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假“抗日剧”之名观赏——兼谈中国抗日剧

劉載棠 的评论 | 看电影

红十字:女人们的入伍通知单

首先听说这部剧大概是某个公众号发了一篇类似于《看看人家拍的抗日剧》之类的文章,把这部片子和中国拍的抗日神剧进行了对比,说人家拍的多真实,包含了日本人的反省等等。里面还有些截图,比如截了希代上车的时候她爷爷说的“中国人日本人是一样的,生命不分贵贱。”殊不知她爷爷说这段话说的其实暧昧得很。后面一句话“但在战场上,这种大道理往往是行不通的,”给这段话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所以你要说,这部剧就是要当着日本人还要给中国人洗地,就是要给中国导演们看看什么是好的抗日剧,那显然是不对的。

不过,你要说他就是要给日本人洗白,就是借抗日剧之名美化侵略,那显然也是欠妥的。剧里出现的许多镜头,或许在中国的电视上看起来绝不新鲜,但要出现在日本的电视台上,那是颇具震撼力的。比如医院司令砍那个中国农民头的镜头,以我的经验来看,在日剧中绝对是前无古人。那持刀的姿势,那暴怒的嗓门,绝对比中国抗战剧演的还要教科书。许多人说,日本拍这类剧的主题永远要给日本人洗白。但事实是,在日本拍这类电视剧绝对是需要勇气的。许多人觉得日本人想洗白,其实绝大多数日本人真正的国民性不是洗白,而是遗忘。与其去讨论过去,普通老百姓更喜欢遗忘过去。“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吧”其实也是我们绝大多数人对于文革等等事件具体细节的态度啊。所以,这部剧的收视率在日本其实也是低的可怜的。

这部剧的真正价值是在于突出了战争大背景下许多小人物的种种苦痛与无奈。近些年,思考海峡两岸历史纠葛的文艺作品越来越多。在电影上从《集结号》到《太平轮》,书籍有《我们台湾这些年》等等。然而,以1945为节点来描写的中日之间平民在战争背景下种种的作品,却鲜有听闻。我们一拍到这样的题材,往往是把国家、民族放到第一位的,要突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正义性,这本不错,但这也确实挤占了以同样背景、其它主题为中心的艺术作品发展的可能性。举例而言,我们的抗日剧,很少有见到对普通老百姓生活的描写。尤其是抗日剧发展到神剧阶段,主角要么就是英姿飒爽的将军,要么就是一身仗义的土匪,就算是农民,那也个个是身怀绝技,不过三集就放下锄头,上了战场了。这给我们的印象是,抗战时期,我们每时每刻在打仗,每个人都在舞刀弄棒,每个地方都是杀声震天。而这种印象,显然是不正确的,在那个时代,除了当汉奸,能够真的上场杀敌其实是一种轻松。真正苦难的是在战争夹缝中生存的老百姓们。这些百姓,既无力反抗敌人的统治,又无法抛下家庭,远走他乡,只能每日怀揣着恐惧生活。在他们面前,生命是那样的脆弱,但是,他们同样又担负着保护家人与土地,使他们熬过苦难,活下去的责任。这就好像希代批评要自杀的沟口那样:“要死去很容易,但要带大家安全地活下去,却是一种责任。”

这部剧显然就做到了这一点。尽管它的确对日本的战争行为进行了一些回避,但并未美化。所谓回避,就是尽量减少日本人杀戮、掠夺等残暴行径的镜头,而美化,就是把黑的说成白的,把日本侵略中国说成是中国需要被“解放”,把七七事变说成是中国军队先开枪。本剧虽然回避,但在旁白部分一直都承认了日本的侵略事实。比如“这些失去土地的农民组成了反抗军,被日军称作‘土匪’”“是由于日本的掠夺他们才失去土地的”“关东军在满洲干了那么多残忍的事”等等。相比起注重刻画大场面战争的中国的抗日剧,这部剧更精细于刻画战争中小人物的生活与心态等等,并且绝大多数剧情接近于历史事实。比如希代的丈夫中川是日本殖民东北的农民之一,他们的地位的确不高,在军政时期更是受到军人的压迫。他们主动汉化,教孩子说汉语,和当地的农民打成一片这也是完全有可能的(尽管真实的目的可能是互相利用保护:日本人隐藏在中国人中避免仇日情绪,中国人主动对日本人友好以保护自己)。后来,希代她们被编入共产党军队。有些人说共产党当时哪有那么好,这又错了。NHK拍过一部纪录片,就是专门讲解放军中的日籍军事和医护人员的。这些人在后来的访谈中都表示确实受到了良好的礼遇。也确有一些医护人员爱上了解放军。我记得在纪录片中还有一位后来和中国战士分开回国后来终生未婚的日本护士。此外,日本战败之后,日侨处境的确困难悲惨,所以为了生计确实发生了许多拐卖日本少年的事件。这些都是存在的。

但同时,为了抗美援朝,日本医护人员被强行留下,博人他们受到中国人欺凌毒打这种事情也是发生了的。所以我们决不能怀着非黑即白的心态去看这部剧。他给中国人洗了地,就不是好剧,他给日本人洗了白,就也不是好剧。这就好比说,杨大地主收养了博人和大地,他算是个好人吧?但他作为一名会说日语的地主,家产丰腴,在满洲国时期,显然与日本联系紧密,用我们的话说,他就叫汉奸。那些在他被枪毙时慨叹的观众们有没有想到这一点呢?我们在媒体、电视、教科书上可以也应当讨论战争的正义非正义,侵略者的残暴,反抗者的伟大,但现实的战争往往就是那么的残酷,让你很难轻松地选择自己的立场。所以每每看到我国抗日神剧中的搏杀时,我就会觉得,这并不是让我们反思战争,而是鼓励我们去杀戮,因为杀戮是如此的轻松和愉快。作为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来说,真正能让我们反思战争的,是战争的残酷,是战争带给我们的苦痛。如果人人因为觉得战争那样的轻松与浪漫,幻想着成为李云龙和周卫国,那么中国或许也会成为下一个日本,走入战争的泥潭。

如果说这部剧里还有哪里是给中国人洗地连抗日神剧都比不上的,那就是博人最后还是坚持回到了中国,作为杨希邦继续救死扶伤。只不过,这并不是洗地,而是根据真实的改编。(战后日人及其后裔留在中国者约有100万,尤其在东北,为新中国建设做出了一定的贡献)全剧最后化成一句悲痛却又坚定而有力的“再见!”这或许是最为震撼的吧。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