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一样蠢

风行水上 的日记

我上初中的时候,我们班有个特别聪明的同学跟人说:“杀了人送到法场,如果你喊口号就不会死!”我们就请教他怎么样才能做到。他说比如把你押到法场,一脚踢在膝盖窝那里,你往前一扑就跪在地上。枪抵在后脑勺上,这时候你不能慌。你就喊口号,比如某主席万岁!某某万岁!祖国万岁!这个时候公安就不能开枪了。我们托着腮帮子问他:“为什么不能开枪呢?”他白我们一眼说:“因为你喊了口号了,如果一枪把你打死了。上面领导就会追查他们的责任。哎,你们怎么可以那么残忍,把那个爱主席,爱组织、爱祖国的小鬼怎么啦?这时候听的有个人不放心就问他:“这就没事啦?”他挠挠头说:“死罪已免,活罪难饶。估计送去当兵,然后在战场上表现再好,立功受奖就没事了!”我们听得信以为真,不由得在心里默念好几遍。象得了免死金牌一样。其实过不了两三年,我们就都知道这是无稽之谈。但少年人就是这么蠢,一个蠢念头泯灭了,继之以更蠢的念头。这能怪我们吗?我们那时信息闭塞呀。家人大人天天忙着开会、游行、打倒这个,打倒那个的没时间管我们。我对“折磨”这个词有一种很恐怖的视觉印象,是一个人被塞在麻袋子里然后被浇上汽油。最后被打火机点着,在地上翻过来滚过去。象我们虐待老鼠一样。总之不会让它有个好死法。少年人喜欢抬扛,十个人当中大概有九个是扛子头。都想显得自已比别人高明,从批判的武器转移到武器的批判也就是转瞬之间的事情。几个人围在一起讨论是咱们的卫星用料好,还是米国的卫星做功精。一个说我国好,一个说米国听说也不错。结果就打起来了,这个时候谁的理论正确与否不要紧,拳头大的往往就站在真理的一方。打完了一个鼻子里面塞着纸卷,另一个捂着眼。老师叫到办公室一个一个问:“怎么回事?”“老师——他不爱国,他说米国的远程导弹比我们的重。我说我们的重,比他们重七、八斤。”老师问:“我没问你们导弹多重,那个先动的手。双方都互相指对方:他————”老师气得无语了,上数学课问你们一元二次方程解法,个个头低得跟乌龟似的。下了课倒为导弹重量打起来了,放学以后请家长来。站在我国这边那位心有不甘,还要说话。“老师,他反动————”“滚出去!我看你是吃饱撑的。”

最近我看到一个新闻。“卖国贼”打了“爱国贼”。不由得感叹,世界日新月益,愚蠢地老天荒。设若我是那个爱国贼同学的爹,谢天谢地我没有这么蠢的儿子!我一定等他回家之后再补打他一顿。我会问他为什么别人在学校门口打你,怎么没见个同学来帮你。甚至连个拉偏手的也没有,总之是你做人有问题。不好好上学,那来那么多屁话!约架这种事情,不管是约的一方,还是受约的一方都是蠢到哭。现在这个家长祭出我儿子爱国让人家打了,你们有关部门就应该“从重从快”把那几个小混蛋抓起来为吾儿报仇。你首先检讨自己儿子为什么好好的不学习科学文化知识,那怕学个挖掘机也是好的。他这么大就算是爱国他能爱到那里去?卖国的又能卖到那里去?偷个原子弹卖给敌对势力吗?他能上网网费还不是你交的。这么大的孩子高中或者中专没毕业。平常头发留多长。油脂腺发达,睡一晚上枕头毛巾就要换。时不时还偷偷撸一发,家里人装着没看见洗了。看看频率密了,伙食上要弄好一点。还要旁敲侧击说你们年轻要把心思放在学习上。平常别老趴在电脑前面,现在网上多少不健康的东西呀!没事出去走走,找人打打球。实在不行拿两个钱到电玩城去玩一把。转移转移注意力。对立的一方,我们称之为“卖国贼”背景也差不多。一脸的骚气疙瘩,走路都是连跳带蹦的。在路上走得好好的,说跑就跑,说跳就跳。哭笑无常。这种年纪的孩子最容易死于非命。我有一个初中同学就为了向人显示胆子大,站在他家附近铁桥上往水里扎。一头扎进泥里拨不出来,溺水死掉了。这人要活着,现在也四十多岁了。你看过动物世界当中那个野驴,它们小的时候就这样。吃着吃就跑起来,或者跳起来。什么也不为,是青春让他们这样的。历史真是一门无用的学问,你看我少年时代蠢成那样。我以前把这种归结于信息不发达,没书看。家里人忙着干革命没时间管我们。现在孩子有网络了,信息发达了。可以看的书,或者说能看到书比我们那时候多了去了。也没见他们聪明到那里去!蠢这种东西也分,有后天蠢跟先天蠢之别。后天蠢会随着知识开化能治,先天蠢是从胎里带来的,治不了!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