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半拍

半杯暖 的日记

我有一个朋友——慢半拍。做什么事儿都一副皇上不急急死太监的样子,对待感情尤甚。慢半拍长得算不上好看,但也不难看,加之稍有点才华,会舞文弄墨,所以异性缘还不错。

慢半拍有很多自己的小秘密,但也有很多自己的小倔强。所以极少有人知道她的小秘密。确切说,她是个会隐藏自己情感的人,喜欢如此憎恨如此爱人也如此。慢半拍有很多异性朋友,他们喜欢找她聊天、逗乐子、抑或谈人生。慢半拍性格算是良好,几乎不会太高冷。所以一般情况下,和他们都聊得挺欢。但慢半拍有个不好的地方,就是有时会很迟钝。她总是脑子转不过弯似的,在关键时刻掉链子。譬如对方提到感情时,她总是死机。对方说,你给我介绍个女朋友呗。她真的会热心肠问什么条件的。对方说,就你这样的。她真的会说,我帮你物色物色。再譬如,对方问她周末干嘛啊,有没有时间。她真的会告诉对方,周末干嘛干嘛。完全GET不到对方的用意。是的,这就是慢半拍,思维永远和别人不在一条线。她也搞不懂她那平日还算机灵的脑袋瓜里装了什么,对待感情总是一知半解地随便领会。所以慢半拍分手后一直一个人单着。她觉得自己是个深情的人,不可以太短时间内喜欢一个人。所以她近乎命令似的告诉自己不可以太快喜欢一个人,也不可以太快交付真心。无论对方甜言蜜语还是无微不至,她都可以做到无动于衷地冷处理。

慢半拍有个优势,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没有攻击性,这使得她异性缘还不错。她和他们关系很好,什么都聊,但是她很少静下来思考他们的关系是友情还是其他。似乎在她看来他们都是她朋友,如果对方不直接来一句“I LOVE YOU ”,她都不会往太复杂的感情上联想。譬如,对方说,做我女朋友呗,她会一句话噎死对方,你这样的我没考虑过啊;对方问,想我没?她会二百五地回答,脑子有泡嚒,吃饱了撑的才想你!对方暗示她说,就我觉得你挺好的,要不咱俩试试。她会不着调地问,试试啥?对,这就是慢半拍的思维模式,鲜少暴露自己的喜好与感情,对一切都一幅你可有可无的样子。

在单着的这两年多里,慢半拍遇见过喜欢自己的人,也遇见过自己喜欢的人。但独独没有遇见频道一致的人,确切说不是对方频道不对,而是慢半拍总是慢半拍。在对方示好她时,她总是在晃荡的路上。而等她晃明白之后,示好的人已经晃在了其他路上。所以,她总是迟缓很久才能明白对方用意。甚至她分不清对方的示好是友情还是爱情,或许有时她感觉到了什么,但过分的自我防备使其不愿对不确定的感情过分思虑。她本能地抗拒一切自己陌生而不熟悉的感情。所以,她总是错过打开一段又一段的感情。我不知道她会不会遗憾,但至少难过过,为自己的慢半拍。

毕业后,慢半拍怀揣着二百五的决心,一个人毛遂自荐地去了时尚杂志社。上班第二天有个陌生人加她扣扣号。她问,你谁?他回,你不认识的人。慢半拍再也没多想,以为是快播上的不良少年。

那时的慢半拍未经世俗,眼波流转里一派纯真,爱笑,一笑起来就没有个止境。她时常和公司小姐妹一起吃饭,这些小姐妹里有个长得不错的少年。吃饭时他会故意坐在她身旁,可她是个二货,总是将位置让给其中一个喜欢他的姑娘。嗯!!慢半拍最喜欢做的事就是乱点鸳鸯,成全不可能的人。

他们一起吃饭,一起下班,一起坐地铁,但她几乎从来不曾想过他会喜欢她。他问她人人,问她豆瓣,问她微博。她个智障的熊孩子,什么都不会玩。她的世界已有心有所属的人,再也无心看其他风景。那时,她有个自以为会结婚的男朋友。所以除她男朋友之外的任何男人都引不起她兴趣。所以那时候出现的每个人都是错误的,包括他。所以他只能远远观望。偶尔交集,他找她聊天,也仅仅只是聊天。

那年她23岁,有着小姐脾气,无比任性,受不得任何人的训斥,所以在不到一个月内便辞职离开了她怀揣着满满热忱喜欢过的时尚杂志社。故而,他们只做了一个月的同事。

离开时,那个陌生的扣扣号突然亮了起来。

他:你要离开了?

慢半拍:嗯。

他:猜到我是谁了么?

慢半拍:有病啊你,我怎么知道你是谁。

他:真的不知道?

慢半拍:嗯。

慢半拍关掉电脑,一个人走出去。

他出现在楼下,对她微笑,笑容干净而明媚,看着让人心情大好。

她刚刚湿润过的眼角被这笑容晾干了。

如果没有男朋友,那么她可能会喜欢他吧。

那一瞬慢半拍好像突然明白那个陌生扣扣的主人是谁了。

他给她一个拥抱,她笑笑离开。没有回头。

她想,他们应该是萍水相逢,不会再有交集。

时间过了差不多一年,慢半拍恢复了单身。

他们之间的联络频繁起来,他陪她失恋,陪她聊天,陪她度过漫漫雨季。

男生有吸引她的外在条件高帅,也有吸引她的内在条件深刻,是她欣赏和仰慕的类型。但是他们的关系并没有再进一步。

他约她出去散心,她不去。

他约她出去看电影,她不去。

他约她出去吃饭,她还是不去。

我至今都不明白慢半拍怎么这么慢,对一个人满满的热忱回馈得那样冷淡。可能她是个胆小鬼,害怕一切伤害。所以她本能地缩回壳里保护自己。然,她并不像她表面看起来那样干脆利落。她一个人会思忖很多很多。而谁都不知道她内心情愫暗涌过。

她把甜言蜜语说给不相干的人听,她把浪漫天真表现给不喜欢的人看,独独会在喜欢的人那里失去分寸。说到底她是个心智不完善的姑娘,对待感情总是过分矜持。

有次男生好不容易约她成功,一起吃饭时男生有点调情似的意欲喂食她。她头一扭别了过去,男生尴尬地吃掉刀叉上的食物。过马路时,男生有意地牵她手,她抗拒似的收回去,男生尴尬地摸了摸自己。所以男生以为慢半拍讨厌自己,失落落地回了去。而慢半拍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也失落落地回了去。

回去的路上,不知所以然地想起前任,泪流满面。她习惯了前任无限纵容她的相处模式,所以对于其他人的稍有不适便难以接受。确切说,她已经不太了解自己,也不太了解男生。她自顾自地生活在自己的思维模式里假寐。她渴望倾其所有的好,渴望不参杂任何杂质的感情。所以对于他人的喜欢,她有过高的期望,认为喜欢就会全力以赴,认为每一个人都会像她前任那般无止尽地宠爱她。而这世上感情那么有限,哪里有那么多倾其所有。聪明的女孩不去期望,对得到的每一分都格外珍惜。恰恰慢半拍是个渴望得到太多的人。

她可能是个习惯被保护的人,无论亲人朋友抑或恋人,都给了她满满的宠爱,以至于她以为但凡喜欢她的人都会这样对她,而如若不是,那就是不够喜欢。她追求过犹不及,甚至十分偏执。

男孩时常在扣扣上问,就我陪你聊这么多,你不打算谢我一下?有时会暧昧地问,想我没?甚至调侃说,我觉得你挺好的,做我女朋友呗。

慢半拍总是玩笑对待,对随口说出来的喜欢和爱本能地打了两折。她不明白这是试探。她总觉得这种方式太过玩世不恭,不必当真。

可能这世上有一种人不善于表达感情,也有一种人拼命掩饰自己的感情。她不是不喜欢,也不是不会表达,她害怕被人窥见自己的感情,所以会口是心非地掩饰,言不由衷。似乎唯有这样才可以捍卫她那强烈而骄傲的自尊。她害怕别人窥见她的喜欢和在乎,即便内心戏演了很多遍,她也能矜持地掩饰好自己。所以有时她宁愿错过,也不愿正视自己的感情。

后来,慢半拍要离开北京,男孩为她践行,借着酒精说了挽留的话。慢半拍无限伤感地回,我在这座城又没有喜欢的人,留下来做什么呢。男孩说,你要是觉得可以,我们可以试着开始。慢半拍520地回,开始啥啊,我们那么不适合。男孩说,你没试过你怎么知道呢。慢半拍情商简直逆天了来了句,我不是那么随便的人。所以,当慢半拍回头看自己过去时,她都忍不住想抽自己一巴掌。

那是个夏夜,他陪她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很晚很晚回去。

她想他们又要别离,彻彻底底的别离,只字不提“感情”二字。

他问,要不要我去车站送你。

她回,不用。

他不再说话,想要揽她的手停在了半空。

出租车越走越远,她看着他消失在夜幕里。

你知道,我心里有过你,但不曾说出口。

再后来,慢半拍又一个人回来了。回来的原因很简单,除了喜欢的事之外,这里有他,有一个可能的念想。但他并不知道她这隐秘而伟大的决定。

其实,她到底是个感性的人,无论看起来多么理智。

听说她回来,他很高兴,意欲去接她。而她却说,不用,我一个人可以打车回去。而打心底她多么希望他去接她啊。这样的口是心非,着实令人费解。我不知道这种性格形成的缘由,但我想这里一定藏有许多原罪。前任成了慢半拍心里无法逾越的坎。她觉得自己再也遇不见这般待她好的人。

如果说这世上真有灵魂伴侣,那么他算是懂她的。她喜欢心理学,他便带她一起玩;她喜欢哲学,他便深刻给她看。她喜欢写字,他便借她自己看过的觉得好看的书。某种层面他们是很有默契的。但她总觉得少了点儿开心。所以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慢慢的,冷冷的,不表现也不迎合,久了,男孩觉得她不喜欢自己,在接二连三被选择性地婉拒后选择放弃。

他们就这样擦肩而过,没有具体告别的缘由。任凭时间差遣这为剩不多的缘分。

记忆里,她一直记得他看她的眼神,是一种渴望近又带着疏离的远,隔着万水千山,舍不了但也得不到。

他不理她的日子,她有点儿失落,但她并不打算做点什么去挽留,对于一切可以逝去的感情她都不挽留,无论多么在乎。仔细想来,单着的这几年年,她从来不曾放开得去喜欢过一个人,也不曾认真对待过自己的感受。她一直在克制自己的情感,深怕一不小心受了伤。

不久,她身边又有了新的小伙伴,她不再失落。但她始终没有爱情。不是没有遇到也不是没有喜欢的人,而是她习惯了这样被动地等一份花好月圆,但鲜少有人给得起。一个人可以等一个不去反馈的人多久呢,毕竟大家都不再是小孩子。

她是个笨拙的人,比一般人都需要爱情,可是在爱情来临时总是领会不到。她喜欢在熟识的人面前撒娇耍点小聪明,却在外人面前伪装得无坚不摧。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明明是有感觉的却总能表现得若无其事的样子,且任凭错过。她有个错误的爱情观,她希望她所遇见的那个人给得起她满满赤忱,不带任何杂质,没有太多世俗的考虑,笃定而认真。可是谁对谁能够做到百分百纯粹。

对于错过的感情,她会安慰自己,错过的大抵是不适合自己的。所以,她很少遗憾,但会难过。对一段又一段无疾而终消失的好感感到深深的歉意。

这就是慢半拍感情里的一段故事,没有具体的开始也没有象征性地结束。一切都缓慢地进行缓慢地结束,有着玫瑰色的暧昧,但并未绽放。

而其实慢半拍并非真的慢半拍,她只是习惯了用钝的方式处理一切她不擅长或没有把握的事。她害怕伤害,便将所有情感包裹起来,炙热或冷却。她不相信一见钟情,所以对于他人突如其来的闯入总是莫名不安。然而,她这样拼命地保护自己的同时也错过了真心。

她是个容易反思的人,不想再错过年华,便去询问朋友,她在感情里犯了什么病。

朋友回:太矜持。

她:那这属于情商低低的表现么。

她朋友:不愿意表达就不是,表达不出来就是。

她:那不愿意表达是个什么鬼?

她朋友:可能你从小受到的教育太克制。

她:那慢热呢。

她朋友:那可能真的是情商低。

窗外是黑,我写的慢半拍在深夜失眠,她想她可能错了。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