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琴一曲代radio

guo77 的日记

读完了丰子恺的《闲居》,那么多篇文章,只有「山中避雨」一文,让我想起他的画作。

我看过丰子恺的很多画,都是因为做「节气风物」的缘故。丰子恺的画雅俗共赏,题材广泛,和时令结合的也好,再加上他已故去,没有版权问题,是很好的配图。二年前的夏天我写牵牛花,其中有种叫做「朝颜」,因为这个名字,我看了几版电影的《源氏物语》,又看了一部动画片。也略翻了《源氏物语》,发现是丰子恺的译作,心里感慨真是个多才多艺的人。

大约是前年冬天,我的胃口很差,肉都消化不了,几乎吃素。有阵子对吃素的男人很有幻想,觉得这样的人,如果脾胃好,一定周身都是香喷喷的,难怪唐僧被女妖精们喜欢。那会儿读到了丰子恺说为什么吃素的一篇文章,对他的好感又增加了不少。

只看他的画,就知道他是个对世界多么温柔的人。再读他的文,依旧是这个印象。对孩童捉来的小蝌蚪的不忍,担忧一只小蜜蜂有没有成功飞出窗外,和女儿一起关注着蚂蚁搬运食材,还有春天的柳树,秋天的南瓜,冬日里沐浴在阳光下的微微汗……那些对世界的美的感知,对自然和万物的悲悯,多温柔。

山路寂寂,顾客少,胡琴一曲代radio。

我第一次看这画,最喜欢的还是题字。胡琴一曲代radio,中英结合,念起来音韵很顺,毫无违和感。读了「山中避雨」一文,才知道当时发生的事。他和两个女孩一起去西湖山中玩,可惜下雨了,就去茶馆避雨。茶越冲越淡,雨越下越大,山中阻雨有一种很深的沉寂,他觉得比晴天出来玩更有兴味。可两个女孩却不喜欢,连连抱怨。

这时候茶博士拿出胡琴,拉了一曲梅花三弄,不太好听。他把胡琴借过来,拉了些西洋小曲,两个女孩一起唱歌,又吸引了其他茶馆的青年人过来。拉琴唱歌,格外欢乐。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音乐带给他的快乐。

上学的时候,李叔同老师教他音乐,每日练钢琴枯燥又紧张,生怕出错。到了东京,受到那边音乐空气的感染,报了班学小提琴,每日勤奋练习也只想快点学会。这都是其他文章里的描述。这篇文里说,他小时候和邻人学过胡琴,又有小提琴的基础,慢慢拉还是可以的。

读的时候又想起三奇茶,大约之前枯燥的练习就是前六泡的苦,在某个苦雨荒山里回甘,在一把胡琴上回甘,雨声、琴声、歌声在某一天深深地打动自己,让自己庆幸之前与音乐的相逢。

看丰子恺的书,满心都是柔软了。我没有理由不快乐的,收获了那么多,时光从未辜负我。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