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杭州来赏秋

傻冒叔 的日记 | 去远方

江南的秋往往来得很晚,但悄无声息之间就完成了一场更迭。每到这个时候,秋水生凉,寒气渐沉,温暖的东西就格外让人想念。所以,养目而艳丽的户外之景像是一种特意的挽留,让人可以在淡淡的愁绪里追怀一番。

也许是因为自古以来西湖景色殊胜,秋景并没有在杭州自成体系,所以不像北京香山、南京栖霞、苏州天平之类,引得游人专为此而来。但卜居钱塘六年有余,又喜怀揣相机于周边兜兜转转,发现这里不止一处值得在渐寒的天气里前去一览。虽然它们紧紧围绕西湖,方圆不过十里,却各擅胜场。

龙井:杭州最艳丽的秋天在这里

龙井的知名更因为春,因为这里茶园遍布,春景宜人。深秋时分到龙井的人没有春季那么多,所以相对清静。沿着龙井路两旁,茶园没有早春那么嫩了,青山也比春夏更深了,于是,两旁的枫香和鸡爪槭便显得更为出挑,热情似火。这里的红叶,不似香山等地成片铺开,而是沿着小路悠然伸展,所以开车或步行都似行进在画中,红色之外有银杏的金黄和茶园的苍翠,显得非常有层次。穿过这些红色的走廊,可以走访茶园围绕着的中国茶叶博物馆,这是全国研究和展示中国茶叶生产历史、栽种、品种和饮茶等最专业的地方,人很少,可以尽情地参观。也可以去人际寥落的龙井寺闲坐,体会难得的清静。

连续几个深秋,都会选择周末去龙井一带走走,目光所及,真如一幅画:锦鲤在清溪中悠游,翠鸟警觉地停留于芦苇的枯枝上,红叶顺着溪流缓慢前行。这一切,都让人忘了归家。直至太阳落下,天边泛起迷人的红,夜空宝石般深蓝,略带一点紧张地穿行于灌木丛中,时有受惊的野禽扑腾而去,完了,万籁俱寂,只见芦苇在夜风里摇曳,晃得月亮也动了起来。回望走过的路,幽深而迷人。

九溪:乡野之秋

来九溪最好的季节当然不是秋天,而是雨中盛夏,但秋天来,同样会有所收获。九溪的美在于乡野和幽静,虽然游人相对较少,但景色不输西湖边那些如雷贯耳的地方。晚清学者俞樾曾对九溪赞颂备至:“西湖之胜,不在湖而在山。白乐天谓冷泉一亭,最余杭而甲灵隐,而余则谓九溪十八涧,乃西湖最胜处,尤在冷泉之上也。”这位曾经居于杭州人文和风光绝胜处——孤山的学者,竟然把九溪推崇到如此高的地位,可见九溪的魅力非同一般。

九溪水多、树多,周边又没有商店和村舍,所以来得自然而野趣十足。那些叫不出名目的草木,秋意之下,落的落,黄的黄,红的红,依然故我常年如春的也有,所以,这里的秋散淡而不成规模,有时绿意盎然的背后就是一场秋的盛放。当然,来到九溪十八涧的中心区域,谁也不会忽视水中央那一团红红的火焰,在一帘小瀑布前宣誓着自己的中心地位。这里常年有人拍着婚纱照,但人少时,木舟横于碧波,风过时,摇碎一片火红和金黄。

“重重叠叠山,曲曲环环路,丁丁东东泉,高高下下树”,俞樾的这句话私以为是对九溪最形象的描摹。

北山路:最易欣赏到的人文秋景

北山路是连通市区与景区的道路,背靠山脚,面临西湖,有些人上班下班都要经过此地,也许从来未曾当它为一景。而对于外地游客而言,也许不会去九溪、龙井、三天竺等地,但因为紧邻断桥,与白堤相望,所以反而是很容易就欣赏到的地方。这里春可赏对面桃柳相间的白堤,夏可观连片的荷花,冬可看断桥残雪,秋呢,自然仰仗那一排高大的法国梧桐了。一到深秋,整条路全都染上金黄,一路望去,气势磅薄。

北山路的对面就是“孤山孤绝谁肯庐,梅妻鹤子林处士”的放鹤亭。一路前行,从旁还有息庐、怡庐、香格里拉饭店、苏小小墓、武松墓、黄宾虹像等等,或临街而立,或面水而居,或掩映绿丛。再往前就是常常人声鼎沸的岳庙。秋瑾墓也与北山路只隔了座西泠桥。西湖留在世人心底的常常是诗意形象,似乎与狭义行径、英雄气概绝缘,然岳飞、于谦、秋瑾等在经历了跌宕起伏的一生后,都归葬西湖,与这里的青山绿水长伴。所以,北山路看似最易见到又不算自成一景,却是这几处秋景里最具人文意蕴的所在。

满觉陇:这里的秋不好看,但好闻

龙井、九溪、北山路的秋,都是看在眼里暖在心里的,而满觉陇的秋,不靠眼睛靠鼻子。西湖十景里有一景叫“满陇桂雨”,不到过实地的人很难理解这一词所形容的景象。

桂花作为杭州的市花,虽然到处都能看到,尤其是到了农历八月之后,满城之中,常常不经意就飘来一股甜香,道路、小区、街头公园,桂花树都是常客。但是,只有满觉陇这里,它们聚众撒泼,肆无忌惮,秋风秋雨来时,又一盘散沙似地纷纷落下。金桂、银桂和丹桂,这里品种齐全,而且树型高大,有的张扬地窜过农舍。这里餐厅众多,有时在这里吃完饭回去,发现头顶着散落的花瓣,带回了家。

(图/文:林陌,转载请注明出处)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