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配做父母吗?

frozenmoon 的日记

中国人口中很多“天经地义的事”,基本上都经不住推敲。比如,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再比如,必须生孩子。

为什么要孩子?这是很多人从未想过的事。在他们心中,这件事没有其他选项,也无需理由。仔细想想,有点可怕。你连在淘宝买件衣服都需要纠结半天,对比很久,生孩子这事情如此重大,难道不需要好好考虑清楚?

所以,“天经地义”这种话在中国语境中基本上是耍无赖的近义词,属于一种在讲不清道理的情况下,还想绑架你心智所用的流氓大杀器。

大多数人要孩子的理由或者干脆点说——借口——大致有三个:传宗接代、老有所依以及弥合夫妻关系。如果我们仔细分析一下这三条理由,就会发现,这几种态度都是对于子女最自私的利用,基本上把孩子当做了投资或者人质。但持有这些观点的人基本上热爱口口声声喊着“父母是最无私的”,这等于一边自己打脸一边给自己加油。

首先说说传宗接代。

人,作为一种哺乳动物,基因深处最大的恐惧之一就是灭种。抵抗这种终极恐惧的最直接方式就是繁衍。所以,传宗接代是一种人类文化意义上对于抵抗灭种的文化叙述。它很具有动物性,没什么可炫耀的。但问题是,我们进化成了一个人,而不只是一只动物,那么我们就应该想想,是不是必须承担这个任务。因为处于人类世界之中,我们具备了繁衍的能力,并不天然意味着我们就可以扮演好父母这个角色。对于生养一个孩子来说,并不只是让他不饿死就算尽了义务。

人具备理性,所以可以反思本能。任何传宗接代的诉求,在当代社会都是一种绑架和强迫,绝无例外,本质上讲,就是将人工具化。这本身很残忍。但是它仍然披着孝道的画皮稳步散发着能量。很多老人把拥有一个孙辈当做人生完满的重要体验,但达成这种完满却需要利用另一个成年人的身体作为介质来完成,这本身就很荒诞。让另一个人满足自己的愿望,以改变对方的一生为代价,并且以一种宏大的道德观为要挟。还有什么比这个逻辑更离奇的吗?

好了,越进入都市文明和现代性,或者说,经济来源愈发与家族脱离关系,这种要挟性的传宗接代观念就会越淡漠和越无效。于是,更多的人想出了一个似乎具有说服力的观点——要孩子为了老有所依。

和传宗接代的粗暴与耍无赖不同,这种观点看似充满人性关切。大多数时候,提出这个观点的人都会向你描述一番你暮年之时的末日图景,从病饿无依到孤独凄凉,最终,上升到死在屋里无人收尸这样惨绝人寰的场面,以便回到主题,反证出,有了一个孩子,一切就都会不同,仿佛进门就有热乎的饭菜,出门就有温暖的斜阳,最终在亲人默默垂泪但又满含温存的注视下,无疾而终地在病床上满足地离开人世。

很多人就只能依靠自己骗自己活下去,但问题是,你为什么总还试图骗别人呢?人的生老病死无法改变,怎么会因为多了一个子女,所有不堪都自动变成美好呢?当我们老了,我们都需要专业人士去照顾,子女是没时间搭理我们的。人类由于进化而产生的本能心理机制就是热爱萌萌的小生命,而对于行将就木的老人产生本能地厌恶,这种真相有什么可故意躲闪和不能接受的呢? 那些子女给自己带来的安全感都是虚无的。

我们的一生基本上都只能独自体会美好与悲伤,更何况面对孤独与死亡?那哪里是一个子女能够代偿和抚慰的?所以,有没有一个孩子,与我们的晚景是否凄凉,根本没有关系。提出这种观点的人基本上都是一边进行自我安慰,一边恐吓旁人。大多数人都有孩子,你觉得哪一个是像中老年奶粉广告里那样过着夕阳红的生活,哪一个不凄凉?

我们先姑且抛开这些对于晚景的争议不提,只单独说说这种观点的本质。如果你要孩子的目的是为了对未来养老进行储蓄,那你的生养算什么行为?从一开始,就把你的儿女当做了债券和期权?养育过程无非就是让他们得以进入牛市,以便在自己需要的时候可以随时兑现?这些人一边大声喊着为人父母的无私与奉献,一边如此自私和苟且,自己撕裂自己,还能那么大言不惭?所以,我们能看到那么多人对着孩子没完没了地告诫,“爸爸妈妈为了你那么辛苦,你可要如何如何。”这真是最无能的父母。是你要孩子来到这个世界,现在又在弱小的他们面前表演辛苦,以便让他们在懵懂中就开始认定自己对于上一辈负有道义亏欠。

当老有所依这层理由也被戳破,他们又想出了第三个理由:弥合夫妻关系。那些大姨二姑们经常这样说,“你们夫妻现在有话说,等以后就没有话说了,没有孩子就会离婚。”好啊,那就离婚呗。当两个人的关系都需要一个第三方来进行弥合的时候,这两个人还有什么可凑合的必要呢?

对于夫妻双方也好,对于孩子也罢,三个人都处于一种凑合的状态当中,这种家庭关系难道是正常的吗?或许对于一些人看来,这就是他们心中家庭的样貌。他们就是这样成长起来的。家庭成员之间不是出于陪伴、沟通与爱意,而就是凑合着搭伙过日子,一生都被敷衍、无奈和绝望淹没。对于那些人来说,组成一个家庭,繁衍一个后代,与情感无关,基本上就是一种生存策略。一个不正常的时代和家庭培养了不正常的人,然后这些不正常的人变老了,开始用自己不正常的价值观要求甚至绑架下一代。这基本上是目前很多中国家庭两代人之间的矛盾根源。

要孩子,有外部性原因和内部性原因。一切把孩子当成投机和手段的父母都不值得尊敬。只有当我们对于为人父母这件事只出于内部理由,这一切才是可行的。所以,在你决定成为父母之前,应该问问自己,是否能真的刨除所有外部借口。

很多人都没有真的想清楚亲子关系到底是怎样的。这种关系长期以来被血缘、亲情这一类故意懵懂化的概念遮蔽了真相,或者,某种意义上说,人们不愿意去厘清。

第一,孩子不是我们生命的延续。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前提。人类因为必须面对死亡,所以总想寻求永恒。在某种程度上说,子女成为了错觉和假象,让人们误会着觉得我们生命中的某些东西可以绵延不绝。但事实不是这样。我们得说服自己面对这个真相。只有认清这个前提才能明白第二个道理:孩子不是上一代人未完成部分的修补者。所以,我们没有权利把自己未完成的梦想寄托在他们身上。任何对于他人的强迫都是一桩罪行。

第三,从脱离母体的一瞬开始,孩子就是一个独立的人。年幼时,不是我们的宠物,成年后,也不是我们炫耀的资本或者耻辱的靶心。他不是一只股票,涨停就是宝贝,跌停就要切割。第四,他完全有可能变成一个我们不认识,不熟悉,不喜欢,不理解,甚至厌恶的人。这是现实,只能接纳。更何况,这不才是生命的奥义吗?充满无尽的可能性,而不只是基因无尽和注定的重复。我们的文化中一再强化血缘关系所带来的捆绑义务,却从不强调与尊重人的个体完整性。也正是因为这些,很少有父母能跨越那道内心的障碍,把孩子当做一个完成而独立的人去看待,无论他们幼小还是成年。

理论上讲,我们都应该完善自己之后,再与他人产生交互的关系,无论友谊、爱情还是更为复杂的为人父母,都是如此。但问题是,太多时候,我们却本末倒置,因为无法完善自己,自身充满问题,所以把他人当做了解决自己问题的寄托与依靠,纵容着自己也伤害着他人。孩子,在这些人眼中就成了安慰剂甚至百忧解,觉得有了孩子一切就都好了。但结果往往很糟。

孩子的出生在很多时候充满偶然,父母寻求欢愉的副产品,寻求生活安慰的定心丸,晚年生活的投资,等等,但往往因为这些偶然与目的性的不堪,他们更愿意用道德化的说辞包裹这一切,把为人父母描述为一种崇高的自我牺牲。其实,我们都应该谨记一点,是父母让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孩子无从选择,某种程度上说,这是一件一厢情愿的事,在这个层面上,父母对于下一辈有着哲学意义上的亏欠。

创造一个生命,某种程度上说,是人类最接近神明的一刻,并且,在最初的几年间,你就是孩子的上帝。你所给孩子设定的认知体系就是他们认识世界的最基础性坐标系。在他们可以一点点修正、反思自己大脑中的东西之前,在他们具备社会属性之前,你告诉他们乌鸦是白的,雪花是黑的,他们也会深信不疑。

从这个意义上讲,要孩子这件事真的无比重大,不是因为孩子都一小坨一小坨,萌萌的,你们就误会生个孩子和买个小狗小猫差不多。它是我们生命中为数不多的没有回头路的选择。所以,做出决定之前,慎重再慎重的考虑,成为父母之后,举重若轻地与孩子相处,把他们看做独立的生命,别因为呵护而忘记了尊重他们的独立与完整。而不是相反,毫无理性的繁衍,然后在遇到所有意想不到的困难时,都把一切归咎于那个无辜的生命。

(文/杨时旸)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