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笔下那些“性感”女子

慕容素衣 的日记

一说性感,读者可能马上会想到古龙笔下的那些女子,那叫一个香艳撩人。我现在还记得风四娘的出场,知道在哪吗?居然是在一个澡盆里。我的天,光是想想就足够叫人流鼻血了。

相对而言,金庸就含蓄多了,既然他笔下的男女发乎情止乎礼,有的甚至对什么是性都不懂,那就没必要扯着性感的大旗来装点门面了。金著中的绝大部分女子都和性感沾不上边,大致可以分为以下几种类型:

一、萝莉型

比如说黄蓉、陆无双、丁珰、钟灵、小郡主等都可归入这一类型。代表人物如黄蓉,在整部《射雕英雄传》中都是以一个古灵精怪的小女孩形象出现的,和郭靖上演了中国版的《两小无猜》。蓉儿在性方面简直是天真无邪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居然缠着洪七公问:“什么叫做破了身子?”人家郭靖好歹在密室疗伤时还有情沸如潮的时候,她可从来没有过这方面的念头。钟灵更绝更幼齿,这样的姑娘好像永远也长不大。印象中黄蓉从来没有过传说中的蜜桃成熟期,《射雕》中相当萝莉,《神雕》中则相当大妈。

这类女子均可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俏”,娇俏的俏,犹如春天里的青杏,水灵灵嫩生生,微带着丝丝青涩,结在枝头煞是好看,却不能急匆匆地摘下来放进嘴中。

对了,忘记了一个特别强大的萝莉型人物,那就是《书剑》中的香香公主。香香公主的出场比风四娘更美更强大,她干脆把山中的池子当成了自己家澡盆,直接上演了一场天浴。奇哉怪哉,同样是一丝不挂,人家风四娘能叫人流鼻血,可圣洁的香香公主却只会让人感叹“唉呀,真美”,然后自惭形秽掩面奔逃。

二、天仙型

这类女子的共同特色是美得出神入化,令人一见之下就惊为天人,只能以天仙呼之,可能是因为天使般的脸蛋和魔鬼般的身材难以兼备吧,天仙姑娘们大多难以撩起大侠们火一般的情欲。再者,为了配得上她们的美貌,金庸特意赋予了这一群体鲜明的特质:冰清玉洁。

金庸创造出的天仙有小龙女、神仙姐姐、阿九、阿珂等,嗯,上文的香香公主归入这一范畴似乎也可以。

套用一句宝姐姐的评语,众天仙们真称得上是“任是无情也动人”,大多是不动声色的冷美人,换句话说,即使内心狂热,外表依旧冷如冰淡如水。

比较起来小龙女略有不同,她似乎是外冷内热的。至少,在18岁那年,尹志平成功开发了她沉睡的性意识,唤起了她对爱情的向往。

天仙型女子美则美矣,却和性感压根儿沾不上边,如同数九严寒长出的一株白梅,可远观而不可亵玩也。

三、闷骚型

也可称之为闺秀型。这类女子的共同特色是出身够高贵,家教够良好,性格够温柔,情感够压抑。比如说任盈盈、阿绣、程英、苗若兰等,提到苗若兰大家可能有点不服,觉得此女也够冰清够玉洁的,但是抱歉,我小时候看《雪山飞狐》时,就隐隐觉得胡斐和她同卧一床的描写实在是香艳。苗若兰的心理活动,那叫一个蠢蠢欲动春情勃发啊,于是毅然决然将她归入闷骚女的行列。

任大小姐堪称此类女子的翘楚,外表有多腼腆多娇羞,内心就有多狂野多奔放,将东方式的性感表现得淋漓尽致。姑且放到这里,下文谈到性感女子时还将提及。

另一个比较纠结的人物是周芷若,私底下觉得她和《金枝欲孽》中的尔淳有得一拼,属于阴狠型,看起来楚楚可怜弱不禁风的,其实内心很牛很强大。这样的人物看来只是不屑于玩性感,小宇宙一旦爆发的话,那能量可能和敏敏特穆尔有得一拼。

四、丫环型

也就是传说中的小家碧玉。与萝莉们不同的是,这类女子大多出身贫贱,在黄蓉们肆意撒娇的时候,她们却要挖空心思讨主人家的欢心。代表人物如阿朱(血统纵然高贵,成长背景却并非如此)、阿碧、双儿、小昭等。

这类女子最突出的特点在于以他人为中心,她们似乎不是在寻找对等的爱情,而是在寻找一个值得为之付出、为之牺牲的主子。

我不否认阿朱有眼光有勇气,至少不像阿碧那样认定了慕容复,但毫无疑问的是,她对乔峰的感情,和阿碧对慕容复的感情完全雷同,模式是相同的,只不过对象不同而已。对阿朱,我顶多只能说声,挑男人确实还是有眼光的。

至于双儿和韦爵爷之间,那就更不用提了,那会儿如果庄少奶奶把她送给了多隆或者陈近南,我估计她一定也是死忠不渝。

双儿们之所以能够得到广大男性读者的喜爱,是因为她们实在是太太太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了,阿珂只能用来供在神坛上,双儿才是韦小宝的贴心小棉袄。

五、家常型

典型人物如戚芳、岳灵珊、安小慧等。关于戚芳和岳灵珊我还有很多话要说,故不在此展开了。

进入正题,金庸笔下的性感女子着实不多,屈指一数,我模糊的记忆中只能浮现出这几个名字来:蓝凤凰、何铁手、康敏、赵敏、苏荃,如果硬要再加的话,那么阿紫、李莫愁也可勉强加入此列。

我这才发现,原来金庸如此偏爱“敏”字,在他心中,敏和性感之间必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吧,所以才把两大性感女神都命名为敏。只不过康敏之性感是风骚媚惑,赵敏之性感则是明艳狂野。

再重复一遍,无论如何,金庸是含蓄的,所以他笔下的性感不同于古龙的直接和大胆,而是隐藏着东方式的风情和闷骚。我们看他表现女人的性感,大多是从侧面来着笔的,从来不直接进行实质性的描写。

金庸写性感,喜欢从以下几个点着墨:

1.声音

一个美女如果声音沙哑,那绝对会让她减分不少,比如说张柏芝,我现在还记得她的那个索芙特的广告,当时被她真实的声音小雷了一下。

作为一个性感美女,声音一定要够嗲够娇够婉转,那样才能激发起人无穷的想象。金庸深谙男人的心理,所以把笔下女子的娇嗲嗓音描绘得极为传神。如《笑傲》中的蓝凤凰,虽然肤色稍黑,声音却极为妖媚。摘抄一段:

船中隐隐有歌声传出。歌声轻柔,曲意古怪,无一字可辨,但音调浓腻无方,简直不像是歌,既似叹息,又似呻吟 。歌声一转,更像是男女欢合之音,喜乐无限,狂放不禁。华山派一众青年男女登时忍不住面红耳赤。

单看这段,已通人事的读者恐怕也有点耳热心跳了。蓝凤凰的出场极为出彩,真正达到了“先声夺人”的效果。金庸如此重笔写她原意是借用《红楼梦》写刘姥姥见熙凤的手法,红楼是用平儿来衬凤姐,他也想借蓝凤凰来衬任盈盈,可惜的是,蓝凤凰比平儿出彩得多,所以反而有点弄巧成拙,夺了盈盈的光彩。

而堪称金庸书中最风骚女人的康敏,声音更是销魂蚀骨:说话腻中带涩,软洋洋地,说不尽的缠绵婉转,听在耳中当真是荡气回肠,令人神为之夺,魂为之消。然而她的说话又似纯系出于自然,并非有意的狐媚。

看来康敏真是天赋异秉,不仅是天生媚骨,更兼天生媚音,这样一个女子,金庸却让她很快就死掉了,简直是一种浪费。

鹿鼎记》中的苏荃,同样有着柔得不能再柔、腻得不能腻的嗓子,连花花小少韦小宝都不敢听她说话。

2.赤脚

不知道现代男子会不会对女人的脚感兴趣,到了我们这个时代,女人虽然不裹脚了,但每天蹬着一双高跟鞋,脚跟磨出一层厚厚的茧来,总嫌不够娇美。

我妄自揣测,金庸估计有点恋足癖,所以才把狂热的目光一次又一次投向了书中女主角的赤足上。

何铁手和蓝凤凰出场时,都是赤脚上阵,尤其是描写何铁手时,不惜堆砌辞藻,说她白衣赤足,皮肤白晳脂光如玉,就好像观音下凡一样。金庸的解释是苗疆女子大多赤足,依我的揣测,在那种虫蚁蛮荒之地,每天赤着脚不是自寻死路么,看来也不是太可信。

面对无比娇美白嫩的一双赤足,金著中的男主角通常是没有任何抵抗能力的。杨康初识穆念慈,就抢了她一双绣花鞋,小时候看了只觉得这个男人好搞笑,稍通人事后才明白之中蕴含的性的挑逗意味。

游坦之为什么喜欢阿紫呢?照我看来,八成是斯德哥尔摩症加恋足癖,说到底也不是爱,只是一种狂热的迷恋,当然,迷恋比爱更疯狂更可怕。游坦之狂吻阿紫玉足那段描写得相当细致,简直细致到了不厌其烦的地步:

游坦之一见到她一双雪白晶莹的小脚,当真是如玉之润,如缎之柔,一颗心登时猛烈地跳了起来,双眼牢牢地盯住她一对脚,见到她脚背的肉色便如透明一般,隐隐映出几条青筋,真想伸手去抚摸几下。两个契丹兵放开了他。游坦之摇晃了几下,终于勉强站定。他目光始终没离开阿紫的脚,见她十个脚趾的趾甲都作淡红色,像十片小小的花瓣。

……抱着她的小腿,低头便去吻她双足脚背。

……他紧紧抱着阿紫小腿,不住吻着她的脚。

……游坦之仍是不理,但牙齿并不用力,也没咬痛了她,一双手在她脚背上轻轻爱抚,心中飘飘荡荡地,好似又做了人鸢,升入了云端之中……

天雷啊,如果作者不是曾有过类似的体会,他怎么能刻画得这么细致入微呢?还飘荡,还云端,哪怕是真枪实战也没有这样的快感啊。

倚天》中的张无忌更是结结实实地享受了一回赤足在握的愉悦:

张无忌拿起罗袜,一手便握住她左足,刚才一心脱困,意无别念,这时一碰到她温腻柔软的足踝,心中不禁一荡。赵敏将脚一缩,羞得满面通红,幸好黑暗中张无忌也没瞧见,她一声不响地自行穿好鞋袜,在这一霎时之间,心中起了异样的感觉,似乎只想他再来摸一摸自己的脚……

好家伙,还加入了互动,变成了一个想摸,一个想被摸,如此缠绵悱恻香艳入骨,等于给恋足的人们上了一堂生动的课。

说到恋足我百度了一下,原来早有人发现了金庸的这一情结,暂且将资料罗列如下:

黄蓉道:“你说,你干么眼睁睁地瞧着我洗脚?”那官军不敢说谎,磕头道:“小的该死,小的见姑娘一双脚生得……生得好看……”

段誉点点头,俯身去除她鞋子,左手拿住她足踝,只觉入手纤细,不盈一握,心中微微一荡,抬起头来,和钟灵相对一笑。

那少年见她一身鹅黄短袄和裤子,头上梳着双鬟,新睡初起,头发颇见蓬松,脚上未穿袜子,雪白赤足踏在一对绣花拖鞋之中,那是生平从所未见的美丽情景,母亲脚上始终穿着袜子,却又不许自己进她的房,当下赞道:“你……你的脚真好看!”

香香公主道:“姐姐,你脚上伤了。”帮她脱去靴子,撕下衣襟裹伤。陈家洛掉转了头,不敢看她赤裸的脚。

3.Cosplay

这点不光是性感女性,也适用于其他各类型的女子,敏敏出场时是女扮男装,蓉儿装扮成了一个小叫花子,盈盈最有创意,乔装成一个老婆婆。

总之化装后的容貌和庐山真面目反差越大,对男主的吸引力就越明显。

漏了一个比较性感的人物,那就是我非常喜爱的木婉清。木姑娘可以说是《天龙》中除康敏外最性感的人物了,先是玩传统的cosplay,在脸上蒙了块面纱。然后说段木头闻着她身上的那股香味,似兰非兰,似麝非麝,神为之荡。接着喂她喝水时看了下半张脸,小段就判断这必定是个美女。

我现在还记得金庸用来描绘她揭下面纱后的观感:新月初晕,花树堆雪。我的个天,什么叫做活色生香,什么叫做美丽动人,比起神仙姐姐来,木婉清那种原生态的性感更能叫我辈凡人喷鼻血。

金庸肯定也看出了木姑娘性感的潜质,所以特意让她和小段待在一个石屋里,然后借阴阳六合散之名,来写木婉清性感之实,每当看到木姑娘穿着个小肚兜,眼波欲流双目喷火的描写,我就恨不得冲进去揪着小段的耳朵训斥:“你还犹豫个啥啊,当真是一段木头!”

可金老硬是让小段悬崖勒马了,理由是“我那神仙姐姐实在比婉妹美貌得多”。见过YY的,没见过有这样光YY不敢干实事的。至此,我对金庸的唯美貌至上彻底地寒了心。

据说新版中段誉最后娶了木婉清做皇妃,“因为她还是真心爱我的”,看来金庸在年老后终于明白了,对于一个男人来说,爱我的女人才是最好的。

金庸特别喜欢用的道具还有金环,黄蓉、何铁手等人都是白衣金环,娇艳无俦。

4.爱笑

套用一句古龙的话:爱笑的女人,通常运气都不会太坏。小龙女等天仙们大多不爱笑,笑的时候也只是微笑、浅笑。可是苏荃、何铁手等人非常善于笑,一笑就笑得花枝乱颤,眼角眉梢春意无边。

欢迎大家补充......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