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摆脱让你痛苦的东西

毛路 的日记

初二那年的某一天,我忘了是几月几号,但我非常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个星期三。那天发生的事情彻底改变了我,以至于我从此非常讨厌3这个数字。甚至有次租房,房子的内部装修和价格都让我很满意,但由于它在三楼,我最后选择了一套同样的价格,但品质要差很多的房子。

跟之前的许多星期三一样,吃过晚饭,我开始写作业。但那天,我写着写着突然觉得自己的手很脏,便跑去洗手。洗完手回来,坐了没几分钟,又觉得自己手很脏,来来回回洗了很多次手。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这是一种强迫症,觉得自己一定是不想写作业才会如此心烦意乱。我合上作业去睡觉,心想着早上早点起来写。第二天早上,醒来后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并不是作业,而是,我的手很脏,我得赶快去洗手。星期四整整一天,这种担心快我把逼疯了,我不停地洗手。星期五、星期六仍是如此……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很多年。

没有患过强迫症的人可能不会理解,为什么会有人被此事困扰。我当时也无法理解。理智上明明知道自己的手没问题,但就是会控制不住地担心手很脏,时时刻刻都想要去洗手。很多人有轻微的强迫症,比如出门后担心门没锁好,或者煤气灶没关。 通常情况下,这种不安很快会被其他事情冲淡,不会给人带来太大的困扰。如果你曾经有过类似的不安,可以设想把这种小小的不安放大无数倍,并且无论如何都挥之不去,导致做什么事情都坐立不安,那就是我当时的症状。

我的生活本来一直是樱桃小丸子的画风,那个星期三之后,突然间就伊藤润二了。 表面上,我成天还是一副大大咧咧,兴高采烈的样子,但就算笑容满面的时候,内心却只能感受到不安,绝望和痛苦。上课的时候,根本无法听讲,洗手的冲动不停地冒出来折磨我,成绩自然是急剧下降。玩耍的时候,也不能尽兴玩耍,总是想方设法去洗手,而且极度害怕别人发现我的这个“秘密”。连最亲密的朋友都不知道我正经历什么,我怕自己的“不正常”会吓跑他们,我已经失去了那个开心的自己,不能连朋友都失去。

我以前是在农村上学,父母费了很大劲才把我转到市里的重点初中。中考没考好,心里很是内疚。那时候我父亲在外地工作,只有母亲在身边。中考成绩下来的时候,我母亲并没有骂我。她一定是感受到了我情绪不对。对我母亲来说,我开不开心,比考试考得好不好更加重要。这一点上,我对她充满了无限的感激。通过看一些心理方面的书籍,我知道自己得了强迫症。面对母亲的关心,我终于崩溃了,但是我仍旧没有勇气告诉她,自己有心理疾病。我只是说,学习的时候,心里老会想别的事情,注意力完全无法集中。其实这也不完全是谎话。

有些父母喜欢把“都是为了你好”挂在嘴边,但我母亲从来没说过一次类似的话。 她为我做的一切,我都能感觉到是出于爱,是真心实意地为了我好。高三的时候,见我情绪不好,她替我给老师请了假,带着我去旅游。 “不要太为难”是她对我说的最多的话。

看到这里,也许你们会觉得这是一个“ 爱,可以治愈一切”的故事,正因为感受到了母亲的爱,我更觉得不应该让她失望。我每天都告诉自己,要有勇气,一定要战胜它,一定要战胜它!然而,我的强迫症更加严重了。课堂上,越是想好好听讲,越听不进去,我老是举手,要去上厕所,其实是跑去洗手。同学们都笑我“肾虚”。

高考一塌糊涂, 我觉得自己完了。彻彻底底的完了。那天晚上,我坐在黑暗里,万念俱灰。我已经没有力气再斗争了,只能真真切切地面对自己最恐惧的事情——这强迫症恐怕是一辈子都好不了。也就是从那时候起,我再也不绞尽脑汁地去想怎么摆脱它了。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带着它一起去生活。除去睡觉的八个小时,每天十六个小时, 就算这种病夺去我十四个小时,至少我还拥有两个小时,怎么让这两个小时过得有意义,才是我应该努力的方向。

我没想到的是, 想法转变后,洗手冲动的频率越来越低,强迫症奇迹般地好转了。本来每天它困扰着我的一大半时间,逐渐只占用一小部分时间, 到了后来,甚至好几天才会出现一次。虽然至今并没有完全治愈,它偶尔还是会冒出来骚扰我一下,但不会影响正常的生活了。在我看来,我已经战胜它了。顺便说一句,如果有类似症状的朋友,我并不太赞同自己扛,最好还是去看看专业的心理医生,如果当初有专业的医生帮我,我多半也不会痛苦那么久。

我一直以为,经历了人生最黑暗的时期,只要我身体健康,没患重病,以后的什么痛苦都不算事儿。曾经有段时间觉得自己简直就是超人附体,无所不能,直到——失恋。一次彻彻底底,败得连尊严也不剩的失恋。在它面前,我才意识到原来自以为的“强大”是如此不堪一击。在最深爱的时候失去,我无法用语言描述那种痛苦。比痛苦更可怕的是对痛苦的恐惧——害怕自己永远忘不掉他,害怕自己永远也无法适应没有他的世界。当然,还有无边无际的悔恨与思念。感觉就像掉进了痛苦的沼泽地,用尽全力挣扎着要出来,反而陷得更深。

“妈,我该怎么办?我应付不了。我觉得自己扛不过去……”我不争气地在父母面前大哭。母亲不知道怎么安慰我,只是做了好多好多好吃的菜。我慢吞吞地吃着饭。父亲说:“看嘛,还能吃饭,证明也没那么惨!”我忍不住笑了。这一次,爱,起作用了。他们让我看到了,纵使再痛苦,因为有爱,生活也值得过下去。

后来我还真的忘了那个人。不是说把他彻底从记忆里剔除了,我的意思是,几乎不会想起他,就算偶尔想到他的时候,心中也早已没有了思念,更没有痛苦。如果这里面有什么秘诀可以分享,我想说:失了恋,重点不是如何忘掉那个人,重点是如何在忘不掉那个人的情况下,该干嘛干嘛。战胜痛苦的最好方法是适应它。

其实很多让人痛苦的东西都是如此,当你不再试图去摆脱,不再担心摆脱不了会怎样,只是做好自己该做的事, 有一天,你会猛然发现,嘿,原来我已经摆脱它了!

——分割线——

写完这篇文章,一晚上就收到几封有强迫症的小伙伴们的豆油。关于强迫症,我可以分享的东西,都在这篇文章里了。我并不是专业的心理医生,看到很多人正经历着跟我一样的痛苦,我却无能为力,对我来说也是一种折磨。非常感谢你们的信任,但实在抱歉,我无法陪你们每个人聊天,唯有祝愿大家早日好起来。心理疾病并不是什么丢脸的事儿,若有条件,去找心理咨询师或者心理医生聊聊,应该会有所帮助。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