拿道西15号(近铜锣湾站,九龙还有几家分店,最爱鱼肉煎豆腐和姜汁豆浆)

玉叶甜品

地址:香港中环苏豪伊利近街2号(海带绿豆沙赞)

生记粥品

地址:香港上环毕街7-9号地下(近上环站,以及他家的清汤腩好好食)

生记的清汤牛腩


华姐清汤腩

地址:香港电气道13A1(近天后地铁站)

聪嫂私房甜品

地址:香港铜锣湾耀华街11号地下

甜入心

地址:福荣街57号文昌阁地下B(近深水埗)

名叫什么公主出巡的甜品……


德记潮州餐厅

地址:香港西环坚尼地城卑路乍街3号G益丰大厦地下(近香港大学站)

荷兰糖水

地址:香港西环坚尼地城荷兰街1F地下(香港大学站)

威记粥店

地址:香港中环士丹利街82号

虾米肠


康年餐厅

地址:香港太子通菜街143-145号地下(近旺角东,每次都去买一樽冻鸳鸯)

元朗胜利牛丸

地址:香港元朗裕景坊20号祥发大厦地下

筷子记

地址:香港威灵顿街85-89号

桂记云吞面

地址:香港加拿分道45~47号D铺地下(洪利粥粉面旁边)

美都餐室

地址:香港庙街63号(这家真的是去怀旧的!)

小菜王:

地址:香港深水埗福荣街43号(近石硤尾街)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