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岁的女人

江凌 的日记

1、

苏小姐今年已经30岁了,依然是一名单身女青年。

每次我在她面前提起这件事情的时候,她都毫不在意单身这一事实,反而不厌其烦地对我强调说:“我才29岁,谢谢,我要到12月才满30岁,别把我说得那么老。”

曾经有人对我说过,女人过了25岁就开始走下坡路,20岁到25岁是女人一生中最美的年华。我无法判定这句话的对错,但是我知道的确有很多姑娘都试图在25岁之前把自己嫁出去,似乎过了25岁就会像期货一样迅速贬值。然而并非每个人都能够如愿以偿,比如坐在我对面的苏小姐。

苏小姐用着最好的化妆品,全都是海外买回来的,那些大大小小的玻璃瓶子贵得让我瞠目结舌,几乎占去了她工资的一半,而另外的一半则花在了衣服上,她不以为然地向我解释道:“我这是在用金钱买时间,不然赚钱有什么用呢。”

然而这并不能改变什么,尽管她在社交场合经常欺骗别人说她是90后并且屡试不爽,但是当她卸了妆戴着眼镜穿着T恤出来跟我吃夜宵的时候,我依然能够看到她眼角细细的皱纹,她越是笑得肆无忌惮,那皱纹便越是明显地宣告着岁月的胜利。

我替她感到心疼,说道:“要不你还是赶紧找个人嫁了吧。”

苏小姐醉眼惺忪地看着我,说:“嫁给谁啊?难道嫁给你呀?再说了,我干嘛非得嫁人呢,我一个人不是也能过得好好的吗?这么多年我都是一个人生活的,我一个人怎么就不能过得好好的?”

说完她就稀里哗啦地哭了起来。我也没有办法,只能继续陪她喝酒,然后打车送她回家。在车上的时候,苏小姐昏昏沉沉地睡倒在我的肩头,攥着的手机也滑到了地上,我伸手把手机捡起来,没有锁屏,我在通讯录里找到了秋生的号码。我编了一条短信,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按了发送键。

短信里写的是:我好想你。

2、

我和苏小姐相识的那一年,她才22岁,在一所学校念建筑,课余时间和几个朋友一起办了一本电子杂志,我应征成为他们的撰稿人。在我的记忆里,那时的苏小姐是多么美好的一种存在啊,她年轻,漂亮,爱说,爱笑,充满激情,热爱生活,浑身都散发着炫目的光芒。每次和她聊天,我都觉得非常舒服,似乎她的光芒从网络的另一端透过来,照亮了我的胸膛。

还没等到我产生些蠢蠢欲动的情愫,她就告诉我说,她有一个很好的男朋友,他的名字叫做秋生,她很爱他,她毕业后要和他结婚。

好吧,秋生,很好听的名字,很幸运的家伙,只要不姓黄。

相识大概半年之后,他们的电子杂志就停办了,总共只出了三期。苏小姐在QQ上给我发了一条信息,用一种很官方的口吻告诉了我这件事情,大概是群发的吧,我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没有再回复我,甚至她的QQ头像都再也没有亮过,也没有再更新过状态。

我和苏小姐就这样失去了联系。我们的生命中有太多这样的相逢与分离,他们出现在你的生活,带给你一段美丽或痛苦的时光,让你一辈子都会记住他们,然后消失于你的生活,无迹可寻。可是有些人,会在兜兜转转之后,再次突然出现,改变着你的生活轨迹。

5年后的春天,一个懒洋洋的周末下午,我无聊地清理着QQ里的好友,那些完全陌生的名字让我一再质疑自己到底是从哪里加的这些人。后来我看到了苏小姐的名字,心头涌起一股莫名其妙的感伤,于是我点开那个5年都没有亮起过的头像,给她写了一段话,因为感觉她应该已经换了号看不到,所以这段话也极尽做作之能事。

我说:苏小姐你还好吗?虽然你可能早已忘记了我这么一个人,虽然你可能不会收到这条消息,可是我在这样一个让人惬意的下午突然想起你,想起你曾经代表的那些美好时光,那些在青春里肆意抛洒的欢笑,我再也没有看到比你更加鲜亮的生命,也没有见过比你更璀璨的光芒,祝愿你在生命的每一刻,都能绚烂地绽放。

消息发了出去,我像是了结了一桩心事,可是那天晚上,我竟然收到了她的回复,当我看到她的头像闪烁之时,直接从椅子上蹦了起来。

她说:“我当然还记得你,江凌,你好。”

3、

苏小姐告诉我,那个号码的确被她停用了,那天是为了验证一个网站绑定的账号才登录上去,结果就看到了我发的消息。那天晚上我们聊了很久,我们追忆往事,聊起过去5年的生活变迁。这样的重逢让人心生欢喜,可我明显地感觉到了变化,是的,那种照耀一切的光芒不见了。

苏小姐不肯解释当年为什么会突然停掉杂志,只是说不愿意做了所以就散了。她毕业后去北京待过两年,后来又回到重庆,目前在设计院里画图纸。

她说:“谢谢你的关心,我现在一切都挺好的。”

从这句话里我就知道,她过得并不好。我隐约感觉她生活中应该产生过一些动荡,所以最终我还是忍不住问她:“你和秋生结婚了吗?”

她回复道:“他结婚了,但不是和我。”

这九个字背后有太多不堪回忆的故事,我害怕触及她的伤心事,于是故意调换话题,问她现在住在什么地方。

她告诉我一个地名,当时我就震惊了:她竟然就住在离我不过几十米远的另外一个小区!

苏小姐也觉得这件事情真是妙不可言,她说:“或许我们曾经很多次擦肩而过,但是都没有认出对方来吧。”

我说:“你可能认不出我,但是我肯定能认出你。“

当我真正见到苏小姐的时候,我发现,我们真的有可能曾经人群中擦身而过却又视而不见,我以为她身上的那种光芒足以让人侧目,让我从人群中轻易地发现她。然而27岁那年的她,已经不再拥有那样的光芒。

那天晚上我们加了微信,我给她发信息说:“要不要出来吃夜宵?你们小区楼下有一家很好吃的烧烤。”

她说:“我知道那家,我也经常去,要不我们今天不要见面吧,说不定某一天我们会在烧烤摊上偶遇呢。”

这真是一个浪漫至极的场景,果然,不久之后,我就在那个烧烤摊旁遇到了苏小姐。当时我坐在位置上,看见她站在烤架旁等着一串烤苕皮,我走过去喊出了她的名字,她诧异地回过头,然后也认出了我来,脸上浮起了惊喜的笑容。

这也像是一个完美的爱情故事的开头,具备了错过、重逢、巧合等多种戏剧性的元素,足以成就一段跌宕起伏的感情。

然而并没有。

因为当我和苏小姐见面的时候,在现场的并不是我们两个人,而是三个人,还有一个,是我的女朋友。

4、

27岁那一年的苏小姐过得并不好,我已经记不清在烧烤摊陪她喝醉过多少次了,她酒量并不好,但每次都喝得无比凶残。她告诉我说她决定要在圣诞节到来之前把自己嫁出去,理由是这样她就再也不用听着一首《Lonely Christmas》过节了。

那一年,苏小姐参加了至少二十次相亲,虽然一个都没看上,但是并不影响她兴冲冲地走向下一个相亲对象。她的恨嫁之心强烈得我都看不下去了,我问她说:“你能靠点谱吗?就你这高冷文艺女青年范儿,你觉得通过相亲找到此生挚爱的可能性会有多大?”

苏小姐呵呵一笑,说:“我为什么要找到此生挚爱?”

我被这句话噎得无言以对。

她说:“我只是想找个人嫁了,这个人可以是任何人,只要我觉得感觉对就行。”

感觉对这三个字真的就跟蛋炒饭一样,最简单也最困难。曾几何时,苏小姐似乎是找到了那样一个人,因为她接连大半个月都没有找我喝酒,等我再见到她的时候,她颓废得就像是刚刚从台风里逃出来的一样。她要了50个烤串,2个歪嘴,拧开一个,二话不说就喝了半瓶下去。

她对我说:“我认输了,我终于明白我再也找不到像秋生那样的人,我不想相亲了,也不想嫁人了,一个人过完这辈子吧。“

这是她第一次在我面前提起秋生,于是我小心翼翼地问:“所以,你还是忘不了秋生?“

她摇着头说:“我想忘记他,但是忘不了,我恨他,可是我又爱他。我应该恨他,他不仅拿走了我的青春,还偷走了我剩下的人生,而我竟然还是会想念他。我没有办法不想念他,他坐在楼道里弹着吉他给我唱《宝贝》,他骑自行车载着我在厦门的环岛路上吹海风,他有一张世界上最好看的笑脸,也有一颗世界上最绝情的心脏。“

后来苏小姐讲述了她和秋生的故事。大学毕业后,苏小姐和秋生签了同一家单位,但是没过几个月,秋生以追逐梦想的名义,辞职去了北京的一家公司,苏小姐跟着他到了北京,过了将近两年不尽人意的北漂生活之后,秋生让苏小姐先回重庆,他说自己会在做完手头的项目后回去。结果秋生后来认识了一个北京姑娘并且闪电般地和她领了结婚证,苏小姐直到最后一刻才知道事情的真相。

我对她说:“你为什么要对一个人渣念念不忘呢?“

苏小姐醉醺醺地说:“我有多少个理由恨他,就有多少个理由爱他。无论遇到什么样的人,我都会想起他,恐怕,我此生都没有办法爱上其他人了。“

说完,她趴在桌子上哇哇地哭了起来。

5、

经历过糟糕透顶的一年之后,28岁的苏小姐终于不再参加任何相亲,她一个人居住,一个人做饭,一个人旅行,把日子过得有板有眼。

老王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

老王其实并不老,他比苏小姐大不了几岁,但是他把苏小姐宠得就像是自己的女儿一样。比如今天晚上苏小姐说一句好久没吃过小时候经常吃的油茶了,第二天早上出门就会看见老王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油茶在楼下等着她。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不知道老王的全名,但是叫他王老五也是一点不差的,事业有成,家境良好,有学历有修养,关键是长得还不错。就是这样一个到哪儿都不缺姑娘喜欢的人,偏偏栽在了苏小姐手里。

我问过苏小姐:“老王这么好,你为什么不喜欢他?”

她说:“就是因为老王太好了,所以我才不能够喜欢他。”

我说:“对哦,除了秋生你不喜欢任何人,那你也可以嫁给老王啊,他是一个再好不过的结婚对象了。”

她说:“我不能嫁给他,他是个好人,我不想害他。”

尽管如此,苏小姐依然接受着老王对他的好,他们一起吃饭一起逛街一起散步,状若情侣实则非也。老王这种情场里摸爬滚打出来的人,竟然从始至终对苏小姐秋毫无犯,他追了苏小姐一年多,连她的手都没有牵过,更不用说壁咚之类的。

苏小姐老老实实地告诉老王说:“我很自私,我只是需要你,但是我不爱你。”

老王傻乎乎地说:“这并不重要。”

或许是苏小姐渐渐地对老王产生了依赖,让老王误以为时机成熟,水到渠来。老王颇为费心地准备了一场表白,引起了大量的群众围观,还上了第二天晨报的生活版,苏小姐觉得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了他。当然老王被拒绝这件事情也是上了报纸的,他终于没能扛下去,于是就从苏小姐的生活中消失了。

我教育苏小姐说:“你怎么能够当场拒绝人家呢?要拒绝也是下来再拒绝啊。”

苏小姐说:“我可以嫁给一个我不爱的人,但是老王不能娶一个不爱他的人。”

我说:“你的逻辑有问题,这样的话,最后你会嫁给一个你不爱他他也不爱你的人。”

苏小姐瞪了我两眼,说:“反正不能是老王。”

可我知道她是喜欢老王的,不然她也不会在老王离开的那些日子里失魂落魄得像是被抽空了身体。她一直逃避的,不是老王,而是她自己,她无法交给老王一份完整的感情。苏小姐就是这样一个人,如果不是最好的,她宁可不要。

6、

如果让我回顾自己和苏小姐相识的这几年时光,要说我从来没有喜欢过她,恐怕也是无法说服自己的。尤其是在我和女朋友分手之后,我曾尝试着走进苏小姐的内心,去寻找一些可能产生爱情的东西。可是来来回回,我都只看到了一个人留下的影子,那个人就是秋生。我从来不肯相信一段感情会在4年多之后依然挥之不去地囚禁着一个人的心,事实证明,这的确存在,而且更多时候,这个牢笼是自己亲手打造的。所以从始至终,我都理智地让自己做一个旁观者,旁观苏小姐和一个影子以及一群前赴后继的傻子的故事。

终于,在苏小姐三十岁的时候,在我和她认识八年后,我见到了那个影子的主人,秋生。

那天苏小姐给我打电话,邀请我作为男伴陪她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

我说:“你想让我假装成你的男朋友啊,我才不做这种傻逼事情呢,你那么多的备胎,随便找一个人呗。”

苏小姐威逼利诱了半天,我都无动于衷,最后她深深地吐了一口气,用有些颤抖的声音对我说:“秋生回来了,他也会参加这个婚礼。”

还没等我有所反应,苏小姐接着说:“听说,他离婚了。”

我说:“你可以不用参加这个婚礼啊,红包可以转账,这年头,钱到了就行,人可以不用到。”

苏小姐犹豫着说:“可是我想去。”

秋生的确是独自一人出现在那场婚礼上的,见到他的第一眼,我就明白苏小姐为什么会对他无法忘怀,他们俩就是同一种人,在人群中不管中间隔了多少个陌生人,都会被迅速地被归到一起。我可以想象出他们俩热恋的那些年里,身上都闪耀着同样的光芒,时至今日,各自经历过生活的磨砺之后,他们俩连黯淡的程度都一样。

周围的人都在窃窃私语,虽然都在苏小姐面前刻意躲闪,但是我依然很容易就捕捉到了与秋生有关的信息:他和妻子今年春天离婚了,据说是被出轨,打了很久的财产官司,他上个月搬回了重庆,准备自己开一家公司。

苏小姐全程都坐立不安,在桌子下面抓着我的手,我能够感觉到她手心不断渗出的汗。她和秋生无数次目光交错,再无数次地闪躲,始终没有走到彼此跟前。

我猜想苏小姐此刻的内心一定是崩溃的,于是想法设法地找出些话题,试图分散她的注意力。苏小姐心不在焉地回答着我,突然开口问我:“我来这里是不是一个错误?“

我白了她一眼,说:“你要是觉得错了,现在走还来得及。”

苏小姐狠狠地掐了一下我的手臂,身子却纹丝不动地继续坐着。新娘抛花球的时候,苏小姐被人拉了上去,她漫不经心地站在人群的最后面,而花球却不偏不倚地落入了她的怀里。众人都欢呼起来,苏小姐勉强地笑着,我望向坐在远处的秋生,只见他凝重的表情下,隐隐透出些欣喜。

宴席结束了,人们陆续地离开,秋生终于走到了我和苏小姐面前。苏小姐慌忙拉着我站起来,然后挽着我的手臂,努力表演出亲热的感觉。

秋生礼貌地跟我打了声招呼,然后对苏小姐说:“好久不见,下午有时间一起喝杯咖啡吗?”

苏小姐把我挽得更紧了些,说:“可以啊,不过要先问我男朋友同不同意。”

我正在飞速思考着到底该回答同意还是不同意呢,秋生直接说道:“别装了,我太了解你了,他不是你男朋友。”

作为一个挡箭牌,我表示被这句话深深地伤害了。

7、

我不知道那天下午苏小姐和秋生去了哪里,也不知道他们聊了什么做了什么,晚上苏小姐喊我出来吃夜宵的时候,尽管我心里有一万个好奇,她却什么都不肯说。

当然,那只是因为酒喝得不够多的原因。当她喝得稀里糊涂,哭得稀里哗啦的时候,我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有没有想过和秋生重新在一起?”

苏小姐抬眼看着我,说:“想这些有什么用呢?他不再是原来的那个他,而我也不再是原来的那个我。”

我说:“如果他回头来找你呢?”

苏小姐哈哈哈地笑了起来,她说:“没有如果,就是真的。你知道吗?今天下午他对我说,要不我们重新来过。我当时就懵了,你知道我怎么回答的吗?”

我说:“你怎么说的?”

她说:“我说,我们回不去了。哈哈哈,都在说电影台词,真他妈矫情。”

我说:“你们可真是天造地设般矫情的一对。”

苏小姐说:“你知道吗?我不害怕孤独,也不害怕死亡,我最害怕的是,当我已经确定自己今后的生命中都不会有他的存在之后,他却突然出现在我面前。今天见到他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过去几年走的那些路都白费了。我想和他在一起,原谅他所有的曾经,同时心头又有无数个声音告诉我不要回头,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你能告诉我吗?我应该怎么办。”

我给不出她很好的建议,因为我说的每一种方法都被她以各种理由否决了,她有太多的犹豫和顾虑。最终,我决定不给她犹豫的机会,于是我在送她回去的出租车上,用她的手机给秋生发了一条我好想你的信息。

我相信,当他们直接面对彼此的时候,答案就会浮出水面。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8、

在三十岁生日到来之前,苏小姐终于把自己嫁出去了。她在朋友圈里晒出了自己的订婚戒指,算作昭告天下。

她要嫁的那个人不是秋生,而是老王。

他们的故事是这样的:有一天夜里,老王收到了苏小姐给他发的一条信息,本来已心灰意冷的老王垂死病中惊坐起,赶过去见了苏小姐。而发出那条信息的人,却并不是苏小姐,而是我;电话号码的那一头,也并不是秋生,而是老王。

苏小姐后来告诉我,每次当她试图让一个男生走进她的心里时,她就会把这个人的名字和备注改成秋生。然后她就可以接到秋生打来的电话,看到秋生发来的信息,让这个人得以越过她心里的那个牢笼。

当然这并不是关键。最关键的地方在于,秋生那天晚上一直在苏小姐家楼下等她,当老王赶过去的时候,就凑齐了一场三角恋的剧情。我很后悔那天没有把苏小姐一直送到楼下,不然 我就能够知道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就能够知道是什么力量让苏小姐幡然醒悟。

苏小姐和老王都对那天晚上的事情绝口不提。

我想我能够猜出答案:几年的物是人非,所有人都变了,没有人能够两次踏入同一条河,也没有人愿意两次栽进同一个坑里, 苏小姐只是梦醒了而已。

这个答案正确与否我不得而知,我只是好奇,有没有过那么一段时间,我在苏小姐的通讯录里,也是秋生的名字。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