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天哥尔摩综合症

踢踢 的阅读专栏

我大东北不愧是喜剧之乡。

少帅张学良随便开口喷点什么,都充满喜感。他到了晚年聊自己的艳史,狠替时下的人捉急,老张说“女人要沾上我,她就离不开了。我要是年青人,我就开课,教怎么管女人的事情。”

不过老张的泡妞水平绝非浪得虚名,稍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出身名门的赵四小姐,16岁时因为已婚男老张一个长途电话,就朝沈阳飞奔而去,跪求做没名没份的情人。老张呢,不仅能让原配和赵四和谐相处,后来的生活中还很变态地喊原配“大姐”,喊赵四“妹妹”…如果说这一切只是赵四这样一个16岁的花季少女情窦初开头脑发热的行为,那么看了下面这张照片,你就不得不佩服老张过人的魅力了:

因为先天星座不良,老张搞出了西安事变。1937年开始被到处转移和软禁。不到3年,26岁的赵四小姐(还是木有名份),放着香港吃吃喝喝的日子不过,把他们的私生子托孤给了朋友,奋不顾身跑去贵州(又一次飞奔),自投囚笼,要陪他牢底坐穿。赵四小姐真是“自由诚可贵爱情价更高”的不二带盐人,现在从这张照片的窗户判断,他们的住处很可能是日式木屋结构的,那拍摄时间应该是1946年到1960年期间在台湾新竹,而不是网上所说在贵州。

注意!面包已经出现了!

——赵四带着满足的微笑,每天早晨给他准备爱的吐司、爱的黄油当早饭,老张美滋滋地享用着。

有人要纳闷了,老张一个东北人,又没留过洋,这样的早饭吃得惯么?你们都少替非比寻常的老张操心,知道么——人家没游学过就不能天生一颗国际心啦?老张的审美品位那可是中西合璧啊,请看下图:

1931年的playboy老张和好基友宋子文正从一家天津西餐厅吃完面包洋菜出来,这家店是什么店呢?右边照片好像有点眼熟呢。猜对了,就是张爱玲最稀饭的,有德国面包卖的起士林。

看看人家老张洋气伐?和他比你们才是土炮。对。老张会一口流利的东北话和英语(也不能怪人家不会普通话,那个时候还没普通话这一说呢)。出口是中西合璧,入口也得中西合璧——他在西安的公馆里,厨房要分一中一西,厨师当然也是中西各配。所以不要以为可以随便嘲笑没有留学过的老张,对于“中西合璧”这个审美体验,你们在他面前,还是小儿科——too young too simple.要知道曾经有这么个吃面包长大的洋妞(据老张说只是绯闻女友而已,但老张也说过沾上他的女人就好不了了)为他肝肠寸断:

何况是墨索里尼的女儿Edda。

不得不说老张你真是一枚奇男子!

要是赵四小姐为老张放弃父母关系、放弃家族名誉和青春,坐穿牢底还不足以表现老张的沟女天赋的话,那墨索里尼的女儿以泪洗面、魂萦梦牵这档事,就真的要让人送上一副膝盖。(噗通!)

在陪Edda游颐和园的时候,老张“不经意”地提起,想去买飞机。Edda说你干嘛不买意大利飞机(当时意大利飞机最先进),老张一声叹息“唉不可能的啊,意大利和日本关系这么好”。(请大家自动脑补影帝老张的演技)Edda认真地问,那你想要几架呢?老张“保守”地伸出三根指头。(伸手指的画面是我脑补的)不日,Edda就送来了惊喜——三架意大利飞机。(噗通!)后来面对Edda的深情,老张是怎么说的:

“也没想到她会喜欢我”——装,你接着装。

但现在你们是不是都和我一样有点“敬佩”这个人才了,假如“沟女”这种技能也有KPI考核,老张必定所向披靡。女人们飞蛾扑火地爱他、帮他、护他,连国姨也不例外——

为啥西安事变后杨虎城死了,张学良没死呢?据说(不是我说的不是度娘说的是老张自己说的)不是因为杨虎城不懂英语——而是宋美龄豁出自己在蒋介石面前保了张学良。以自己的去留和蒋介石的秘密要挟了老公,所以张学良才逃过被做掉的可能性。宋美龄未出嫁前,在上海和张学良有过一段很美好的社交时光(实在很难想象他们是用英语对标还是上海话对飚东北话),这是不是宋美龄一直保张学良的原因,就很难说了。不过少帅获得自由后说“夫人能活一天,我就能活一天”。(倒是心里飒飒清嘛,侧那。)

看看老张,对付女人,他该装傻时就装傻,该清楚时就清楚,脑子清爽伐?真聪明,大概面包吃多了。另外,他也不让女人内心真正得到安全感和满足——这一条上他一点也不含糊。在获得自由后,当聊起被人传作佳话的张赵情史时,他竟然这么公开表态“我那不是关起来没办法嘛,要不早就找别人了”。(禽叟!)

他也时不时用实际行动折磨一把赵四。1991年,老家伙91岁刚获得自由,飞去美国旧金山探亲。想的不是好好报答身边这个陪自己坐穿牢底的女人过80岁生日,却跑到纽约去寻找曾经的“情结”——贝聿铭后妈——蒋士云。并在人家家里足足住了三个月(糟老头子老了老了还花叉叉,切泥光)。赵四醋意大发,去找他,说你陪我过生日。老张可铁石心肠啊,说你先回去吧,我还没玩好呢。

这还叫人话么?但偏偏离奇的是赵四小姐不火老张,把账都算到情敌蒋士云(有兴趣的可以去百度)和饭局牵头人唐德刚头上,说这个唐德刚真不是东西!我对他那么好,他竟然这么对待我!然后赵四就把唐德刚拉黑了,再见他时装不认识,搞得唐德刚很郁闷。

不过你们也别想当然以为这帮女人都得了奉天哥尔摩综合症,她们都是才女、人精,老张要是天天虐待她们,她们还能这么死忠伐?老张的绝招是抽一个耳光撸一撸脸——比如赵四老得都走不动了,每天晚上还蹒跚挪到老张床前,给Daddy(对,就是这么叫老张的)一个goodnight kiss,这时快100岁的老头就要萌萌地撒娇“再吻一个再吻一个”(鸡皮疙瘩掉了一天世界)。到了白天呢,老头子还会在家里搞搞角色扮演的游戏,让妹妹高兴高兴——

他让妹妹装成客户,他打扮成服务员,玩“点菜”游戏。(菜单上有没有面包就不知道了)


写到这里,我已经要醉了。我怕你们也醉了,所以我们来一剂清醒剂,说一说老张泡妞“失手”的故事。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是谁呢?唉,怎么又是她——

给冰心快递陈醋的林女神是也。老张自己也说“平生无憾事,唯一爱女人”,他本性难移,看到美女见一个爱一个。把林徽因夫妇弄去东大任教以后,缠着林徽因做自己的“家庭教师”,还对着梁思成拍桌子说要毙了他。林徽因在老张这种土匪的追求面前,一点也不green tea好么!在学校一上完课就走人,短居两年后就离开了沈阳,此后和梁思成对于沈阳这段经历避而不谈。(惹不起躲得起)

这段故事,在林梁的好朋友萧公权《问学谏往录》中也有记录:“少帅开学后设宴款待新到的教授各院长系主任,见了这位女教授十分倾倒,嘱人向她致意,请她做家庭教师,她婉辞谢绝。吓得夫妻俩一教完课马上走人。”

唉,少帅啊少帅,难道你不知道,林女神这样的文艺女纸,是要用面包追的吗?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