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舌之上的烈焰与一个女人的贪嗔痴

李小建 的评论 | 听音乐

如也

“你佩桃木降妖剑,他会一招不要脸。哇呀呀呀,输在没有钱,输在没有钱。你愿终老不羡仙,谁料温柔终老空了长生殿。哎唏唏唏,败给好容颜,败给好容颜。”初听陈粒这首《正趣果上果》,深觉讶异:这是什么鬼?出招诡谲,劈空而来,让人无法闪躲,楞的呆住了。

溯源而去,这《正趣果上果》本是出自那个笃信佛教的梁武帝萧衍的一首诗《游钟山大爱敬寺诗》,诗中有两句曰:正趣果上果,归依天中天。大抵是追求正果,归依佛祖的意思。配桃木降妖剑者多是修仙老道,如吕洞宾自称“实有三剑,一断烦恼,二断贪嗔,三断色欲,是吾之剑法也。”可这三剑难敌一招不要脸。嗔痴如此。“空老长生殿”大概说的是唐明皇李隆基与杨贵妃之事。安史之乱,马嵬兵变,三尺白绫赐死贵妃,可叹红颜薄命,败就败在这好容颜上。我听陈粒专辑《如也》,化典入词,信手拣来,虽说没有达到天衣无缝的境界,但与当今流行语结合,在解构中消解典故,在一本正经中胡说八道,倒也陡生一番谐趣。”呜呼呼呼,突样未成年“、“苦练含笑半步颠,那我去给你煮碗面。”陈粒种后现代式唱法,一骑绝尘,几乎自打一开始就奔着颠覆去的。

没签公司,没有团队,一个人一把琴,单枪匹马的杀将过来,陈粒的首张专辑《如也》可以说是很难归类的。独立发行,15首歌,其密集的词语,繁复的意象,怪异的风格,以及具有高度识别性的嗓音(歌喉中似乎自带金属簧片,如银珠弹跳,她的声音就是一种独有的乐器),让陈粒本人及这张《如也》显得如此与众不同。很多人说陈粒的歌是带有江湖气的,这江湖气不止是自歌中荡漾开来的内在诗意,这些诗意浸染了诸多古典诗词的意境,如《不灭》,如《历历万乡》,如《正趣果上果》,不滞于物象,直指内心,干脆利落,如古龙小说中的人物,不屑于一招一式的笨拙比试。这江湖气还在于一种远离庙堂,远离主流之外的,难得野性。没有规矩,自由随性,爽直快意,怎么舒坦怎么来。

但是,但是,《如也》虽说才气凌厉,妙趣横生,但反复听来,本质上却是愁苦的。这愁苦从深处看,逃不开贪、嗔、痴三个字。爱恨情仇如烈酒在胸腔中激荡,欲望之火如烈焰般在口舌之上跳动,没有遮挡,也不忌惮,就任这火肆意燃烧。所以你听《贪得》、《易燃易爆炸》、《绝对占有 相对自由》、《七楼》、《如也》、《光》莫不是在说贪爱、嗔怨、痴狂,”你总能喂饱我世界变得宽阔“、”盼我疯魔还盼我孑孓不独活,想我冷艳还想我轻佻又下贱。“、”让我占有你在你最好的年纪。“、”想把你收集,泡你在福尔马林盯着你意淫。“、让我舔一滴叫做妄想的毒酒,让我贪婪醉生梦死的七楼。”、“空洞的复杂的新的旧的,无法分割吞噬我惩罚贪得。”、“光落在你脸上,可爱一如往常,你的一寸一寸,填满欲望。”这样的句子太多太多,贪婪、占有、收集、吞噬、欲望、疯魔、醉生梦死,整张专辑被欲望贪爱撑得很大很大,又因为这欲望贪爱收缩得很小很小,诉不尽的是一个女人的贪嗔痴。在那首《奇妙能力歌》中,陈粒“拒绝更好更圆的月亮“的同时又”想要更好更圆的月亮“,就在这贪、嗔中变得困惑、愚痴、矛盾。

佛陀在《火喻经》中说:”一切都在燃烧。眼睛和所有感官都在燃烧,燃着爱恨情仇与虚妄之火;点燃着火的是生、老和死亡,是悲苦和悲叹,是哀伤,苦难和绝望。整个世界都陷入了烈焰中,整个世界都笼罩在烟雾里,整个世界都被火光所吞噬,整个世界都在抖动。“”比丘们,究竟是什么在燃烧呢?它们被贪火燃烧,被嗔火燃烧,被痴火燃烧。“万物纷乱流变,世界纷扰喧嚣,我们芸芸众生总是要经历生老病死种种痛苦,悲愁忧恼是苦,求不得是苦,爱别离是苦,怨憎会是苦。贪嗔痴难以息灭,执着、贪爱是本源,我们往往求而不得,得非所求,快乐往往又转瞬即逝。人心本就难以安分,所以悲苦就成了人生的常态。

佛陀教会我们,勤修戒定慧,息灭贪嗔痴。但人生世上,总要有所贪爱有所执的,这爱恨情欲既然无法止息,那么且不如坦然直面,水里水里去,火里火里去。白衣年少,策马纵横,如此才不枉青春一场,真到了那一天,去修戒定慧也不迟。不然没有这贪嗔痴,也不知戒定慧些什么。

我观陈粒的《如也》即是如此,她何尝不知这贪嗔痴之苦,难以逃避,不如就勇敢的去面对,去揭示,去唱出,哪怕使出一招不要脸,向着悲苦严肃的人世斜刺一剑,以嬉皮笑脸化解这无限的沉重,以逗逼的心态胡乱快活一世,哪怕,一时也好。世界颤抖就任其颤抖,至少这贪嗔痴是真实的,胸膛中这一腔血是热的,这口舌之上的烈焰,这歌声,是跳动滚烫的。孤独之人可以拿去慰藉,情伤之人可以拿去温酒,江湖中人可以呼啸相聚,拿去一浇心中块垒。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